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玉松山坟闹鬼了。
有几个给大家族在看坟地的守卫都见到了,幽幽鬼火在山坟之间飘来荡去。
有胆子大的凑过去,一个照面就被打晕了,其余人登时做鸟兽散。
这些守卫多是凡人,毕竟但凡有些修为、有些追求的修者,也不会来给人看坟地。何况也不需要,他们在这里主要是防盗墓贼,如果闹了邪祟,自然会有专业团队来处理。
神洛城里有先人在玉松山坟的权贵们都很紧张,毕竟谁也不知道哪里的鬼物会是哪家先祖。
不止是担心自己先祖成了鬼物。
还担心万一别人家先祖成了鬼物,自己家先祖被它带坏了怎么办?
先祖学坏事小,影响风水事大。
于是消息传来的一大早,就有几个在城中颇有地位的大人物亲临朝天阙,去请朝天阙解决这个问题。
朝天阙的人很随意地接了这个任务。
毕竟有些修为的人一听那描述就知道,不过是一些灯笼怪罢了,坟地里很常见。
虽然那些人坚持声称不是普通的灯笼怪,而是能把人撞晕的大号灯笼怪。
无尽旅途 威武武威
但是大灯也是灯,这种事甚至根本呈不到段庚的桌面上。
直到李楚来了,他才知道这件事。
“我这个人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砍灯笼怪。”
“自离开杭州府,来到神洛城,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灯笼怪。此番听闻神洛城外灯笼怪闹得很凶,希望段统领能给我这个机会,由我去将其铲除。”
李楚如是说道。
段庚丝毫没有迟疑地答应了他的要求,只是说了一句:“那便劳烦小李道长了,一定要多加小心。”
李楚耸了耸肩:“小小灯笼怪罢了。”
农门娇妻:拐个相公来种田
段庚也随之一笑。
是啊。
小小灯笼怪罢了,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
歡樂 頌 第 三 季
他看着李楚玉树临风的背影,微微一笑,浓眉大眼的居然有这种怪癖好。
真是看不出。
事实上,李楚对于灯笼怪确实有着深沉的热爱。
不然也不会在想到装鬼这个计划之后,第一时间就从脑子里弹出了它的形迹。
昨夜的灯笼怪自然是龙刚假扮的,他穿上一身黑衣、周身燃起白色气焰,在凡人眼里与灯笼怪无异。
于是。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当天晚上,德云观众人便合法地进入了玉松山坟。
只是那些守卫还是守在那里。
杜兰客过去,给他们每人发了几张符箓,劝道:“看此地阴风阵阵、浊气滔滔,待会这山坟中不知道还会不会冒出什么吃人的鬼物。众位兄弟帮帮忙,来戴好这些符箓,千万不能摘下。”
有人担忧地问道:“杜道长,若是真有吃人的鬼物,这符箓能护佑我们平安吗?”
“当然不能。”杜兰客理所当然道:“但是这些符箓对鬼物来说是剧毒之物,鬼物一旦出现,必然是挑弱小的凡人先吃。若是将你们谁吃了,立刻就会像中毒一般受到重创。届时呢,诸位也算是死得其所,事后一定给你们申请多多的抚恤金。”
“啊?”
一听这话,诸守卫们再也顾不得别的,家中纷纷出事,转眼散了个干净。
“师傅,搞定了。”
“不错。”李楚满意地点点头。
杜兰客嘿嘿一笑。
他与人打交道几十年,早已深谙人性。要是你主动让他们走,他们肯定会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但是你主动留他们下来,他们又会担心你要拿人做炮灰了。
拿捏的死死的。
一时间,此地只剩下李楚、杜兰客、杨夫人与龙刚四人。
“从哪里找起?”龙刚问道。
“这些歹人若是藏身,只能是在地下,我们向下挖掘,看看有没有收获。”杨夫人咬牙道:“若是无果,再向前探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当即,龙刚就要准备开始挖坑。
李楚制止了他。
“不用,我劈一剑就好了。”他说道。
同时心中默默提醒自己。
轻轻劈一剑。
话说完,李楚抽出纯阳剑,挑了片稍微空旷的土地,向前一斩。
轰——
一道剑气横空而去,轰然落地。
瞬间烟尘蔽月。
那些刚刚逃下山的守卫们一听到这般动静,顿时一个激灵,更加努力奔跑了起来,只恨爹娘少生了三条腿。
“啊……”
烟尘散去。
杜兰客看着地上那个黝黑不见底的空洞。
“师傅,会不会夸张了一点……”他讶然道:“你好像把这座山打穿了。”
李楚默然。
他很少朝地上挥剑,对于一丝灵力的赤龙能够穿透多深的山体,并没有概念。
但是下一秒,众人忽然听到,隐约有一声怒吼从这深深的洞里传来。
一剑就开出货了。
“下面果然有东西!”杨夫人为之一激动。
她就欲将身投入洞中,李楚伸手拦住了她。
“让我先下去看看吧。”
说话间,李楚已然纵身入洞口。
剑气赤龙钻出的洞口不仅丝毫不觉紧窄、刚好适合出入、还暖融融的,实在令人满意。
下方不足十丈,似乎有一片极为开阔的空间,像是有人在其下开辟了什么隐秘所在,而李楚这一剑刚好打穿了上方的洞壁。
啪。
脚步落地。
进入这片所在,周遭的气息终于不再受到屏蔽,李楚的心眼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周围的一切。
这里,很大!
几乎囊括了整片山腹。
在这片贵族坟地下面,居然有着如斯一片空间,未尝不是一种诡异的灯下黑。若非龙刚闻到此处,恐怕永远不会有人猜到。
可是此时……这片空间里已然没有人了。
有的只是……
一只气息强到恐怖的生物!
“吼——”
在李楚感觉到它的同时,它也感觉到了李楚,悍然发动了它的突袭!
长达数十丈的庞大身躯……周身狰狞的玄色鳞甲……两颗丑陋的头颅……头上均无角……四目燃火……
若是有懂行的人在此,会立即认出这种存在。
这是一条阴龙!
名为龙,实则与龙族渊源并不深,这是传说中的大凶烛九阴的后代血裔!
传说阴龙生于地底,尤爱钻洞穿山,靠吸食山精地华为生。每每阴龙离去之后,一座山峰都会变得千疮百孔,甚至成为一座“死”山,不复任何生机。
当它吞食了足够多的大地精华之后,就会开启超脱返祖的路途,甚至有望成为九阴级别的存在。
返祖的路程十分艰难,传说在达到一个极为强大的境界之后,它们会逐渐地长出八颗头颅,当九颗头颅聚齐并再次脱落的一刻,就是它们返祖成功的一刻。
而眼前这只。
是一条双头龙!
这并不代表它的实力孱弱,而是说明它已经踏上了返祖之路,极为强大!是人间罕见的凶残之怪!
它是被人豢养长大的,已经在人的帮助下吞食了不知多少年的山精地华,它留在这里,也早已接受到了命令,要吞噬进入的所有人!
是埋伏。
李楚瞬间了然。
有人提前洞悉了他们的计划,撤离了这里,留下了这条强大的凶兽。
既然如此……
他再次举起纯阳剑。
面对那丑陋的双头龙,重重挥下。
……
轰——
夜晚。
在段庚刚刚想要入眠的时刻,忽然感受到了一阵令他心悸的强大震动,仿佛有滚滚雷声在落下。
他心念一动,迈步踏上朝天阙驻所的顶端。
却发现魏老早已经在这里了。
“发生了什么?”他惊骇地问道。
魏老扬手一指:“你看。”
段庚遥遥望去,就见城外不远处高耸的玉松山……被拦腰折断了……那顶端的小半截山体,正在轰轰滚落。
天地四野惊动。
这一幕未免有些震撼。
“玉松山……”他念叨了一下,忽然一怔,想起了白日里那个小道士的身影。
还有他那个无所谓的声音。
“小小灯笼怪罢了……”
如今这么大场面。
不会吧?
不会是有人砍灯笼怪顺手把山砍了吧?
……
此时此刻,玉松山上。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断山,其实李楚也有些惊讶。
虽然他的一剑是主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座山的一大部分早已经被掏空了。
他觉得自己有些冤枉。
在洞口上方,还没来得及跳下来的几人,就亲临了这山峰的坠落。
龙刚呆滞地感受着这般伟力,嘴唇动了动,发出一声:
“我的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