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3xh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洞螟》-第六百七十三節 脫困與諷刺熱推-i2wxl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如今,阵天门一行人心中多少都有些郁闷。
尤其是解雁行的那位师兄,现在他的心里就好像有一团火一样。
毕竟,解雁行所释放的地星大阵。
算是将他们这些同门,也小小的坑阶段一把。
阵天门原本的意图,就是打算结交天藤山,然后合两派之力来对朝吟阁展开围攻的。
天藤山方面的实力,对比起阵天门固然多有不如。
不过,既然是身为盟友,那也不是说背叛就能够背叛的。
自才国陷入内乱以来,阵天门经常以其他势力作为跳板,帮跨境为交好势力解决敌对。
这其中或为利益或为了壮大同盟,从现在来看,阵天门的决策是十分正确的。
不然的话,阵天门也不可能一路扶摇直上,成为才国最接近顶尖势力的大门派了。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床
而才国内乱所有势力对于不相关之人的介入,天然的都会存在戒心。
阵天门一路走来所依靠的,就是说到做到的气魄。
这么多年的经营,使得其他势力愿意放心的让阵天门作为盟友,介入他们的争斗。
只要能够帮助盟友战胜对手,阵天门与盟友之间的关系,只会更加的紧密。
如此一来,就可以起到壮大反哺阵天门自身的效果。
然而解雁行的举动,使得阵天门多年以来的积累的信誉,可能在顷刻之间变得荡然无存。
如果今天阵天门背刺盟友的举动传了出去,以后就算阵天门再想要展现善意拉拢他人,其他势力也不会再信任他们。
毕竟,今天的前车之鉴就摆在这里了。
并且,现如今阵天门已有的盟友,如果听闻了今天的事情。
在之后的合作当中,双方也会平添许多猜忌。
修真界虽然以实力为尊,但更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
尤其是对于修真势力而言,规矩虽然是由强者所制定的,但一旦定下所有人都需要去维护它。
一个不守规矩的势力,即便再怎么强势,别人也不会情愿与之产生瓜葛。
更何况阵天门虽强,但是也还没有到能够无视其它人那个地步。
不过事已至此,解雁行的师兄也只能寄希望于。
这地星大阵能够在灭杀敌人同时,顺便将天藤山的那些盟友也一并处理掉。
将今日之事彻底埋葬,是其人能够想到的唯一的挽回之法。
就在其人一边穿梭,一边沉思之际,一道惨叫声突然在他的身边响起。
初為人妻 下
解雁行的师兄收敛心神,连忙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名阵天门高阶的身后。
在这出乎意料之外的攻击下,那阵天门高阶修士,直接被对方一击洞穿了心肺。
如此严重的伤势,就算是开启报身,都很难再救回来了。
顺着解雁行师兄的目光望去,那动手之人不是师弋又能有谁。
原来,师弋在发现单纯飞行,根本无济于事之后。
转而就将目光瞄向了,之前撤走的那八名阵天门高阶修士。
对于这地星大阵最为了解的,无疑就是阵道修士本身了。
更别说,解雁行就是阵天门修士。
还能有他的这些同门,更理想的引路向导么。
正是基于此,师弋这才决定对他们这一行八人动手的。
阵道修士虽然能够利用阵道功法,在法阵的漏洞之内来回穿梭。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师弋就完全拿他们没辙。
师弋对阵道了解不多,不过师弋早年也通过李单纯知晓。
漏洞作为所有法阵不可避免的结构,它们的出现不是看法阵布置者的心思的。
阵道修士同样拿漏洞完全没辙,所以才会用真假漏洞的方式来予以掩盖。
既然漏洞并非阵道修士所愿,那么法阵之内的漏洞分布,当然也不可能尽如人意。
这使得,阵道修士在借助法阵漏洞进行穿梭时,往往会循环重复出现在同一个地点。
这样的行为看起来很蠢,不过漏洞分布如此,阵道修士往往也只能无奈接受。
而在知道这种情况之后,师弋所要做的就很简单了。
师弋只需要利用心协镜碎片记录下,在这地星大阵之内。
哪些节点是对方会重复光顾的,如此即可将他们给逮住。
现在看来师弋的计划颇有成效,一出手就抓住了阵天门八人当中的一个。
解雁行的师兄眼看那落到师弋手上的同门已经没救了,其人连忙大声对剩余同门说道:
“这地星大阵不适合作为争斗之所,不要去管他,我们走。”
说罢,其人再次运转起阵道功法。
接着便化为一道流光,钻入附近的某个漏洞之内消失不见了。
剩余的六名阵天门高阶也没有多做犹豫,解雁行的师兄前脚消失,他们也紧随其后,消失在了师弋的面前。
师弋见此没有露出任何急躁的表情,阵天门一方的反应,完全在师弋的预料之中。
只见,师弋随手甩掉手上那阵天门高阶修士的尸体,任由那尸体朝着下方炙热的地星落去。
接着,师弋拿出罗盘法器,利用侦测法器最为基本的定位功能,来对剩余几人进行探查。
阵道修士虽然能够在利用法阵的漏洞,来回进行穿梭。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会凭空消失在法阵之内。
既然不会消失,那么利用侦查法器锁定天地元气聚合的功能,就不可能失效。
每一个修士都是天地元气的聚合体,除非利用特殊的遮蔽手段,不然任何人都逃脱不了侦测法器的大范围探知。
在阵天门修士利用功法穿梭的档口,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来规避师弋对他们的侦测。
法阵所聚拢的天地元气,虽然会从一定程度上,干扰侦测法阵的探知。
但是阵天门一行身为高阶,体内的天地元气极度凝聚,师弋还是能够勉强确定他们的位置的。
再加上对方穿梭的速度往往很快,仅就这一个特点,师弋就不可能会弄错。
再者,师弋利用侦测也不过是想要,大致弄清楚对方出现的位置。
之前已经提过了,因为漏洞排列的顺序,并不是按照阵道修士的心意来进行的。
所以,在阵道修士在穿梭的过程中,难免会走一些冤枉路。
换言之,对方的穿梭路径,是完全可以被提前预测的。
经过在梦境之内的诸多尝试,师弋只需要对着罗盘看一眼对方的位置,马上就能勾勒出对方的大致行进路线。
接下来,师弋只需要在他们行进的节点之上,当一个守株待兔的猎人即可。
果然,一切正如师弋所料,对方一行人接连撞在了师弋的手上。
几个回合下来,阵天门一行八人死的只剩下那解雁行的师兄一个人了。
面对神出鬼没如同催命阎罗的师弋,其人惶惶不安的四处逃窜。
解雁行的师兄将体内的功法运转到了极致,只希望快点从这法阵当中出去,以此逃出师弋的毒手。
一番拼命穿梭之下,其人终于来到了最后的一处漏洞。
只要能够通过这处漏洞,其人就能够从这地星大阵当中脱身了。
一念及此,那解雁行的师兄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然而,就在其人凭借功法从一个漏洞,跳向这最后一个漏洞时。
一只突如其来的大手如同五指山一般,一把按在了他的脸上。
…………
另一边,身在地星大阵之外的解雁行,其人一直在计算这地星彻底发动的时间。
在察觉到地星已经在法阵当中彻底爆发,解雁行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身为一名阵道修士,解雁行对于地星大阵的威力,可以说有着十足的了解。
邊城·劍神 邊城
地星大阵除了发动时间略慢之外,威力那是没得说的。
一旦地星升起,它将会展现出极其惊人的引力。
凡是被困在阵中之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别想活。
如今唯一让解雁行略感意外的是,那一同陷入地星大阵当中的八个同门,竟然也一个都没有逃出来。
不过,心硬如铁的解雁行并没有露出什么伤心的表情。
在解雁行看来,他的那些师兄弟死了也就死了。
如今,解雁行最关心的是。
看看能不能在师弋的尸体上,寻找到关于螟虫的线索。
螟虫跟随宿主神魂一同轮回这件事,解雁行作为土属性螟虫的宿主,又是一名高阶修士。
这一点,解雁行自然是已经摸清楚了的。
不过,就算不能得到对方体内的螟虫,对方的尸体对于解雁行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毕竟,师弋既然能够找到这里,那么就说明对方拥有追踪定位螟虫的工具。
只要能得到这件工具,他解雁行一样可以将飞走的螟虫给重新找回来。
一念及此,解雁行的心中一片火热。
其人随手一招,先前飞出去的阵盘,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失去了阵盘作为根基,地星大阵之外五彩斑斓的阵势。
如同西落的太阳一般,慢慢的失去光彩。
而地星大阵之内的景象,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在那地星消失之后,整个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如果有修士身处这片区域的话,其人一定会感觉到,这里的天地元气会展现出极其混乱的一面。
这种环境修士在其中待久了都会产生危害,更别说对其他的动植物而言了。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此地都不要想能够恢复正常。
正因为有着如此强大的后遗症,所以这种地星大阵是修真界所明令禁止的。
更别提解雁行所释放的,还是用秘术强化过范围的类型。
就算搁在阵天门内,这种威力的地星大阵,更多也只是起到一种威慑作用。
不过,生冷不忌的解雁行才不过管这么多。
看着眼前那深不见底的大坑,其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唯一让解雁行感到困扰的是,他该怎么从这里把师弋的尸体给找出来。
就在解雁行四处张望之时,一道声音却从他身后不远处传来:
“你是在找我么。”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将解雁行吓了一个激灵。
为防被身后之人偷袭,他向前飞出了一大段距离,这才回身向着声源处望去。
而映入解雁行眼中之人,不是师弋又能有谁。
当然,师弋并不是孤身一人。
在师弋的手上,还提着一个人。
那人被师弋从后面掐住了脖子,看到眼前的解雁行。
其人张开憋的有些乌红的嘴唇,开口对解雁行说道:
“师弟,快逃!”
眼看到师兄被师弋劫持,解雁行直接开口说道:
“师兄,我这就来救你。”
新中華之官運亨通 醉死夢生
说罢,解雁行快速的捏了一个手印,并朝他的师兄一指。
他师兄的背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阵图,接着大量的岩枪从那阵图当中飞出。
一瞬间,就将解雁行的师兄给扎成了马蜂窝。
解雁行的师兄在临死之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解雁行。
其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后不是死在师弋的手上,反而死在了与他一向交好的解雁行的手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有些出乎师弋的预料。
师弋没想到解雁行的心性,会如此狠辣。
竟然会在同门师兄的身上,留下这样致命的法阵。
田園寵婚:天價小農女
看到师兄的双眼失去生机,并直接软倒了下去,解雁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解雁行在看到师弋没死之后,就已经有了退走的打算。
然而,直接撤退明显是不合适的。
毕竟,他的那个师兄还在师弋的手上。
如今,这个己方全军覆没的局面,可以说是他解雁行一手造成的。
万一他的师兄活了下来,在其人的佐证之下,解雁行必然要将此事的责任全部担下来。
为了摆脱责任,之前趁着地星大阵运转的间隙,解雁行已经将天藤山修士杀了个精光。
天藤山周围,原本用来防止敌人逃脱的护山天藤。
反倒是方便了,解雁行屠杀天藤山的中低阶修士。
如此一来,只要解雁行的师兄死去。
解雁行在逃回宗门之后,就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到师弋的身上。
十年沈淵
这样一来,他本人就可以完全从此事当中摘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