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imw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娛樂超級奶爸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奇葩餘味推薦-5hkxh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大概也就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两名穿着警服的警察就从分局大楼的方向,一路小跑了过来。
星河步 血族皇
两个人都是四十来岁,一位身材高大、有着国字脸、浓眉大眼;另外一个看起来有些文弱,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金色镜腿的眼镜。
“郎总,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
戴眼镜的中年人率先和刘子夏、郎文星打起了声招呼,脸上还带着一丝歉意的笑容。
“因为临时开了一个短会,所以下来晚了一会。”
高大的中年警察也跟着朝两人点头,只是那张脸还有魁梧的身材,怎么看都充满威严。
“没关系。”
郎文星伸手和中年警察握了握手,也笑着说道:“我们在里面呆着也挺闷的,正好在外面透透气。”
刘子夏有些好奇地看着戴眼镜的中年人,问道:“石主任,您叫住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吗?”
最強護花雇傭兵 持筆
石泉海看了看四周围,说道:“咱们还是回局里聊吧,这外面温度也挺高的。”
“对对,咱们局里聊。”
那名身材高大的警察,也就是海堂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陈全峰,摸了一把额头上刚刚冒出来的细密汗珠,说道:
“正好我已经让人把接待大厅给收拾出来了,咱们去那边慢慢聊。”
“看来你们这事不小啊。”
郎文星笑了笑,说道:“那咱们就走吧,不过你们可得快点,这会儿都已经快5点了,我们还得赶回去陪老婆、孩子吃饭呢。”
“今天就别走了。”
陈全峰直接说道:“再有多半个小时我们也下班了,正好今天不是我值班,去我宿舍,我炒几个菜,咱们多坐一会。”
“呃……”
刘子夏愣了一下,说道:“陈局,您这堂堂的局.长还自己做饭吃啊?”
按理说,陈全峰一个分局的局.长,没理由住单位、自己做饭啊,怎么还真就这样了?
“刘先生,您不知道,我们陈局是深钏的,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
听到刘子夏的话,石泉海笑着解释道:
“单位给他在外面租了房子,可他说不能让单位承担他的住宿费用,所以就在单位找了一个房间收拾了一下,作为宿舍。”
“陈局您可真是这个!”
听到石泉海的话,刘子夏肃然起敬,冲着陈全峰伸出了大拇指,道:
“能够做到您这样高风亮节的,真是少数!”
“嗨,我算什么高风亮节啊?”
陈全峰一边领着众人往前走,一边说道:“我是觉得,在单位住的话办公方便,而且我还能多睡一会,不用赶上班的时间,你们说是吧?”
邪道至尊 賈海
说到后面的时候,陈全峰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
“陈局,您就别说笑了!”
石泉海继续说道:“我都算来得早呢,结果7点才刚过一点,您早就已经在办公室了。”
“陈局,您这也太拼了一点吧?”
刘子夏扭头看着陈全峰,说道:“都说劳逸结合,只有休息好了,才能更有精神工作。”
“你说的对……哎,小心台阶。”
陈全峰点点头,说道:“现在还在上班期间,就别去我宿舍了,等一会下了班,咱们再换地方待着。”
……
陸先生,別擾我幸福 何以言
海堂区公安分局,办公大楼三层。
这是一家小会客厅,有着几张沙发,两个小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两个果盘,一个透明茶壶,还有几瓶矿泉水。
“都坐,别拘束,我去泡茶。”
石泉海招呼众人坐下来,然后就开始张罗着沏茶,给两人递送水果。
“我跟你们说,这是今年的新茶。”
从一个白色的瓷罐里捻出几粒茶叶来,石泉海说道:“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但都是最正宗的龙井。”
“石主任,您就别忙活了,这不有矿泉水吗,我们喝矿泉水就行了。”
綜說出來就會被查水表的男人 申屠此非
郎文星顺手拿了一瓶水,说道:“你们这环境还挺好的嘛!”
“别,你们是客人,要是连口热乎水都喝不上,那就是我们这些做主人的,做的不到位。”
陈全峰摇了摇头,说道:“刘先生,我们……”
咚咚咚!
就在陈全峰说到这里的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正在倒水的石泉海,走过去顺手把门给打开了。
平步青 禦史大
“呦,石主任!”
门推开了,一名穿着二级警司警服,看起来也就20岁出头,长得像是猴子一样的年轻警员出现在门口。
不过这家伙是站没站样,脸上的表情也是痞痞的,感觉有点吊儿郎当的意思。
“余味,你小子怎么还是这幅鬼样子,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在看到这名小青年的时候,石泉海的笑脸顿时消失不见了,脸一黑,说道:
傾世寵妻
“没看来客人了吗?给你30秒的时间,整理着装,要不然你就在门口给我站岗吧!”
“没必要吧,我这是最真实的表现了。”
抗日之兵王突擊
名叫余味的青年警察耸了耸肩膀,说道:“再说了,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哪用得着在意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人家又用不着我拍戏!”
“臭小子,就你理由多,还不赶紧给我衮进来。”
坐在屋子里的陈全峰,先是没好气地冲着外面嚷了一句,然后对刘子夏他们说道:
“郎总、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就是这么个脾气,你们别介意哈。”
“哈哈,这小伙子也是真性情!”
郎文星哈哈笑了一声,说道:“你们警局里面多这么一个奇葩,倒也能增添不少的欢乐!”
“哎呦喂,还有水果吃啊?”
一进屋子,余味瞧见茶几上的水果盘,顺手拿起一个苹果一口就咬了下去,同时身体像是一只软下来的猫一样,缩进了一个沙发上。
“余味,你是越来越没个正行了!”
陈全峰脸一黑,说道:“站起来,跟客人打招呼!”
重生,鋒芒小妖妃! 郁小瓷
看到老陈同志黑了脸,本来还一脸慵懒的余味立马正经了起来,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迅速整理了一下衣服,面向刘子夏和郎文星,一本正经地敬礼,道:
“三桠海堂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一组副组长,二级警司余味!”
嘿,这小子变脸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
光是这一手,就让刘子夏和郎文星有点目瞪口呆的感觉,还能这么变脸吗?
“你好!”
刘子夏和郎文星同他打了个招呼,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了陈全峰。
本来,他们俩还以为是陈全峰找他们有事,怎么又来了一个小年轻啊?
真是搞不懂啊!
“两位,喝茶!”
刚好,这时候石泉海泡好茶,来给两人斟茶了。
“啊,哦,谢谢!”郎文星点点头,说道:“陈局,我们现在越来越好奇了,你找我们究竟有什么事啊?”
“这个嘛……”
陈全峰倒是没想到郎文星这么直接,本来他还琢磨着抻一会再说呢。
“陈局,有事尽管说。”
刘子夏喝了一口茶水,也说道:“能办的我们自然就办了,不用这么客套的。”
“好吧,那我就说了。”
陈全峰咬了咬牙,说道:“刘先生,我们想要您帮我们局创作一部剧本,不知道……”
“不是,陈局,您先等会吧!”
陈全峰话都还没说完呢,余味就打断了他,说道:
“咱们局里什么时候需要拍摄电视剧了?而且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把我给喊来了,我组里还有好多事呢!”
“你有个屁的事!”
石泉海没好气地说道:“成天就知道和那些街头小混.子们呆在一起,你可别忘了,你是一个警察!”
“石主任,我这是在发展下线呢!”
余味不爱听这话,就反驳道:
“队里的案子,有些事情就得靠这些人来寻找线索,要不然,您以为我们组里的破案速度还有破案率,怎么会这么快?”
“别给你们脸上贴金了。”
石泉海继续黑着脸,他说道:“平时让你处理个案件推三阻四的,说什么不是大案,不能体现你们组员的能力,你们的能力是什么?”
“肯定不是处理一些打架斗殴、小偷小摸。”
余味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道:“至少,也要抢.劫、勒.索什么的吧?”
石泉海直接一口忒儿了出去:“呸……”
这上下级跟那来回怼,看得刘子夏和郎文星,心里头这个尴尬啊!
他们究竟是过来这边谈事情的,还是来欣赏上下级吵架的?
“行了,你们俩还没完了是吧?”
陈全峰看不下去了,直接呵斥了起来:“俩差不多得了,还有客人在看着呢,这点小事还用得着摊开了说啊?”
“啊?”
石泉海这才回过神来,他是忘了刘子夏和郎文星还在这呢。
余味倒是无所谓,反正平时他就是这么个德行。
“没事,你们继续,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刘子夏摆摆手,笑着说道:“不过,你们这上下级的关系,平时都是这样吗?”
“嗨。”
石泉海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和这臭小子的父亲是过命的交情,他打小,就是我看着长起来的,也是习惯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刘子夏恍然道:“那怪不得了,倒是挺贴近生活的,不过后面就有点加了,我差点以为他是演的呢。”
“嘿,这位大哥,还是你有眼光。”
听到刘子夏的话,余味立马贴了过来,又恢复了之前的德行,很自来熟地说道:
“当初要不是我爸还有石主任,非逼着我报考警校的话,我没准就去考艺校了。”
这货这么自来熟的吗?
“合着你刚才真是演的啊?”郎文星正在吃橘子,差点一口汁水喷出来。
“那哪能啊?”
余味摘下帽子,摸了摸只剩下头发茬的脑袋,说道: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我也就是夸张了一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