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dr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橫推武道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六章 商業調查(感謝書友愛·印記的萬賞)推薦-z3c91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正阳国际广场,周六下午。
作为商大附近唯一的一个大型商业广场,这里平时就非常热闹,到了周六周日这样的休息天更是人气火爆,到处都是成群结伴的年轻人。
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广场前道路边停下,两个年轻男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那个表弟开的俱乐部就在这个地方?”
有着漂亮容貌和一副高挑身材的郝童蕾看着眼前的正阳广场,挑了挑眉头,“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在她眼里,这个正阳国际商业广场,就是一个老破小的乡下地方,和国际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
“当然和你们家的腾达没得比了,但这已经是商大附近最好的一处商业地段了。”
王家麟对这位大小姐的话并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他知道郝童蕾并不是故意这么说,而是心里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毕竟是郝家的三小姐,从小就是锦衣玉食,平时买个衣服鞋包之类的东西都是坐飞机飞到国外直购,自然看不上这种普通的商业广场。
对于这位执意要跟过来见识高手的大小姐,王家麟实在没有办法拒绝,毕竟还在人家老爸的手下打工,只能把她带过来了。
他看了下手表,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进去吧。”
“我倒要看看你表弟的身手,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郝童蕾一边跟在后面走着,一边说道。
和一般的富家千金不同,她对格斗散打之类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所以在偶然听到王家麟说他表弟也是格斗高手后,才会起了兴趣,特意跟着他一起过来想要见识见识。
“马上见面你不就知道了。”王家麟一脸无奈。
很快,他们就走进了商场,乘着电梯一直来到商场六楼。
当两人进入东升格斗俱乐部后,就发现里面看到的学员们一个个不是紧张就是兴奋,就像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的气氛好奇怪啊。”郝童蕾奇怪道。
“我找个人问一下。”
王家麟也很好奇,正好一个穿着白色武道服的年轻学员从旁边经过,他立刻拉住那个学员问道:“朋友,俱乐部今天是有什么活动吗?”
“你不知道吗?”年轻学员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今天是高级学员们月度考核的日子。”
“月度考核?那是什么?”王家麟一愣。
“就是筛选核心学员的月度考核,每个月举行一次。”
年轻学员解释道:“如果能通过考核成为核心学员的话,不但可以学到更加厉害的格斗技巧,而且还不用再交学费,甚至每个月还能领取三千块补贴和其他一些福利。”
“核心学员的待遇这么好?”王家麟有些惊讶。
三千块的补贴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少,但是得到这笔钱又不需要付出额外代价,几乎等于是白送,对于这些学员来说非常慷慨大方了。
很多大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只有两千而已,而俱乐部的学员们,至少八成以上都是大学生。
所以不难想象成为核心学员对于他们的吸引程度。
穿越很傾城
“对啊,可惜我第一轮体能测试就没过关,没能获得高级学员的身份,参加不了今天的考核了。”年轻学员不由叹了口气。
王家麟微微无语,这家伙比他这种不怎么经常锻炼的还要瘦弱,要连他都能通过那什么体能测试参加考核,那就不叫月度考核,而叫做慈善了。
“你们俱乐部现在的核心学员有多少?”郝童蕾来了兴趣。
這個遊戲不簡單 我也很絕望
“目前就四个,我们俱乐部还没有开多久,月度考核也只是从上个月刚开始。”
年轻学员脸上满是期待,“听说这次核心学员只有八个名额,也不知道最终会是哪八个人……不少人为了这次的考核可是准备了很久。”
和兴致满满的年轻学员分开,两人向俱乐部深处走了过去,而沿途所看到的情况也都验证了那个学员的话。
整个俱乐部都笼罩了那种紧张又兴奋的气氛中。
“你表弟的这个俱乐部确实有点意思,别的不说,至少学员们的精气神就要胜过九成以上的俱乐部。”
郝童蕾做起了点评。
“能让郝三小姐刮目相看,看来我表弟的这个俱乐部确实挺成功的。”
王家麟在一旁附和道。
郝童蕾撇了撇嘴,说道:“只是有点意思而已,格斗这种事光有精神气质可不够,最终还得看手上功夫。
正在她说话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王家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后对女友说道:“是我表弟的电话。”
随即他就按下了接听,脸上带着微笑:“喂……我们已经到了……嗯……不用出来接……”
郝童蕾在一旁也听到了对面的声音,是一个很温和的年轻男声,听上去给她一种邻家男孩的感觉。
和她原本想象中的声音有些出入。
不过感觉还不错。
郝童蕾听着那个年轻的男声,心中不由闪过这个念头。
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就被一幕吸引住了视线,那是悬挂在前面的一个液晶大屏幕,原本里面一直都播放的流动广告。
就在刚刚,广告忽然就消失不见,画面上变成了一个圆形擂台。
鉆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擂台上面站着两个穿着白色武道服的年轻人。
“开始了开始了。”有学员兴奋地叫了起来,顿时间呼啦一大群人都纷纷涌到了电视前,一个个都非常激动。
郝童蕾看到这一幕,立刻明白画面中的那个擂台应该就和考核有关。
她不由就仔细地看了起来。
擂台上的两个年轻学员都是那种身高体壮的类型,郝童蕾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这两人很不好对付。
以她的眼光一时也看不出哪边的体格更占优势。
“……这位是表嫂吗?”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忽然在郝童蕾耳边响起,让她回过了神来。
她下意识转头望去,这才看到不知何时起,身前多出了一个年轻男生。
男生个子很高,长相也只能算比普通相貌强上一点,乍眼一看并不能看出什么过人之处。
但不知道怎么,看到对方脸上笑容的那一瞬间,郝童蕾莫名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愣了一瞬。
以至于连对方那句错误的称谓都忘记计较了。
“千万不要误会。”
王家麟连忙纠正了起来,让郝童蕾这种千金大小姐做他女朋友,他实在消受不起这种‘福分’。
他解释道:“她是……”
我的藍 席絹
“我是王家麟的同事兼朋友,我叫郝童蕾。”还未等王家麟怎么想好介绍郝童蕾,郝童蕾就先一步说了出来。
“你好,我叫李悼。”
李悼看着王家麟脸上的蛋疼,隐隐猜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哗!
突然场间一片沸腾,郝童蕾连忙转头望去,便看到擂台上已经只剩下一个人站着了,另一个人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这么快就结束了?”她张大了嘴巴,哀嚎了起来,“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啊!!”
李悼见她这种反应,不由望了一眼王家麟。
“她很喜欢格斗技击这些东西。”王家麟撇了撇嘴,就差把暴力女这三个字直接写在脸上了。
“不错的爱好。”李悼眉头微挑,“直接去里面吧,接下来还有好几场,那里可以现场观看。”
家有迷糊通靈師 兔子不是喵
……
原本考核就是纯粹的体能测试,通过体能测试的就能通过考核成为核心学员。
侍郎只想小姐愛 葉雙
但让李悼没有想到的是,核心学员的待遇对绝大部分普通学员来说吸引力太大了。
以至于在见识到了第一批核心学员的待遇后,许多的普通学员也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努力了起来。
再加上这个待遇流传出去后,又吸引了一波新学员报名,其中不少本身就是格斗爱好者。
使得最终通过体能测试的学员远超预计的程度。
这和李悼原本的计划不符合,于是为了缩减可以通过的人数,他听从总教练曹刚的建议,又增设了一个高级学员的等级。
能通过体能测试的就可以升为高级学员,而考核也变成了擂台赛,决出最强的八个人便可获得核心学员的待遇。
而擂台赛的场地便是俱乐部最大的一个练功区,虽然地方确实不小,但要想让所有学员都能进来观看却是不现实的。
所以才以那样的形式直播给普通学员们观看,而高级学员们就可以在现场看了。
“原本以为你开俱乐部就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居然经营地这么好,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
王家麟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由衷地说道。
郝童蕾则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外面的擂台,同时用手机对外面拍摄着。
腹黑帝凰 染綠
“虽然不是一时兴起,但能发展成这样却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李悼将装着热茶的茶杯放在王家麟面前,端着另一个杯子来到郝童蕾身前。
“谢谢。”
郝童蕾接过茶杯,不小心碰到李悼的手后,脸上飞速闪过一抹红色。
因为角度的问题,王家麟并没有能注意到这一幕,不然他肯定会惊掉下巴。
“咦?”李悼看着郝童蕾的手机,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怎么了?是不可以拍摄吗?”郝童蕾问道。
“这倒不是。”李悼微微一笑,说道:“你用的这个是魔音APP吧?”
郝童蕾点头道:“就是魔音,你也玩这个吗?”
这是十一月份刚出的一款短视频社交软件,面世还没有多久,她也是最近被闺蜜推荐才玩起了它。
因为现世还不到两个月,所以现在玩的人还不是很多。
“我不玩,只是见别人玩过。”李悼笑着说道。
網遊之天師傳奇 孤傲狼煙
他之所以能一眼认出这款软件,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见其他人玩过,更因为这款APP就是零时科技的旗下产品。
零时科技正是他父母的那个公司。
“这款APP很有意思,你没事也可以玩玩。”郝童蕾顿时热心地为他推广了起来,“我不少朋友都开始玩了。”
尽管现在玩魔音的人还不多,但她认为以这款软件的娱乐性,迟早会火遍整个帝国。
反正她现在是有点沉迷于其中了。
“嗯,我待会儿就下一个看看。”李悼倒也不是敷衍人家女生,而是真准备在手机里下一个魔音。
毕竟是爸妈公司做出来的产品,怎么也得支持一下。
“怎么不告诉她真相?”王家麟看到李悼走回来,前倾身体凑近过来小声说道。
他当然知道魔音就是零时科技推出的产品。
“这有什么好说的?”李悼一阵无言,喝了一口茶,“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对你来说的话,确实如此。”
王家麟笑了起来。
我為球狂 孫昌建(快本)
换成别人说这种话他可能会觉得刻意装比,但是李悼就不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两人闲聊了起来。
“大舅最近身体还好吧?听说我妈说,他十月初的时候还进了一次医院。”
聊了一段时间后,李悼放下茶杯问道。
寿宴的事给王家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王宏伟因为奔波劳累,再加上心理负担太大,导致进了医院。
他也是后来才听王素琴说了此事。
“说好也好,说差也差,反正就那样。”
王家麟没好气地说道,“依我看他要干脆彻底累趴下来才好,才能真正安分休息一段时间,不然有的折腾。”
“大舅一向以家族事业为重,几乎倾注了他所有的心血,你让他怎么轻易放下。”李悼摇了摇头。
“我当然知道。”王家麟叹了口气。
“他和我二叔都是这样,所以我才选择留在了商都发展,尽管可能没有回去后那么舒适,但至少不用太压抑……”
还未等到他说完,李悼忽然望向了办公室的房门。
下一刻,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群西装革履,宛如职场精英一般的陌生男女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面容冷酷的青年,他从办公室内三人身上扫过,视线很快就落在了李悼身上。
“你就是李悼?”那个青年快步走了过来,站在沙发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方式审视着李悼。
李悼眉头微皱,问道:“你是谁?”
“帝国刑侦部,商业犯罪调查科,宋博文。”那个青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证件,打开面向李悼。
他冷冷地说道:“有证据显示,你涉嫌参与一场恶意收购案,根据帝国有关规定,现在我要求你跟我们回去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