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青年眼神看着我后面也很惊愕。
我一心二用用枪顶着青年额头,自己则是回头向身后看去。果不其然,是猴咂用他性感的大长腿一步三晃悠摇摆着瞎鸡儿乱蹦的舞蹈,加上那极其丰富多彩的表情吹着他给人办喜事专用的曲子。
当他发现我正在看他的时候,他还对我挑挑眉,仿佛在传达消息:你看我吹得咋样,没想到我这么多才多艺吧!不仅会生日快乐,我还会吹大出殡呢!
阿西吧!
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装个逼啊!
给人家胳膊干折才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反派人设啊!
毁咯,全毁咯。
我有气无力实在想不到痛骂他的语言:“你脑袋是不是驴踢了又让门给夹了!?我特么正办事呢!你吹什么唢呐!?嗨皮尼玛涂油啊!淦!”
“滴……”
猴咂委屈巴巴不再吹唢呐,可依旧难改他的想法:“你错啦!我脑袋从小让手扶拖拉机给撞过!还有我这不寻思看你的架势,以为你要杀人呢!然后我就寻思你都要杀人了,那我不得给你吹段唢呐助助兴啊!”
“老话不说得好嘛!”
“枪炮一响,黄金万两!”
“唢呐一吹,全村到场!”
猴咂振振有词,不给我骂他的机会。
我快被气懵了:“那我特么也没说要杀人啊!我就是吓唬吓唬他!”
“谁管你杀不杀人呢?”
猴咂把唢呐悬挂在腰带上,不肯多看我一眼:“我这唢呐在乡下吹一次不是有人结婚就是有人下葬,你看我现在我都吹了,你就凑合凑合给他挖个坑埋了吧!”
说完话,猴咂看地面板砖卖相不错,随后顺一块揣进自己后屁股兜里,准备找机会卖钱买棒棒糖吃。
“啊……”
我深呼吸一口气,避免被他死气,立刻转过头去阴险坏笑继续吓唬青年:“数我就不数了,你猜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
“……”
青年默不作声。
“咔吧……咔吧……”
我连续扣动两下扳机,尬笑道:“哈哈哈,这枪里没有子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cnm!”
旁边杵着的狗腿子终于安耐不住杀气,叫骂一声挥舞被阴气所覆盖的拳头向我砸来。
“嘭!”
我开出第三枪,子弹射穿狗腿子膝盖。
“咣当。”
“啊!”
狗腿子单膝跪地后倒在地面,捂着膝盖伤口来回打滚,这一枪连带他的魂魄被射穿了。
“呸!”
我啐了一口吐沫:“说没有子弹,你还真信啊!?”
万古蛰龙 疯狂的狐狸
“私事谈完了,咱们说说公事吧。”
我把南部十四插在裤腰带里,背手与青年说道:“你们来阳间是干啥的你们心里有数,既然你们在关外三省的地界了,就理应该归我管。但是我嫌你们太菜了,用不上你们,所以我会自己行动。但是你们的一举一动,我是看的一清二楚,别有坏心思,也别想太多。”
“地府能给你们第二次生命。”
“我就有权利代表地府干死你们!”
“野仙的事儿归我负责,不能等到其他阴差从地府来到阳间归位了,还得让那些野仙提溜脖领子扇嘴巴子。”
“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
我干脆果断说完话,抬脚想往外走。
地面打滚的那个阴差一直在叫唤,叫唤我的心烦,于是我停下脚步掏枪,对准那阴差的头颅,只听嘭的一声,子弹射穿那阴差头颅,击碎奇灵穴,随即魂死道消。
“聒噪。”
我没回头站在原地,看看那面没有砌好的墙,笑了笑:“把这小子的尸体也砌里面吧,对了,你最好也给自己留下个位置,万一哪天死了可没地方下葬。”
没砌好的墙里有具尸体,八九不离十就是被于香肉丝收买后被他们内部处理掉的阴差。
这藏尸体的手段真高超。
我大摇大摆领方胖子三人走出C栋,这个时候方胖子才敢跟我沟通:“燚哥……你这样不太好吧,上来就整死一个,你不怕他们跟你鱼死网破吗?!”
“鱼死网破?”
之所以我会使出如此雷厉风行手段,是因为我因果眼看到这些阴差道行修为参差不齐,普遍是丙等,唯独青年是乙等,且是那种虚弱不堪的乙等。
青年打第一眼瞧见我,就知道我实力远高于他,冒然动手搞不好会团灭,只好选择忍让。
同时他这团队也没啥人情味。
反正死了一个,还有十个。
我面带微笑,装作深不可测模样回答方胖子:“他们可没那个实力鱼死网破,况且不往死里逼他们一把,他们怎么能拿出后续手段呢?你放心,哥有数。”
“你有数就行,那接下来咱们干什么去啊?”
“回家,上楼睡觉,他们有动静,咱们就跟着。”
我们一路走回A栋,等临上楼之前,我摸摸裤兜发现一个严肃问题,于是对他哥仨说道:“卧槽,烟抽没了!你们哥仨兜里都没有烟了吧,谁去买几盒?”
“咱们一起去……”
方胖子没把话说完,我找隐秘好角度瞪了他一眼,他恍然明白我是啥意思,便不说话了。
“表弟,你去买一盒吧。”
于香肉丝看方胖子不说话了,再加上我刚才说的意思,他自然知道我想干嘛。
“那行,那我去买。”
猴咂此刻仍然没心没肺:“燚哥,你想抽啥烟?”
“买万宝路,抽别的我咳嗽。”
“行。”
“兜里有钱吗?”
“有,于肉老哥昨天给我发红包了。”
“行,那注意安全,回来按门铃,我给你开门。”
怨咒之笔
“好嘞。”
猴咂傻乎乎没心眼的去寻找食杂店买烟了。
我们三个在原地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多说话,开门上楼等待猴咂买烟归来。
……
猴咂一个人走出小区,深更半夜的没啥食杂店或者仓买开门,他一路晃晃悠悠走出三条街,终于在附近公园的一个巷子里找到食杂店,买了一条红万宝路。
“我逼逼又叨叨,好像沙雕。”
猴咂哼唱动感歌曲,夹着烟撅着腚走着外八字大步好悬没给皮鞋甩丢了。
食杂店在巷子深处。
这巷子更像用来停私家车的停车场,至少有十五辆轿车在巷子停着,导致猴咂看不清两边的路。
而且这巷子是通风口,时而有冷风划过吹得猴咂芳心乱颤,在风中许下一定要找到对象陪自己在小胡同里逛街顺便那啥两下子的誓言。
没办法。
孩子心太野。
“呜呜呜……”
猴子这刚一抬脚,他听到身边那辆车后面竟然传来女人断断续续不停的啜泣声。要是换做正常人可肯定觉得是闹鬼了,三更半夜漆黑小巷哪可能有女人嘛!
关键,猴咂不是正常人啊!
不死龙神 沧海小屿
他在想:莫非是有艳遇?
这想法如同灵光汇顶让猴咂不觉转过身去,控制脚步声尽量不要吓到人家女孩子。等走到车辆另一边,还真尼玛看到一个女孩子靠着墙壁,黄花带雨双手掩面哭泣,听得猴咂芳心是一阵心疼。
但有个关键性问题。
没有正脸啊!
可是看这女孩子身材,长腿+D罩杯,不胖不瘦比列正好,黑色包臀连衣裙,把长腿衬托得更加不素,还套着薄薄的黑丝,肉体美感若隐若现。
看得猴咂咽口口水,故作正人君子的拿出范:“这位小姐,不知为何在此地如此憔悴的哭泣啊?”
“呜呜呜……”
女孩不理会猴咂。
伊人憔悴,猴咂怎能看着她如此伤心,恰好裆下很是忧郁,所以连忙上前蹲在女孩旁边:“小姐?”
“呜呜呜……”
女孩突然用双手抱住猴咂脖子,将脸蛋埋在猴咂肩膀,身体芳香扑进猴咂鼻子,喘息之间尽是爱情的美好。
“咋了?”
猴咂没有感觉异常,心里只剩下激动,想方设法想去安慰女孩,也在心头想起老周在喝酒时对他说的一句话,安慰女孩子得与女孩子十指相扣,让她感受到你的温暖,从而也更加容易理解对方心灵之中的柔软和苦痛伤疤。
师傅说的话必须是至理名言啊!
猴咂舔舔略显干涩嘴唇,没有更直接抱她,反而轻轻牵住女孩子纤细惨白的小手:“小姐你……”
这一牵,成功牵出致命问题。
“你妈了个蛋的!你不是人!你是鬼!网上都说小姐姐的手是软软的是热热的!你咋是硬硬的,凉凉的呢?!你肯定不是人!你居然欺骗我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