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奥古斯塔也比较赞同老母亲的意见,决定先见见李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表弟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他们一家子人精都吃瘪。只不过变化始终比计划快,还没等她去找李骁探底威廉一世就已经返回了柏林。
威廉一世的个性那是相当的直接,从老婆那里听说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大手一挥直接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亲自去见见他!”
奥古斯塔还想再劝两句,但是威廉一世却很霸道地说道:“这是男人的事情,不需要你们女人掺和。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子有什么本事!”
看着一脸自信根本不打算听任何意见的威廉一世,奥古斯塔暗自叹了口气,她这个丈夫就是太大男人主义了,什么事情都是说一不二,只要认定了就必须依着他的意思来。上次柏林革命的时候就是如此,现在依然还是如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时候奥古斯塔都想吐糟霍亨索伦家族的这臭脾气,用得找这么硬吗?政治这东西不是只有强硬更不是只有铁血,有时候怀柔手段也是很必要的,这么一味的刚强迟早要出事。
只不过奥古斯塔也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说服威廉一世,所以她也不费这个无用功了,而是退了一步建议道:“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餘生 漫漫
按照威廉一世的意思,他是不愿意带着奥古斯塔一起去见李骁的,因为他认为政治是男人的工作,女人哪怕是奥古斯塔这样的贵族名媛最主要的工作也是相夫教子,不应该掺和政治。
实际上之前他就已经对奥古斯塔插手政治事务有所不满了,刚从伦敦回国的路上,他这个老婆就做了一件出格的事情。当时他们在路上碰到了卑斯麦,结果他这个老婆竟然跟卑斯麦秘密会谈了一番,还希望卑斯麦帮助他成为普鲁士国王。
讲实话,当威廉一世刚刚听说这个情况的时候是勃然大怒。不光是因为奥古斯塔阴谋“政变”推翻自己的老兄腓特烈.威廉四世的做法实在太出格也太荒唐。更荒唐的是她谋划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找的仅仅只是一个柏林州的议员。区区一个小议员能有多大能量?
反正威廉一世是一点儿都不喜欢那个柏林州的小议员卑斯麦,觉得这家伙就是个小虾米小杂鱼,而且刚刚被革命党弄得灰头土脸的他对议员之类的家伙是毫无好感,他深感此次革命中虽然作乱的主力是那些暴民,但幕后推手就是那些越来越不安分的资产阶级议员们,没有他们在后背煽风点火事情断不至于如此麻烦。
而现在奥古斯塔竟然想跟敌人合作了,而且还是阴谋推翻他的大哥,这如何能忍!
当然,这不是因为威廉一世对自己的大哥腓特烈.威廉四世有多忠诚,而是这个自高自傲的家伙认为哪怕不通过政变未来国王的位子也必然是自己的,他想要的东西才不用人家施舍也不用人家帮忙,他一定会自己伸手摘下国王的桂冠戴在头上。才不需要任何帮助嗫!
总而言之,经过这件事威廉一世对奥古斯塔是很有意见的,而这回亚历山大公爵又派特使跟他联络,而她又带着自己一家子横插一脚在里面搅和,这就让威廉一世更不满意了。
【老子才是皇储和未来的国王,老子家的事情你凭什么自作主张!就算要试探那个杂种大公的底细,也得先问问我的意见。你们不闻不问就自作主张,这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这些威廉一世就是一肚子火气,所以他很生硬地再次拒绝了奥古斯塔的建议:“不用了,这点儿小事不需要您一起参加,我去解决就好!”
奥古斯塔也明显感到了威廉一世的不快,所以她也没有强烈要求,而是提醒了几句之后就答应了。只不过等威廉一世走了之后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奥古斯塔,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面对着母亲,奥古斯塔终于吐露了心声:“威廉……威廉的情绪很不对劲,以前他对我不是这个样子的!”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疑惑道:“怎么了?”
奥古斯塔将事情的始末详细说了一遍,然后幽幽道:“自打从伦敦回来之后他就跟以前不一样了,去汉堡也故意丢下了我单独前往,好像是故意躲着我一样!”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宽慰道:“大概是革命的事情弄得他心浮气躁,你也知道上次的失败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像他那么骄傲的人最受不得这个了,现在压力有这么大,难免心情会有起伏,你也不要多想!”
但是奥古斯塔却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之前我也觉得是您说的那些缘故,但今天我分明从他眼神中感到了厌恶,他是故意不带我去的,我越是想去他就越不愿意带我去,这分明是讨厌我!”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呃了一声,实话实说现在她后悔了,她有点后悔带着李骁来见女儿女婿了,也许现在让威廉和奥古斯塔远离政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只不过么,这一点永远也不可能做得到,因为谁让威廉一世是堂堂亲王殿下和皇储呢,霍亨索伦家族的其他人都可以不参加政治,但威廉一世不行!这大概就是命吧!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在心中叹了口气,缓缓回答道:“你有时候就是太喜欢插手这些事情了,现在威廉最需要的不是你帮着他出谋划策想办法,他最需要的是你的温柔,你的柔情比那些东西珍贵一万倍!”
说着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又叹了口气,摸着女儿的头发说道:“你从小到大就喜欢这些事情,那时候我觉得你反正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多了解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你出嫁之后是愈发地热衷这一切,那就不妥了!必须威廉最需要的是关爱他的妻子,而不是帮他出谋划策的参谋!你还是得多像个妻子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