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看着闭上双目,参悟分身术的猿猴,虞七那无数分身动作更快,忽然其中一个分身目光一闪,然后袖里乾坤运转,接着就见虚空中气机变换,一株九千年的蟠桃树被悄无声息间连根拔起,收入了自己的袖里乾坤内。
那可不单单是一株九千年蟠桃树,树上还有上百个九千年的蟠桃。
“此地九千年蟠桃有一千二百株,我悄悄的偷走几个,应该没问题吧?看不出来吧?”
叶落翩然 拂一袭红装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魔源纪
虞七心头念动,又有一尊分身使出神通术法,一株长满了六千年的蟠桃的神树,被其连根拔起。
然后又有一尊分身出手,一株三千年的蟠桃树被其连根拔起,收入袖里乾坤内。
才刚刚拔出三株蟠桃树,虞七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参悟神通术的六耳,正要继续出手施展神通,在悄悄的拔出几株蟠桃树,忽然只听得一道呼喝传来,接着一股浩瀚之力闯入了昆仑洞天内。
这股磅礴的伟力,惊醒了正在闭目参悟神通的神圣,一双眼睛看向那洞口方向,然后又看向了那蟠桃园,不由得嘴角一抽,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我不是和你说,这蟠桃你摘取了没有用吗?你怎么还将那无数蟠桃摘走了呢?”
“前辈息怒,晚辈并没有摘走蟠桃,而是那所有的蟠桃都落入了晚辈的肚子里。”虞七连忙道。
东汉末年枭雄志 御炎
跨越次元的光之紐帶 無限諾亞
超級農場
瞧着那一千两百株九千年的蟠桃树上,只悬挂着那么数百个蟠桃,神圣闻言顿时反驳:“不可能,没有人能在一日之间吞了那么多蟠桃。可惜了那神物,被你摘下就是暴殄天物了。看在你的分身术上,老祖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你赶紧走吧,外面的人就要来了。”
虞七闻言苦笑,他知道这猿猴是误会了自己,不过也没有继续辩解,而是刹那间收了所有分身,三株蟠桃树也在不着痕迹落在了袖子里。
“尚未请教老祖尊姓大名?”虞七对着老猿猴恭敬的行了一礼。
“老夫六耳”老猿猴抚摸着自家的下巴,看着那光秃秃的九千年蟠桃,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
“你走吧,他们要来了。”
虞七不再多说,身形一转瞬间化作金虹消失,然后悄然向着王母的宫阙而去。
虞七避开六耳法眼,一路潜形匿迹,降临宫阙之中,却见那宫阙中央有一座水池,水池中有彩光涟涟的水波荡漾。
之前那冲霄而起的神光,就是从这水波中荡漾而出的。
“这是西王母的瑶池,里面盛装的乃是玉液。”虞七瞪大眼睛,心头念动斩仙飞刀拿出。
然后扒开葫芦塞子,将斩仙飞刀抛入了瑶池之中。
这等琼浆玉液,非某种玄妙的宝物,是不可能被带走的。
而恰恰虞七的斩仙飞刀,就是那某一种宝物。
伴随着斩仙飞刀进入瑶池,只见瑶池骤然出现一个漩涡,整个瑶池内累积了不知多少年的玉液,开始滔滔不绝的向斩仙飞刀内的葫芦灌注了去。
“轰!”
就在虞七收取了一半的玉液之时,忽然只听得一道惊天动地的声响,人王子辛与道门的十二真人此时齐齐闯了进来。
“来不及了!再继续收取下去,必然会暴漏身形。”虞七二话不说卷起斩仙飞刀,化作流光直接遁走。
他在道门内做下的大案太多,好不容易将黑锅扣在了刘伯温的身上,那里会将自己暴露出来?
一旦暴露出来,自己必定会成为众矢之众。
驚天大秘密
虞七化作清风而去,不理会众人的大斗,悄无声息间遁走,却不知外界已经打出了狗脑子。
且说那陆吾冲出昆仑洞天,然后身形一闪来到了瑶台身前,护持在了瑶台周身:“小神陆吾,参见王母。”
“且起来吧。你来的倒是刚刚好,正好助我回归昆仑,寻取当年留下的造化。”西王母身形一跃,骑跨在了陆吾的身上,抬起头看向远方,目光里露出一抹凝重:“莫要管他们,走吧。”
陆吾虎视眈眈的看了子辛一眼,便要转身回退,却见子辛一声大笑:“原来你竟然是西昆仑的王母娘娘转世,只要将你擒下,便可控制昆仑洞天,夺取了昆仑洞天内的所有造化。”
十年慕 大爺嘎意
西王母想要息事宁人,但子辛却不肯。
一步迈出,裹挟着滔天魔威,子辛竟然一拳轰出,扭曲了空气,向着陆吾打来。
陆吾乃是先天神圣,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二话不说便伸出虎抓,与子辛争斗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各路群雄混战,已经打出了狗脑子。
那边十二真人后撤,眼见着众人皆被牵制住,然后二话不说欲要向着昆仑洞天而去。
“休想,还不给我留下。”铁兰山一步上前,挡在了道门诸位真人身前,凭借着蚩尤魔躯的力量,竟然与十二真人一时间难分高下,打的难分难解。
此时西王母盘坐在陆吾的脊背上,看着周身魔威涛涛,周身真龙之气流转,一个照面就将陆吾逐渐压入下风的子辛,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蚩尤魔躯!”
只要经历过那场太古大战的人,就不会没有人记得蚩尤魔躯的力量。
堪称是不死不灭,根本就杀不死的蚩尤之力。
子辛没有回答对方的话,只是手掌一招,腰间长刀出鞘,裹挟着血煞之气,伴随着真龙环绕,已经将陆吾压制了下去。
三条真龙伟力汇聚一一身,更有蚩尤魔躯的加持,子辛一身神通早就不是寻常修士可以预测。就算是在先天神灵中,那也是少有敌手。
“主上,此人好生厉害,你先走,去继承前世底蕴,我来拖住他。”陆吾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不经意间身上已经多了道道堪称是恐怖的刀疤,殷红色神血缓缓滴落。
“子辛,你莫非当真一意孤行,与本宫为难到底不成?”瑶台端坐在陆吾的背上,一双眼睛里满是风轻云淡,似乎丝毫不将子辛放在眼中。
“你若是将昆仑洞天内的造化交托给我,我可以放你离去。”子辛是何等霸道,岂会因为西王母的三言两语而放弃宝物?
“不知死活,你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只见瑶台宝相庄严的看向子辛,白嫩的小手缓缓伸出,对着子辛轻轻一招手:“来!”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子辛径直跌落在地,不断翻滚,痛的撞碎了远处的山石。
一道流光飞出,昆仑镜化作本体,被瑶池拿在了手中:“子辛,当年我等为了制衡天帝,所以设计做局,想要以你对抗天帝。可现在天帝既然驾崩,那未完成的大局自然是没有必要了。”
说到这里,只见西王母抚摸着手中的昆仑镜:“没有了昆仑镜的守护,你的元神就是你最大的破绽。你纵使是有不死不灭的体魄,可那又如何?”
这般变故,惊得场中各路强者纷纷罢手,惊疑不定的看向场中。
谁能想到,之前还气势冲天,横扫各路强者的子辛,此时竟然落得这般地步。
“你……你究竟是瑶台,还是西王母瑶姬的真灵复苏!”李淳风面色骇然的看向那手持昆仑镜,端坐在陆吾背上的少女。
这不单单是李淳风的疑问,而是场中所有人都疑问。
一双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那少女,眼神里充满了凝重之色。
眼前的少女究竟是谁?
是瑶台,还是传说中的西王母瑶姬?
桃花源記 weiwell
“玉清圣人,本宫如今复苏,欲要取回西昆仑的造化,你没有意见吧?”瑶姬一双眼睛静静的看向太清圣人。
“不可能!不应该啊!你已经失去了昆仑镜的护持,不该在这个时候恢复真灵啊!这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太清圣人一副见鬼的表情。
“也是天数使然”西王母笑了笑:“我如今欲要取回西昆仑的造化,你可有意见?”
“没有,自然是没有。只是那蟠桃,却还需匀我道门几颗。”玉清元始天尊已经知道大势已去,瑶姬的真灵竟然提前复苏,这简直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瑶姬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陆吾的脑袋,欲要走入背后的昆仑洞天。
“妖妇,我和你拼了!管你什么西王母、东王母,昆仑洞天是我的!你还我昆仑镜。”只见正在地上翻滚的子辛猛然暴起,周身煞气滚滚,直接向着神兽背上的瑶姬扑了过去。
“放肆!”瑶姬一声呵斥,手中昆仑镜迸射出一道神光,向着子辛笼罩了下去。
“咔嚓~”
子辛强势一拳直接冲霄而起,将瑶姬的身前虚空击碎,然后逆流而上,直接来到了瑶姬的身前。
关键时刻,陆吾一声咆哮,虎口张开向着子辛迎了上去。
“你只是瑶姬的真灵,你的本源依旧在昆仑洞天内,纵使是有昆仑镜在手,你也发挥不出昆仑镜巅峰时期的力量。”看着瑶姬的昆仑镜竟然被子辛一击破开,玉清圣人的眼睛顿时亮了。
“有机会!”听了玉清圣人的暗示,场中众人俱都是眼神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