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无需惊慌,”站在昏倒的奇装异服家伙身上的松鼠前辈,口吐人言,安慰惊叫的店员道,“长老会做事,你们先把店门关上,放心,一切损失,长老会负责。”
李一然用脚踢了踢躺倒在地的家伙,笑道:“还真有啊,我还以为开玩笑,松鼠前辈动作可够快的,怎么说,就地审问?”
“是,李会长有没有兴趣。”
“可以,不过这地方可窄了点又都衣服,不能把地方弄脏了,这后面应该有院子什么的吧。”
“有,”松鼠长老直接用无形之力托起四个家伙朝后面飞去,“跟着吧。”
老金在后面扯了扯李一然衣角,小声说道:“老大,你不怕?”
“怕什么?”
“我,我们的,”老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前面。
李一然很快了解其意,老金是怕四个中间有成一会派来的,这种可能,是有,不过,自己的人不应该如此不小心,呃,也不好说,这松鼠前辈感应实在敏锐,被发现也是,咦?他是猜出有,才故意现在审问?看自己反应?也不对,他明显中立不应该,哎算了,走一步看一步。
心中念头快速转动,不过面上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李一然一边往里走着一边随口说道:“好好看,别多嘴。”
很快,来到后面院子,院子很大,四周晾晒了不少花布,几个盥洗衣服的杂工被松鼠前辈用威压‘请’了出去。
松鼠前辈接着将四个家伙放在院落中间,自己悬浮空中,看向李一然,问道:“应该都是冲李会长而来,李会长来主审吧,是单个还是一起?”
“单个吧,老金去把那条凳搬过来,”李一然接着上前,扫了一眼,接着一指其中皮肤头发迥异常人的一个毛脸汉子,说道,“就先他吧。”
话音刚落,也不知松鼠前辈如何动作,李一然所指的毛脸大汉直接眼睛一睁,跳了起来,接着咚的一身,被松鼠前辈用威压镇的又跪倒在地。
叽里咕噜屋里哇啦……
毛脸大汉身躯颤抖,额头淌汗,嘴里冒出一连串不知何意的话语。
“哼!”松鼠前辈喝道,“少装蒜!知道你会说话,说天神大陆通用语,要不然……”
“咳咳俺说俺说,前辈大人爷爷哥哥饶命,饶命俺只是路过的路过的……”
“呵呵,”和老金一起坐在条凳上的李一然笑道,“紧张什么,不会杀你的,嗯,吃中饭了没?”
“呃?”毛脸大汉一脸懵,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看来是没吃了,老金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吃的,给他点。”
老金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还是接话道:“我身上,呃,就这一颗药丸,还是松鼠前辈给的,老大你要不要?”
“要什么!真的是穷光蛋,出门连吃的都不带,……,咳咳,那个谁,不好意思了吃的没有,你就先忍耐会,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该如何称呼?”
“俺没名,行大,都叫我阿大,大,大人,俺也没做错啥啊,为啥要捉俺,大人放过俺吧,俺,俺还要给俺娘拿药……”
“拿药?拿什么药?”
“伤药,俺娘做活伤了手。”
“哪只手?”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右,右手。”
“什么时候伤的!”
“昨天。”
“昨天伤的今天才拿药,是不是晚了点,说!是不是骗人!”
“不,不是,我俺昨天不在家,今天才回来的……”
“今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说!不准想!”
“早,早上,大人我俺就是路过的啊!”
“行,”李一然接着放缓语气说道,“最后问你个问题,问完就可以回家了,必须如实回答,听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毛脸大汉咽了咽口水。
“你娘叫什么名,不准想,说!”
“我俺娘,她,她,也没名,都叫她,花,花大娘。”
“呵呵,松鼠前辈,把他打晕。”
毛脸大汉应声倒地。
老金诧异道:“老大,你这什么路数,这么快就结束,问出什么了都?”
“少说话你,”说着,李一然看向半空的松鼠前辈,笑道,“松鼠前辈,‘看’到了多少?”
“不多,一个名字和不太清楚的影像,李会长知道我的能力?”
“常识吧,像松鼠前辈你这样的大佬,感应他这样小喽啰的思想,还是轻而易举的,怎么样,最后那个问题精髓吧!”
“李会长不怕他故意?”
“一般不会,除非那种脑子转的特别快的,我的问题根本没有规律,突然发问,而且是问那种和他任务不相关的,他的第一反应,必定是跟随本心,松鼠前辈‘看’到的那个,很大可能是他母亲或者相熟亲近的,这可比严刑拷打得来的准确有用多了。”
“单靠大众的名字和模糊的影像,找到她,恐怕很难。”
“哈哈,反正又不用你我去找,麻烦事让手下做就行。……,嗯,下一个,老金你来审,按照我刚才那样就行。”
“我?老大,我不行啊,呃,”老金注意到侧着身子的李一然一边眼睛眨了一下,心中一动,咳嗽几声道,“好吧,我试试,问不出来可别怪我。”
“哈哈,没事就当打发时间了,嗯,松鼠前辈,我这样说,没毛病吧?”
“没有,李会长可以随意处置他们,下一个,就选她吧。”
松鼠前辈意念一动,下方穿红戴绿的一个长发女子睁开双眼,没有跳起,也没有什么大动作,缓缓坐起身,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松鼠前辈,接着看向了对面的李一然和老金二人。
“切!”圆脸女子抬了抬下巴,趾高气昂说道,“自觉放了我,小心有你们好看!”
本来心中打好草稿的老金顿时慌了神,这是个有背景的啊,别是什么隐世大佬的孙女家人什么的,自己这小身板可不能冒险啊。
于是,老金推了下李一然,眼神示意他来审问。
“胆子不要这么小,”李一然站起身,见坐在条凳一边的老金差点歪倒手忙脚乱的样子,摇了摇头,走到坐在地上轻笑的圆脸女子身边,蹲了下来,朝她友好的笑了笑。
然后,扬起右手,
止伤之战 Regen_雨
啪!
狠狠的扇了圆脸女子一记大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