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u5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正派都不喜歡我 愛下-第六百四十七章 怒火高熾展示-921gr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雷损手中的“不应”五彩奇光大盛,似是整个厅堂都被这光华充满。
而苏梦枕斩出的绯红刀光已像是惊涛骇浪中的小舟,仿佛随时都要倾覆。
他还能招架得住,但又还挡得住多久。
邪神傳
风亦飞突地觉得雷损的状态有些古怪,他居然连‘快慢九字诀’的印法都不用了,只是疯狂的挥刀步步进逼。
这相当诡异!以雷损的武功,先前已展示过单手结印,左右开弓,不是还更容易克敌制胜?
我的鬼眼
但风亦飞可以肯定,苏梦枕不会那么容易败亡,因为白愁飞就在左近,随时都能过去相助。
可,白愁飞只是定定的凝望过来,似乎全没把苏梦枕的情况放在心上。
老白究竟是担心我干嘛?有他在这里,我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停手啊!”雷纯想要绕过去,却被风亦飞一把抓住了手臂,根本挣脱不了,不禁大哭了起来。
风亦飞此际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雷纯,要雷纯贸然冲前,难保白愁飞会不会出手袭杀她,哪能让她跑上去。
雷损已然取得优势,所需要顾虑的就是白愁飞会过去帮忙。
突地,一道人影幽灵般,无声无息的自白愁飞身后掠过。
风亦飞看得分明,那是雷媚,在这一霎,她居然撇下了已被剑气刺伤多处的杨无邪,跑了去援助雷损。
白愁飞居然没有阻拦。
以他的灵觉,不可能没发现雷媚自他后边闪过。
雷媚都掠了过去,白愁飞才惊急的回头,屈指弹出了几道指劲,袭向雷媚。
指劲虽快,但雷媚早有防备,身法轻灵的闪了过去。
她腰间的剑终于出鞘,不带一点声息。
雷损根本没有回头去看她,绚丽无比的奇彩刀光从四面八方朝着苏梦枕汇聚。
女總裁的極品保安 土豆燉唐僧
他确是不需要去看,雷媚是他的心腹爱将,还是他的情妇,全然不需提防。
他也似是彻底陷入了狂热的状态,眼中只有苏梦枕这头号大敌。
“师父!”西柚秀儿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
她一分神,登时让伤痕累累的弹剑而歌觅得了丝空隙,猛挥掌反击,脸上全是喜色。
“噗”一声轻响。
发生的事情让风亦飞始料未及,瞪大了双眼。
雷媚竟是一剑刺进了雷损的背门。
她那柄剑出手丝毫不带锐风,却仿似比任何宝剑都更为锐利,一剑刺透了雷损的护身气劲,穿胸而出。
雷损身躯剧震,掌中的魔刀‘不应’仍是没有停止斩击,势若雷霆的劈下,可已是慢了一刹。
苏梦枕急扬刀架住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瞬即,绯红的刀光化作了轻柔的一片烟云,抹过了雷损的胸膛。
雷媚抽剑,带出了一道血箭。
苏梦枕捂着心口,皱着眉一个趔趄。
硬接了雷损一刀,‘不应’上所蕴含的强横劲力似也让他狠是难过,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嘴里咳出了血,连耳际、眼角,也流出了鲜血。
雷损壮硕的身躯轰然倒地,胸襟一片血肉模糊,刀口翻卷,血渍迅速的扩散开来。
风亦飞震骇的楞在了当场,全没想到雷媚会骤然出剑给了雷损足以致命的一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根本不给人一点援救反应的机会。
“爹爹!”雷纯凄厉的尖叫了起来,拼命的挣扎。
可风亦飞已是惊得失神,仍是握紧了她的皓腕,捏得她手上一片乌青。
“师父!”弹剑而歌愤怒悲苦的咆哮,可情急之下,哪摆脱得了西柚秀儿斩出的刀光。
泡沫——一觸就破
风亦飞能接受雷损跟苏梦枕单挑败亡,毕竟他们是生死大敌,终要分出个胜负。
可怎么也接受不了雷损是被手下叛变,暗算而死。
而且,雷媚还是被自己带上山的。
天後的煉成法
心中不是悲,是极度的愤怒!
怒得头皮都在发炸!
怒火攻心!
心念一动,霎时间,就变作了银发赤瞳的模样,手印于同时结出,内缚印启动,身形一下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瞬息之间,就已在雷媚身后出现,双手拇指齐出,狠狠的捺向她的头颅。
“死!”
雷媚急旋身,可已是来不及避开。
可就在这一瞬间,有一道人影到了她身侧,如纱如雾的绯红刀光将她团团裹住。
是苏梦枕的红袖刀。
却不是要杀雷媚,而是保护。
被刀光阻隔,风亦飞的霸剑已是不得不发,璀璨夺目的幽蓝光芒暴闪。
刀影层层叠叠,锋锐无匹的霸剑合击居然被斩得溃灭,还顺势缠上了风亦飞的双臂。
死灵之气乍现,深邃幽黯的气流翻腾凝卷,在风亦飞手臂上化出了一个个的漆黑漩涡。
但也只能挡得一息的功夫,红袖刀一展便是连绵不绝。
斜刺里忽然飞来一脚,重重的蹬在风亦飞的肋下,将风亦飞踹得横飞了出去。
也因此,风亦飞脱出了刀光笼罩的范围。
身在空中,风亦飞还不及卸力转折而回,一抹白影就闪电般贴近,十指带起了一片残像,如弹琴奏曲般在风亦飞周身要穴点下。
全数命中,没一点遗漏。
移動天災吉祥物
只是风亦飞有李沉舟亲授的‘移经走穴遁神奇’在身,受到点穴截脉功法时便自行触发,10秒内免疫任何点穴截脉封锁经络效果,哪会怕什么点穴。
虽是看清了想要制住自己的是白愁飞,但脑海已被高涨的怒火填满,也顾不上什么交情了。
双臂一错,数十道莹白剑气以自身为中心,朝着周遭旋飞卷荡切割。
柔剑齐施.锋柔蚀骨!
这一式不止是能用于攻敌,同样也能用来防御逼退敌人。
白愁飞面色一冷,双手并指为剑,电闪般凌空画了个圆。
登时,靛紫,淡蓝,赤红,明黄四色指劲纵横交错,却又毫不牵扯的飞绕而出。
柔剑的剑气道道溃灭于空。
三國鑄神兵
风亦飞瞬间不知挨了多少下,身躯凌空急颤,死灵之气形成的防护都全数崩灭,鲜血自口中狂喷,飞落坠向地面。
都还未落到地上,白愁飞已如影随形般追至,一指点上了风亦飞的身躯。
登时,风亦飞身上凭空冻结出了一片厚厚的冰层,除了脑袋,整个身躯都被一大块寒冰封住。
疑是故人來 蘇蘇向晚
“咚”地一声,寒冰重重的落地,扬起了一片烟尘。
耳畔响起了白愁飞的传音,“我不想杀你,莫要再挣扎!”
风亦飞也无力再挣扎,嘴里仍在不住的溢血,已是严重内伤的状态,就算逆.先天无相神功神异非常,能够自行运转调理恢复,这伤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痊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