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溝裏的製造帝國
小說推薦山溝裏的製造帝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刁元山说到这里一锤定音道:“啥也不说了,强哥你等我的好消息就成!”
大锦衣 夜半微风之老鬼
牛小强一听刁元山如此的确信,于是嗯了一声,打了声招呼后挂断了电话。
四叔一直都坐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
等到牛小强把卫星电话装进口袋,四叔忍不住问道:“小强,你刚才给谁打的电话啊?这个人说话这么这么满?他真的靠得住吗?”
四叔常年在外面做生意,见过的人自然是很多的。尤其是那些喜欢大包大揽的人,说话的时候斩钉截铁,真要办事的时候,这些人就顾左右而言其他,根本就靠不住。
牛小强不太好介绍刁元山的身份,他遮掩道:“这是我的一位好朋友,他是首都人,在那边也算是有点头脸,估计应该能行,当然了,这件事办成了自然最好,办不成那就算了,反正今后还有很多工程,四叔你也不用眼巴巴的盯着修路的事情,你说是吧?”
四叔闻言笑着点头:“是这么个理,人家肯帮咱们就很够意思了,咱们也不能强求。”
四叔话音刚落,王富贵就跟王翠莲携手到来。
两人是开着车来的,因此速度才会这么快。
牛小强以前称呼王小霜的爸爸为王叔叔,现在他即将跟王小霜结婚,在称呼王叔叔有点不合适,于是改口喊了王富贵一声“爸”。
王富贵看上去比以前富态了不少,以前总会挂在眉宇间的凄苦之态也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老板的派头。
他在别人面前可以摆一摆大老板的派头,但在牛小强面前却丝毫都不敢放肆。
王小霜和王小雪根本就不是他的闺女,他算是姐妹两的便宜老爸,这件事牛小强是知道的,因此王富贵每次面对牛小强的时候都会莫名的感到心虚。
他赶忙快走几步,抢在牛小强前面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中华,递了一根给牛小强,然后又递了一根出来迎接他的牛老四。
负责开车的是王翠莲,她虽然是个女人,但却颇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爽快得不行。正因为如此,王小霜姐妹对她的观感一直都很不错,并未因为她是后妈而嫌弃她。
王翠莲除了不知道自己的二婚老公天生就没有生育这件事,对于王家的其他事情全都门儿清。她知道王家如今的一切是谁给的,所以在面对牛小强的时候她总能端正自己的态度从不以牛小强岳母的身份自居。
王翠莲下车后首先客客气气的跟牛小强打了声招呼,随后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不停地从里面往外搬东西。
王翠莲带了不少礼物,既有凹山本地的土特产,也有从省城购买的高档营养品,一看就知道她花了不少钱。
牛小强赶忙客气两句,一边帮着搬东西一边冲着屋里招呼道:“妈,我岳父岳母都来了,还带了不少礼品呢,你赶紧出来迎接一下。”
孙梅一听亲家公和亲家母来了,赶忙答应一声,丢下手里的活儿小跑着出了门。
一看两人带了这么多的礼物,孙梅很是开心的笑道:“你们来就来吧,干嘛带这么多的东西啊,搞得我们家怪不好意思的。”
她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按理说应该是我们先去拜会你们,不过今天只是吃个年饭,走亲戚要等到过年以后才行,等过完了年,小强和小霜结了婚之后,我和大壮会亲自陪着他们两去拜会亲家公亲家母的。”
王富贵和王翠莲连忙摆手,都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必要搞得这么客气。
双方寒暄几句后,一同笑盈盈的走进了客厅。
牛春香早就泡好了热茶,一看牛小强的岳父岳母进来,她立即把茶水递了过去。
两人结果茶水后连声致谢,王翠莲这是第一次来牛小强家,她很少有机会看到牛家的几个闺女,此刻一看牛春香长得妩媚动人,忍不住夸赞道:“早就听说你们家的四个丫头个个都长得貌美如花,今天看到了大闺女,果然是美貌过人啊。”
牛春香都三十岁出头的人了,人情世故还是很懂的。她赶忙谦虚了几句,然后又把瓜子点心端了过来,招呼王富贵和王翠莲享用。
之前四叔到来的时候,牛小强并没有准备瓜子点心。不是他不会待客,更不是他不尊重四叔,而是他们一家子全都知道四叔从来都不吃这些零食,招待四叔只要有香烟就可以了。
四叔本就是自家人,关系摆在那里,也不需要讲究那么多的客套,老牛家自牛大壮开始,从来都没人把四叔当外人看待。
大家又寒暄客套了一番,然后才落座。
孙梅跟王富贵和王翠莲告了声罪,转身带着大闺女继续去厨房忙活去了。
王翠莲本来想去帮忙,结果却被孙梅给拒绝了:“这大过年的,我要是让你进厨房干活,别人还不得说我们老牛家不懂事啊?”
王翠莲一想也是,于是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沙发上,陪着三个大男人聊天。
不出意外的,王富贵很快也提到了市里修路的事情,他跟牛老四一样,也眼巴巴的看着这块超级大肥肉。
牛小强笑着把情况解释了一下,然后对四叔说道:“四叔,如果建筑材料的销售代理权能够拿下,你就跟我岳父一起干吧,大家还是按照以前的合作模式来分账,你觉得咋样?”
牛老四笑着点点头:“我跟你岳父本就合伙开着建筑公司,无论接手什么工程,我们都是二一添作五来分账的,对吧老王?”
王富贵连连点头:“对对对,大家都不是外人,有钱一起挣总比吃独食要好。”
王翠莲也在一旁附和,牛小强见状笑着点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们的。”
谈妥了生意方面的事情后,王翠莲忍不住问道:“小雪去哪里了?”
牛小强指了指楼梯:“她在二楼的婴儿房帮我带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