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ye8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第714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熱推-ndzsv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10月7日,蕲州。
鸿宿洲东侧,吉州号正横在江中,将侧舷火炮对着上游的元军战船打过去。然而这样只能稍稍阻滞元军的脚步,他们还是借着江流一点点向南接近,并且将炮弹如雨点般地砸了过来。
“砰!”
一枚炮弹撞在了吉州号的侧舷上,只是砸了个坑就弹开了,和之前的多枚炮弹一样。
但是很快,又一枚炮弹飞来,稍稍打歪了偏离了船体,但好巧不巧正砸在了首斜桅上——粗大的桅杆被齐根砸断,断裂的桅杆轰然下落,又被支索牵住,底部扎进了水里,顶部吊在空中,随着水流不断摇晃着。
水手们呼喊着跑向船头,又产生了争执,不知是该将桅杆拉上来还是干脆砍断支索把它抛弃,只好派人去后面艉楼舱内的议事堂请示文天祥。
但文天祥此时也在焦头烂额着,四方都军情危急,议事堂中众人七嘴八舌,却迟迟统一不了意见。
左边,陈文龙对他急道:“安抚,西山营地顶不住了,得派兵支援!”
右边,陈世崇同样也有自己的主意:“不行,江上敌船太多,我们这点炮全打中了都拦不住,万一被他们抢滩到鸿宿洲上就麻烦了,洲上必须留够人防守才行!”
就在他们争论的同时,船身上仍不时传来震颤感,显然敌军的炮击一时未停。
“砰!”
又一枚炮弹飞来,直接砸在艉楼侧舷板上,撞出了强烈的震动和响声,打断了舱内的争论声。
文天祥拍案站了起来:“先去蕲水,支援岸上的战斗,再回头支援鸿宿洲!”
……
另一边,蕲水中游的漕河镇上,防线的局势不容乐观。
“可恶,阿里海牙这个畜生!”
几轮有来有回的炮击过后,边居谊愤怒地发现,阿里海牙再度故技重施,从周边裹挟来了无辜的民众。
百姓们拥挤在岸边空地上,宋军弄不清元军的意图,暂时停止了炮击,以免误伤他们。
很快,元军就从后面推出了大大小小的简易筏子,让平民在前划桨,士兵在后搭乘兼监督,蜂拥向南岸涌来。这些士兵也是投降的宋兵,阿里海牙用起来毫不怜惜,只当消耗火力的炮灰送过去。
火影之木葉傳奇 徐子輕
但这简单粗暴的法子总是有效,一时间渡河的目标过多,河上的小炮船和南岸的火炮火力密度不足,难以完全拦截。蕲水并不宽,很快,数百士兵和更多的平民就涌到了南岸,前者没有直接冲向阵地,而是裹挟着后者为掩护,向阵线侧翼逃去。虽然这种奔逃行为一时无法对阵地造成威胁,还会遭遇阵地上的火力打击,但总能有些人逃出去,在阵地火力不及的地方躲藏起来,这无疑就成了一道隐患。
而在北岸,还有更多的这种“组合式渡筏”在不断下水。
边居谊深吸了一口气,有一场恶战要开始了。
……
另一边,西山营地。
营垒之上,守军刚刚击退了一波元军的进攻,现在正在收拾战场,把己方的伤员和尸体拉回营中安置,把敌方扔出营外。经过连续几轮鏖战,他们算是守下了营地,但自己的伤亡也不轻,士兵们脸上麻木而悲凉。
可就在这时,北边轰隆数声传来,天空之上多了几个小黑点,其中两枚轰然炸裂开来,抛出了大量的小铁砂和铅子——正是有着赫赫威名的回回炮!
獨霸星宇
“不好!”
营中有经验的黄州宋军立刻找掩体躲避起来,而其余的蕲州军和团练兵则不知所措。但其实都差不多,爆炸时间太快,被打中的人即使有经验也没时间去躲,躲起来的本来就没被打中。不管怎么说,这一轮突然袭击,营中一下子就有十多人伤亡,其余的人也被吓了个不轻。
天婚地愛 景汐
已经带兵进入营中指挥的苗徐立刻朝来炮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端倪,原来是北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堆出一个炮兵阵地,回回炮就躲在后面打炮!
他气得直跺脚:“是趁着步兵攻营的时候挖出来的!可恶,又是这一招,真是狡猾!”
但这真是没办法了。要是人数差不多,还能学当初那般出营试着夺取炮兵阵地,但现在元军远比自己多,根本出不去,只能任由他们轰了。他只能通知营内主要军官,让他们带人挖掘掩体避炮。
可是仓促之间,能挖多少掩体出来?眼看着一枚枚震天雷落过来爆炸,营中士兵不断出现伤亡、人心惶惶,苗徐不得不心中大恸:“可恶,元贼如此猖狂,难道就没人能治他们了吗?!”
“轰轰轰……”
就在这时,一连串的炮声从南边传来,苗徐回头一看,是两艘大战船出现在了南边的蕲水之上,正把炮弹朝北边的元军射去!
这应当是后方见营地状况不妙,派大战船过来支援了。船上的十五斤重炮可比营地中的野战炮威猛多了,声势惊天动地,立刻提振了营中守军的士气,欢呼声响了起来。
苗徐也率众振臂呼喊了起来,但心中却并不乐观:“蕲水水浅,大战船没法灵活行动,舰炮猛则猛矣,但也未必能阻住元军多久。而且蕲水上多一艘,江水上就少一艘,安抚出此下策,恐怕局势相当危急了啊。”
……
东岸的蕲州城头,管景模和几名守军将领看到了西岸的血战,心情复杂。
这时,张庭珍匆匆登上了城头,对着他们喊道:“知州,诸位,立功的时候到了。现在立刻点兵出城,去东边配合我军作战,大事今日可定矣!”
闻言,几人反应不一,有露出喜色的,有担忧的,也有隐隐发怒的。管景模出面问道:“可是大元兵渡河了?”
张庭珍道:“自是渡河了,但也未竟全功,不然也用不上你们了。你们还等什么?现在就是立功的最好机会,否则真全让我军独自把边居谊给打下来,那要你们还有何用?”
一名将领感觉自己被冒犯,几欲出声呵斥。管景模见状,连忙拦住了他,对张庭珍说道:“是,我们这便整军,出城应和大元兵!”
张庭珍看了他们一眼,哼了一声,便拂袖下城,留下一句:“动作快点,莫要误了军务!”
管景模目送他离开,然后转身对几个将领说道:“诸位,事已至此,便只能接着走下去了。就按他说的,点兵出城吧。”
……
吉州号上,一枚西岸打来的震天雷刚刚好巧不巧地在主桅附近爆炸,引燃了帆布,同时又伤到了不少水手。其中伤最重的那个从右腮到脖颈扯出了一大片鲜血淋漓的口子,当场从桅杆上摔到甲板上,连哀嚎声都发不出来,只能像破风箱一般发出漏气的呼喊声。其余水手们已经见惯了生死,没有太过惊讶,几人一把手,就把他抬到旁边安置起来。
文天祥的额头也被溅出的木片划破,所幸无大碍,拿布简单一包就又指挥了起来。
他正紧盯着北岸的元军,可正在这时,背后又传来了警报声:“安抚,不好了,后边蕲州军出城了!”
“什么?”文天祥急忙转过身去,蕲州兵不管是往哪动,都不是好事啊!
果然,一队队的兵丁自城中涌出,沿着蕲水东岸开始向东北方行去。
陈文龙立刻大叫不妙:“不妙,若是他们去袭扰边都统的阵地,元军再自北岸出击,处境便不妙了啊!”
陈世崇叹道:“我看已经不妙了,他们敢出城,多半是元军在上游大举出动,他们得了消息才敢趁机偷袭。”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坏消息。
文天祥看了看西岸正在煎熬的守军,又看了看东岸正在出城的蕲州军,咬牙道:“不行,须得有所决断……西岸若失,只是断一臂,可东岸若失,就是剜其心了。左右舷一起开炮,左舷阻拦元军,右舷袭扰蕲州军!给西山营发信,让他们撤回船上,去上游东岸东山后登陆,阻击敌兵!打出旗号,让附近的战船都过来帮忙运兵,我们也把小船放下去帮忙!”
旗鼓号令立刻传达了下去,北岸仍在坚守的苗徐他们得了命令,错愕、惊讶而不甘,但还是不得不轮流撤出了这个流满鲜血的营地,向东岸转移。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当他们笨拙地调动着兵力的时候,江面上的元军战船却突然大举南下,直朝着蕲水口扑了过来!
河口的抚州号匆匆转向拦截他们,但却一个不慎,搁浅在暗滩上,整艘船一下子向右倾覆过去。
两艘盾船与元军的龟船缠斗起来,双方都皮厚无比,互相打过去没什么效果。但宋军就这两艘盾船能抵挡一下,剩下的中小战船不知所措,面对如狼群一般扑来的元军战船或战或避,局势越来越不妙。
突然间,一艘满载着宋兵的运兵船被元军的火炮击沉,士兵们有的着了甲来不及解开直接沉了下去,有的漂浮在河面上挣扎,有的奋力向河岸游去……
吉州号不得不放弃对岸炮击,在河水之中横过船身,用侧舷炮对付蜂拥而至的敌船。然而这些天来这艘船本就已经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火炮,火力弱了不少,现在面对数不清的敌人,更是力不从心。很快,几艘跑得快的元军战船就贴到了脸上。
“天哪!”
文天祥冲到侧舷边,亲自对着一艘元船开了一炮,又掏出手枪砰砰朝一个正在攀着绳索登船的元军水兵开了两枪。然而这仍无法阻止更多的元兵如同蚁附攻城一般向吉州号这艘功勋磊磊伤痕累累的大船上攀登开来。
文天祥收回手枪,颤颤巍巍地装填起来,然而手抖着怎么也装不好——这时又有一艘元军战船撞了过来,船身一晃,他一个踉跄,把住了前面的支索才稳住,然而枪和弹都掉在了甲板上。
“砰!”
这时下面的元兵开始对吉州号上开枪了,其中一枪正中文天祥不远处的一个炮手,打中了他的脑袋,红白之物飞溅开来。
后方的陈世崇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喊道:“安抚,保重啊!”
文天祥靠在桅杆上,瞥见了西北方岸上打着“高”旗的元军涌入了西山营地,回头一看,又见东岸蕲州军如黑潮一般吞没了少量刚刚登陆的宋兵,不由得悲从中来。
他仰天大叹:“苍天啊,你难道要亡我大宋吗?!”
这时开始有元兵攀到了甲板上,与水手们展开了厮杀。陈文龙拿着两把鸟枪冲了过来,塞给文天祥一把,然后对他吼道:“天下义士何止千千万,没了我们,还会有人前仆后继!现在,我们纵死,也要英勇赴死!”
文天祥握紧了枪杆,站了起来:“对!我曾在东海国学了无数学识,但有一点最令人信服,华夏自古以来便是一手诗书一手兵戈立国。若是只敢躲在书斋之中念诵古书,算得上什么士?”
说完,他对周边的士绅和水手振臂一呼:“今日,我们便要恢复古之风骨,以真士的身份赴死!”
“今日可死!”陈世崇首先跟着他喊了出来。
“今日可死!”陈文龙和水手们也高呼了起来。
文天祥热泪盈眶,抬枪上肩,瞄准了一个登舰的元军,扣下扳机,然后喊道:“吾死,亦要有祭!诸位,杀敌吧!”
水手们士气高涨,在艉楼上勉强列成队形,向下冲杀过去。舯甲板上元兵刚要成气候,被他们这么一冲杀,又败退了下去。
见状,文天祥心中欣慰:“如此一来,也不枉此生了。”
他们士气从来没有这般高涨过,然而却也只是落日余晖了。如今大战船上各处火炮大多皆已失能,无法阻止周围元船接近,虽说他们暂时还能在甲板上站住脚跟,但陷入绝地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文天祥看看周围的敌船,又环视了一圈四周,最后下令道:“先抢下几门炮来,装上霰弹,能打一点是一点!”
然后,他再次抬头看向远处的元船。它们已经冲破了鸿宿州的阻拦,往蕲水接近过来,而每过来一艘,都给严重倾斜的战局再压上一道砝码——可正在这时,异变突生!
“……苍天!”
在漫天的厮杀声中,文天祥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因为就在他目力所及之处,一艘坚固的龟船突然爆炸开来!
“轰……轰轰!”
死罪難逃
特種醫師 白魚入舟
几声巨大的炮声和爆响从南方接连传来,把船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怎么了?”陈世崇的眼睛同样瞪大了,“难道是他们的火药失火爆炸了?哈哈哈……真是天诛!”
“不!”陈文龙指着更南方,激动地颤抖着叫喊了出来,“看……是援军!!!!”
众人闻言看了过去,然后同样纷纷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在南方的长江江面远处,不知何时有六根高高的烟柱升了起来!
文天祥颤抖着掏出望远镜,朝江面看去,然后一下子瘫到了桅杆上:“长船体,白舷红线,烟囱炮塔……是燎原级!”
他从未有一刻像如今这般心情激动,几乎要高啸出来:“东海军前来援救了!”
彷佛是为了回应他,江上的两艘燎原级的甲板上一先一后冒出了团团硝烟,几秒之后,又有两艘元军战船旁边被砸起了水柱,片刻后又有火光爆闪,随后接连爆响传来。其中一艘只是被创伤,侧板被开了个大洞,另一艘则跟之前那艘龟船一样倒霉,被引燃了舱中火药,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
火光在江面上冲天而起,强烈的爆炸声在山水之间不断回响着,以不可思议的巨力宣告着东海军的到来。
“威武!”
吉州号上的船员们无不感到劫后余生,欢呼了起来,然后是不断的欢呼。
“威武,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