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我好伤心啊,奈德队长!”
在伊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个怎么看都是墨檀的年轻牧师长叹了一口气,表情颇为浮夸地叹了口气,十分配合地抱怨了起来。
这不科学!
这不魔法!
这不现实!
间接缔造了这个‘鬼境’的伊冬这个人都懵了,尽管直到刚才为止一切的发展还尚未脱离其掌控,但当亲眼看到自家基友出现的那一瞬,他还是陷入了短暂的宕机状态,完全无法理解面前这一幕。
不过这终究只是‘短暂’的宕机而已,伊冬很快便强行找回了清醒,试图通过自己从刚才起就一直颇为活跃的‘直觉’需求一个解释,而在【魂视】的加持下,将目光聚焦在‘黑梵牧师’身上的基友A还真就看出了点什么。
简单来说的话……
【原来如此,跟奈德先生他们几个不同,出现在这里的墨檀完全是假的!虽然他却是在动,能做出表情发出声音,但本质上却跟营房、篝火、木柴没什么区别!】
伊冬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双眼,轻舒了一口气,做出了精准而正确的判断。
正如他所推断的,那位坐在奈德旁边的‘黑梵牧师’严格来说仅仅只是一块背景板而已,换而言之,就是没有灵魂的幻影,完全只是因为某种‘必要性’才出现在这里的。
说得再具体点,就是从奈德、克拉布、银娜、萨拉查灵魂的记忆中诞生,作为这片‘鬼境’必要组成部分而出现的脑补,惟妙惟肖、足以以假乱真的脑补。
“呼,虽然大体上算是理解了……”
伊冬有些困扰地揉着额角,低声喃喃道:“但还是不太对劲啊,照这片……呃,‘鬼境’呈现出来的场景,当时的奈德先生他们应该还不认识墨檀,就算认识的话,应该也不至于这么熟络才对啊。”
他并没有可以隐蔽自己,却也并未被篝火旁的四人发现,更无法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答案,只能一边加速‘同调’那四个灵魂与所在牌位的联系,一边继续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而在伊冬观察的过程中,他之前就感到的那股‘不对劲’可谓是愈演愈烈,越变越强!
“你们几个到底要喝到什么时候呀?”
银娜打了个哈欠,慵懒地斜眼瞥着面前四个推杯换盏的糙爷们儿,撇嘴道:“明天还要巡逻吧,你们也不怕到时候睡过头了挨处分。”
萨拉查酷酷地摇了摇头:“我没有一次睡过头的记录。”
“不怕啊,反正银娜你肯定会叫队长嘛。”
克拉布哈哈一笑,揉着他那头不知什么时候又长回去的乱发笑道:“队长醒了的话肯定会叫我啊。”
奈德摇了摇头,无奈道:“别说的我好像总是睡过头一样,明明只有克拉布你自己会经常起不来吧。”
“哈哈,差不多就那个意思呗。”
克拉布很是不拘小节地挥了挥手,然后有些困惑地问道:“不过明天为什么要去巡逻啊?我记得咱们前两天刚值过勤啊。”
“紧急任务。”
银娜耸了耸肩,摊手道:“你忘啦?明天负责执勤的是燃点小队,结果他们早上离开后就一直没回来报道了,然后上面不就让大家去统一搜索了吗?”
【?】
伊冬一愣。
萨拉查瞥了克拉布一眼,悠然道:“他记性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说谁记性不好啊!我当然记得啊,只是一时间没想起来而已!”
克拉布梗着脖子震声为自己辩驳,用力挥着他那蒲扇般的双手叫道:“不就是被燃点小队明天上午会被火爪领的人袭击嘛!我当然记得啊,我还知道要不是有黑梵在咱们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啊!”
【??】
伊冬再愣。
“别夸我,我这人抗压能力很差的。”
黑梵牧师连忙用力摆了摆手,苦笑道:“都是靠大家的配合才会收获到好结果。”
“你太谦虚了。”
萨拉查轻笑了一声,然后便将视线从黑梵牧师转到奈德身上:“不过说起火爪领,队长你藏得也太深了……”
克拉布也立刻点头附和道:“可不是嘛,队长你竟然是火爪领的奸细,我都比你像啊!”
“奸细不奸细的,我倒是无所谓。”
银娜抱着胳膊轻哼了一声,气鼓鼓地瞪了奈德一眼:“但是对美少女撒谎这种事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算了啊。”
奈德面色一僵:“啊……那个……”
【???】
伊冬面色也是一僵,显然已经彻底搞不清楚情况了。
他很清楚这里应该是马绍尔领叠岩城的自治军驻地,同样也从几人之间的对话中推断出了当前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墨檀初次遭遇火爪领战士,并在作战指挥领域开始崭露头角的前一晚。
作为一个环境来说,重现很久之前的场景并不能算是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
面前这几个人所聊的话题,着实是有些过于超前了!
燃点小队尚未出发,他们竟然已经在说前者被全灭后黑梵力挽狂澜的事了。
明明还没有收到领地边境遭遇火爪领袭击的假情报,他们就开始聊有关于奈德身份的事了。
一切的一切,都存在着强烈的违和感与错乱感。
再加上现在这个看起来还算普通,却兼具着阴森、诡异等诸多特质的环境,大多数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都会变得紧张起来才对,如果换做胆小到一定境界的羽莺,这会儿可能已经被叠上十号几层【恐惧】DBUFF了。
但伊冬倒是觉得没什么,尽管他并不是那种胆子很大的人,但唯独对东方这种玄玄乎乎的恐怖氛围抗性极高,简单来说就是看猛鬼街或许会尖叫,但却能把X怨、午X凶铃、深山老X这种片当情景喜剧看的那种。
所以尽管场面一度十分诡异,但伊冬却并没有失去方寸,依然一边稳定进行着四个灵魂与其临时载体的‘同调’操作,一边继续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不是不想告诉你们。”
奈德迟疑了好久才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摇头道:“我只是担心那件事会害了你们五个……”
银娜咬牙切齿地挥了挥小拳头:“谁要你这种单方面的担心啦!”
百变兽王
“等一下。”
萨拉查皱了皱眉,忽然插口道:“五个?哪五个?不算队长的话,这里不是只有四个人……”
克拉布顿时哈哈一笑,特大声地咂了咂嘴:“哈哈哈哈,你这臭蜥蜴刚才还说老子记性不好,结果自己还不如我呢啊,人家只不过是提前回家了一会儿,你就给她忘了?”
【!】
下一瞬,伊冬的瞳孔瞬间收缩,他看到了,与那个‘黑梵牧师’刚刚的出场方式相同,又有一道身影伴随着克拉布的话语开始以极快速度在不远处凝结,转眼间便已经汇聚成一个娇小的轮廓。
不行!
神醫 聖手
伊冬下意识地在心底轻呼一声,然后本能般地重新唤出了引魂灯,并凭借之前在‘本命鬼’效果下被瞬间重置好冷却时间的【招魂】,直接将那道已经逐渐开始凝实,似乎正打算走向那几人的身影收进了灯中。
【您已获得‘芬里尔的记忆残片’*4。】
下一刻,系统提示音便响彻在伊冬耳边,与此同时,他的行囊中也多出了一盏散发着幽幽蓝光的迷你引魂灯,至于身前那个则是悄无声息地消融在空气中了。
而这完全属于下意识的举动,却在阴差阳错下完美地贴合了伊冬最初的目的之一,就是尽可能地让奈德、克拉布、银娜与萨拉查复活后暂时忘记双叶这个存在,如果按原计划进行的话,伊冬原本应该是用天赋【通灵】与【超灵体】的组合进行强制勒令,但现在看来,似乎什么必要了。
因为……
“把谁忘了?”
萨拉查眯起眼睛,稍作思索后便放弃了猜测,直接问道:“你说的到底是谁?”
“还能有谁?我说的不就是……呃……”
克拉布说到这里时忽然一愣,本就不算清明的双眼更显恍惚,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甚确定地嘟囔道:“我想说的是谁来着?唔,话说回来,我们芬里尔真的有六个人吗……队长?”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最终,克拉布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奈德。
“你是真喝多了。”
奈德笑了笑,风轻云淡地说道:“我们芬里尔小队当然只有五个人啊,所以我才会说自己担心那件事会害了你们四个。”
“啧,我可能真喝多了,这他妈该不会是假酒吧?”
克拉布有些不爽地丢掉了手中的酒囊,震声骂了一句。
“你啊,多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
银娜没好气地瞪了克拉布一眼,然后隐蔽地往奈德身边蹭了蹭,皱着鼻子轻哼道:“还有队长你,说什么怕害了我们四个,与其胡思乱想这些事,还不如仔细给我们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奈德摇了摇头,沉声道:“别再继续问了,我是不会把这件事告……等……等一下……”
他说到一半时忽然愣住了,然后猛地抬起双手捂住脑袋,原本浑浊的双眼忽然闪过了一抹清明。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伊冬面前那尊写着‘奈德·弗朗姆’的牌位忽然停止了颤动。
“怎么了?”
“队长你也喝多了?”
“奈德队长?”
“没事吧,需不需要我给你治疗一下?”
而银娜等人则是第一时间跑到了奈德身边,关切地看着大家一直以来都十分尊敬的队长。
“我……应该是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你们的。”
过了半晌,奈德才缓缓抬起头来,面色苍白地看着面前那四张关切的面孔,沉声问道:“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为什么会知道……我是火爪领的奸细这件事!?”
“啊?”
克拉布一脸茫然。
“这……”
萨拉查微微蹙眉。
“……”
黑梵牧师沉默不语。
“你在说什么呢!现在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银娜很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撇嘴道:“而且知道就是知道嘛,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
“不,不对!你们不应该知道的!”
奈德用力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面色痛苦地咬牙道:“我说过了,如果这件事曝光的话,会害了你们……会……害了你们!你们不应该知道的!你们为什么会知道!”
银娜面露难色,目光茫然地低声道:“就算队长你这么说……我也……”
“我记得,是在那次紧急任务的尾声,一个隶属马绍尔大公的强者告诉……”
萨拉查捂住额头,用他那低沉的声线一字一顿地说道:“不对,是在那个人出现之后,队长主动承认的!”
“我?”
奈德瞪大了眼睛,吃吃地说道:“主动……承认的?为什么?”
“因为你想保护我们,从那个刺杀者手里。”
原本脸上还满是茫然的克拉布忽然咧嘴一笑,目光灼灼地盯着奈德双眼:“就像你刚才说的,你的身份会害了我们,所以在被那个家伙盯上后,你第一时间承认了自己是火爪领奸细的事实,为了让我们几个摆脱干系。”
奈德愣愣地看着克拉布:“你……你到底在说什……”
“我想起来了。”
克拉布开心地笑着,摊手道:“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死了?
死了??
死了???
“你这混蛋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双目密布着血丝的奈德豁然起身,猛地抓住克拉布的衣领,将其用力拽到自己面前,用近乎于咆哮的音量怒喝道:“你怎么会死!你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不是从刚才开始都在跟我喝酒吗!别胡说八道了!赶紧把我的身份忘……”
“我也想起来了。”
萨拉查却是轻笑着打断了奈德,耸肩道:“我好像也死了呢。”
“你!!!”
暴怒中的奈德猛地转头看向萨拉查,咬牙道:“你怎么也跟着……”
“稍等一下,队长。”
蜥蜴人武僧却是淡定地抬了抬手,转头对克拉布冷笑道:“老子比你多扛了至少三倍的时间,老子可不欠你的。”
“行吧。”
克拉布翻了个白眼,很是无所谓地说道:“看在你也死了的份上。”
“那么……”
萨拉查难得地笑了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奈德、银娜和黑梵牧师……
“你们呢?”
“你在说什……”
“你们,活下来了吗?”
第九百六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