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阿母,那里好想有个人。”捣寒衣归来的一对村妇终于是发现了倒在路边被大雪覆盖的韩宇。
重生之宫策
妇人三十多岁左右,一身麻衣素裙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看了一眼躺在雪堆的人影,眉头微微皱起,生在这灭国乱世,她是不想救人的。但是看了一眼小女孩,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希望不是秦国通缉的要犯吧。”妇人将韩宇翻过身来,然后看清了韩宇的脸,发现不是县府通缉的人,也才松了口气。
将捣寒衣的木盆交给小女孩,才扶起了韩宇将他扛回了小山村。
小山村的名字也是很普通,水源村,因为村子在一个河流源头而得名。
古代出行都需要路引,所以妇人救回来一个人还是很受关注的,至少里正都会过来看一眼,以免给村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族长。”妇人看着来到家中的里正开口叫道。
“看他背着一个包裹木盒,应该不是乞人,一身服饰虽然是普通百姓的衣着,但是十指修长,肤色白净,眉间也有一股书卷气,应该是个游学的士子。”里正看着躺在床上的韩宇说道,也没有去打开韩宇白布包裹的木盒。
“等他醒了,你问问他愿不愿意在村里做个教书先生吧。如今我们已经是秦国国人,秦国重视六国士子,所以不要怠慢了。这段时间县府也派人来了,说是要建立士子居,等建成了再让他搬到士子居去住。”里正继续说道。
“可是我们家里男人没了,不适合留他在这过夜啊。”妇人说道。
里正皱了皱眉,这倒是个问题,瓜田李下之事传出去也不好听。
“晚上我让我家那口子也过来吧。”里正开口说道。
妇人只能点了点头,然后去熬了一点小米粥就着野菜和女儿一起简单的吃完,然后等着里正的妻子过来。
“大妹子,我来了!”天将黑的时候,里正妇人终于是来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就熄了油灯歇息了,至于韩宇她们也没有再去管,乱世之中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能不能活就看韩宇自己的造化了。
第二天,清晨,妇人和里正夫人都是早早就起来道河边洗衣,开始新的一天的忙碌。
等妇人再回到家中时,发现韩宇已经醒了,正在院子里发呆,女儿则是在一边生火煮着朝食。
“先生醒了?”妇人看着韩宇问道,将洗好的衣物摊在竿上晾晒。
韩宇看着妇人,明白了是她救了自己,急忙起身行礼道:“多谢夫人救命之恩,宇日后定当厚报。”
“我家男人只是个打铁的,当不起夫人之称。”妇人急忙将手在裙摆上擦干说道。
“夫人可知道从这到南平县府需要多久?”韩宇再次开口问道。
“先生要去南平?”妇人皱了皱眉问道,里正可是要她把韩宇留在村里教稚童读书的。
“宇有要事需要前往南平县府,救命之恩只能改日再报。”韩宇说着从木盒里拿出了一粒金珠放在了木桌上。
妇人看向金珠,有些惊讶,目光中也充满了贪婪,乱世之中没什么比养活一家更重要的了,尤其是她还要带着一个女儿,家中又没了男人。
“从这到县府还有十里,不过最近县府不太平,先生还是再住上一两日,等县府平静了再去吧。”妇人开口说道,如果没有这粒金珠她是不会留下韩宇的,因为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他们家也养不起。
“南平县府发生什么了?”韩宇目光一凝,难道秦国知道他来南平了?
“听说是有秦国的大人物来我们棠溪了。”妇人将金珠收入怀中小心藏着,生怕韩宇又拿回去。
“秦国的大人物?”韩宇皱了皱眉,怎么会突然有秦国大人物来南平,而且又会是谁。
“夫人可知道是什么人?”韩宇继续问道。
“听说是什么子,好像还是秦国的国师,那种大人物我们一介妇道人家怎么会知道。”妇人随意的说道。
“无尘子?”韩宇说道,却是充满恨意,他无法忘记新郑城外那个身着战甲,披着黑色大氅的身影,如果不是那个人,韩国不会灭亡得如此迅速。
“对对对,就是无尘子。”妇人想了起来,跟其他妇人聊天时听说过。
“听说就是这位大人带领秦军攻破的韩国。”妇人又继续说道。
韩宇看向妇人,皱了皱眉,他以为韩国覆灭,身为韩人的妇人会对秦人抱有仇恨,但是他在妇人身上却是没有看到一丝仇恨的神态,仿佛还在感激。
“你们不恨秦人?”韩宇看着妇人问道。
“我们只是一届山野村妇,不懂什么大道理,谁对我们好,我们就记谁的恩。什么秦人,韩人,对我们来说太远了。我们只知道秦国给我们的赋税是三十税一,三年之内也没有兵役徭役,这就够了。”夫人说道。
“三十税一,怎么可能!”韩宇不敢相信,秦国占领了韩国,怎么可能跟秦人一样实行三十税一的赋税,而且秦国覆灭韩国出动了大军,秦国自己的国人都是十五税一,怎么可能给韩国三十税一。
“县府已经贴出告示了,至于是不是三十税一还是要等来年才知道。”妇人说道。
“那以前呢,韩国对你们不好么?”韩宇问道。
“好什么好,官府公文十税其三,一有战事又要各种捐物,要不是九坊剑主帮我们捐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只能逃到山里了。”妇人说道。
“这还不算,徭役兵役,更加严重,整个水源村的男人都被拉去了打仗,我男人因为会铸剑,也被拉去了前线,然后再没回来,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妇人继续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韩宇沉默了,韩国赋税是十税一,但是层层下来已经变成了十税其三。
“你男人是去了血衣侯的队伍?”韩宇想了想问道。
“对对对,先生可是知道他是生是死?”妇人急忙问道。
韩宇想了想,才开口道:“秦国收编了血衣侯的大军,如果你丈夫是血衣侯的部从应该还活着。”
“谢天谢地!”妇人直接会在了地上,向天地祈祷。
韩宇内心却是一团乱麻,他以为韩人都会仇视秦人,等他竖起反旗,就会万人景从,跟着他重新打回新郑复国。结果他发现他错了,韩国已经从根子里坏了,秦国又在韩国施行仁政。
他已经不确定他竖起韩旗还有多少人会跟着反抗秦国,重新复国。
冷情美男VS古代公主 沙拉米大
“先生也是想要去南平投靠秦国国师大人,作为门客的吧?”妇人看着韩宇问道,她知道这些读书人都是想要见到无尘子投入无尘子门下做门客的。就像春申君和信陵君他们一样,在她的想象中,秦国国师也肯定会有很多的门客投靠。
韩宇点了点头,他如今被秦国通缉,不能被人发现,所以只能顺着妇人的话去接。
“那就用过朝食在上路吧,村里也有牛车去县府采办,可以带先生一程。”妇人说道。
韩宇看着妇人皱了皱眉,无尘子在南平的话,他肯定不能再去了,但是他又找不到借口拒绝推辞,否则的话也会引起怀疑。
“阿母,朝食做好了。”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
妇人转头看向厨房,然后走了过去,帮着用木碗打出两碗清粥,只是两人都没主意到跟在她们身后的韩宇。
韩宇看着妇人的背影,拳头捏起又放下,又捏起,一直拿不定主意。
妇人转身看着韩宇,才反应过来笑着道:“先生晕倒在雪地上想必也是饿极了吧,山野清贫,也没什么招待先生的,也请先生勿怪。”
韩宇看着妇人手中两碗清粥,一碗浓稠,一碗很稀,几乎看不到米粒。终究是将拳头松开了,接过了妇人递来的那碗浓稠的木碗。
而妇人完全不知道她们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山野清贫,还望先生勿怪。”妇人看着苦着脸咽下清粥的韩宇说道。
韩宇也没想到百姓吃的居然是这样的食物,根本没有脱壳就直接放入锅中煮。不仅极难下咽,而且味道也是十分糟糕。但是看着妇人和小女孩习以为常的样子,他明白了韩国的灭亡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瓜娃子,去拿着腌菜来给先生。”妇人见韩宇没有再动筷,对着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从稀到不能在稀的清粥里刨了几粒米粒进嘴中,才放下筷子跑进厨房抱着一个黝黑的小陶罐出来。
将陶罐打开,一股浓浓的腌味传出,韩宇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食物,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下筷。
“现在是冬雪,没有什么新鲜的菜蔬,先生将就一下吧。”妇人局促的说道,从韩宇能随意的拿出一粒金珠,她也知道韩宇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恐怕也是没有吃过这样的食物,但是这已经是她们最好的食物了。
韩宇点了点头,即使他还是韩国四公子,在冬季想要吃上一口新鲜的果蔬也不容易,也要韩王赏赐才能吃上一些,更不用说是这些普通山野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