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之前也有告别失败的,但是曾萱也是很温柔的处理了,唯独对这个极品不一样。
不过唐晶反而觉得曾萱做的对,对付这种极品就不应该客气。
只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转身离开后不久,之前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偷偷的找上了任平生,还暗中给了他一小包东西。
“萱萱,你刚才可真的是太霸气了。”
“我刚才是不是太失礼了?”
离开后曾萱才回想起来,刚才那个样子简直就是太失礼了。
跟平常的她简直就是两个人,这简直有些可怕。
“没有,我告诉你,下次遇到这种人你直接这么怼上去,比你迂回的拒绝好多了,你没看见他都被吓的不敢靠近了?”
然而仅仅过了五分钟,任平生又回来了,而且手里还端着两杯酒。
“萱萱,对不起,刚才是我太莽撞了,我像你赔罪,喝了这一杯我就再也啊缠着你了怎么样?”
刚开始曾萱还以为,任平生这块牛皮糖怎么甩都甩不掉,正准备让他再体验一次被人羞辱是什么滋味。
万万没想到,任平生居然是这样的想法,瞬间曾萱就心软了。
“好,不过你以后一定不能再来找我了。”
紧接着拿过酒杯一饮而尽,忽略了任平生眼里的一抹算计。
果然,喝了酒以后任平生再也没有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只是没过多久,曾萱开始觉得自己头有些晕,而且开始浑身发热起来。
唐晶一直都挨着曾萱,这些变化她全都看在了眼里,伸手摸了摸曾萱的额头,一片冰凉。
她还以为曾萱是发烧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已经……
“萱萱,你有没有你男朋友的电话,赶紧给他打个电话,你有可能已经被算计了,”
这种情况唐晶也没遇上过,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为今之计还是赶紧给陈长寿打电话比较靠谱。
但是曾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根本没有听见唐晶说的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哪里叫嚣着热。
无奈,唐晶只能自己动手,可曾萱穿的是连衣裙,连口袋都没有,手机更是不知道被她丢哪儿了。
更糟糕的是,任平生这个时候慢慢的靠了过来。
“萱萱这是怎么了?要不要我帮忙?”
一看这人就不坏好意,唐晶压根儿就不想搭理这个人,只是在心中暗自祈祷陈长寿赶紧过来。
偏偏这个时候,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又过来了。
还假装一副热心肠的样子,想让任平生去照顾曾萱,这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人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晶晶,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今天在座的都是同学,我们还能害你不成?”
“呵,你居然有脸说这样的话?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要是今天出了什么事儿,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在场所有人都被唐晶这话给吓了一跳,毕竟唐晶家里的背景,他们都不太清楚,从来也没有听她提起过。
但是,每次他们聚会订不到位置的时候,往往都是唐晶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寒天 帝
因此,在座的人对于唐晶还是有些害怕的,一个个的全部都围在了哪里,想等她撑不住的时候再动手。
“晶晶,你这么说就误会大家了,我们可都是好心想要帮忙。”
女人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同时按时任平生上前,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要是他还搞不定曾萱的话,就只能说明这个男的是真的太没用了。
任平生咬咬牙,就想上前强行把曾萱给带走。
“膨”的一声。
所有人都只看见,任平生成一个大字啪在了地面上,
纷纷大笑起来,这任平生居然在平路上也能摔倒。
“你们谁想动我的女人?”
紧接着陈长寿的声音响起,这下任平生才知道,他刚才居然是被人一脚踹到的。
一脸不悦的从地上爬起来,正想冲上去给陈长寿点颜色看看,却被人暗中拉住了。
他们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人家男朋友在这里,要他们插什么手?
要是任平生现在冲出去,就算他被打那也是活该,谁让他觊觎别人女朋友的?
“那个,都是一场误会,我们只是看萱萱有些不舒服,所以想带她去休息休息。”
“我看你们是想趁萱萱现在神志不清,生米煮成熟饭吧。”
“你……”
被唐晶说中,王丽有些气急,她确实是这样的想法,本来这个计划也非常的完美,就是不知道陈长寿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既然这样,我不送你们一份大礼还真是对不住你们了。”
看见陈长寿摩拳擦掌的模样,王丽本能的觉得一阵心虚。
要不是因为她,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曾萱更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嗯,难受……”
关键时刻,曾萱来了这么一句,陈长寿立马过去查看曾萱的情况,同样身为男人一眼就看出曾萱这明显是被人下药了。
“你们今天在场的人我陈某记住了,这笔账我会和你们好好清算!”
说完抱着曾萱就离开了,碍于陈长寿的气势,他们连阻拦都不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长寿带着两人离开。
一到车上,陈长寿立马把车窗摇了下来,让曾萱吹点冷风会清醒一点。
“离这里最近的酒店在哪儿?”
刚才陈长寿原本还打算就在他们舞会的酒店,重新开一个房间就行了。
但是,有那一群虎视眈眈的人在,他总觉得不太.安全,所以才开车离开了那个地方。
“有,你前面左转,一百米就有一家。”
“好。”
由于药性已经完全发作,曾萱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要不是唐晶一直按住了她,恐怕她现在早就已经把衣服脱光了。
两人一路风风火火的带着曾萱进了酒店,办理入住以后陈长寿就打算出去看有没有解药。
“那个,你先给她把衣服脱了,我出去看看,这附近的药店看能不能买到解药,你记住了一定让她泡冷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说完陈长寿就急忙出去了,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路上听着曾萱带点撒娇的声音,他都快……。
只能赶紧把人丢给了唐晶,他自己出去冷静冷静,同时找找看有没有解药。
可一连找了好几家店,别人都说没有,甚至还有人开始打电话报警,最后迫于无奈陈长寿只能回到了酒店。
毕竟现在只有两个女孩子在,说不定会有危险。
“怎么样?有没有买到解药?”
一进去,唐晶就一脸红扑扑的问了一句,天知道她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把曾萱给扔到浴缸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