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遺孤
小說推薦玄門遺孤玄门遗孤
男子身穿麻衣,脸上有很多斑点,小眼睛不挺转动,显得极为精明,在配上那不是很大的鼻子,看起来普通至极。
最重要的是,对方生有双臂却只长有一腿,看着十分怪异。
“能连续杀退十波虫潮,你的确很强,不知阁下为何被打入无色炼狱之中?”
蟾蜍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来这里几月时间,从没有一人和肖羽说话,现在这只蟾蜍不知有何目的,但能打发时间倒也不是一件趣事。
“那请问阁下为何会来到这里?”
肖羽并没有回答对方,而是反问道。
蟾蜍被肖羽的话问的一愣,随后对方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看着有些别扭的笑容。
“你如何知道我是从外界来的,莫非阁下和我乃是同族,能感应到我身上的气息?”
“非也,很简单,因为蟾蜍从不生活在水中,你却从水中而来,想必是别人让你前来的吧。”
肖羽虽然没有和蟾蜍打过交道,但在阳世时,石磨村的蟾蜍一般都生活在阴暗的泥洞之中,直到变天的时候才会主动出来。
而且这只蟾蜍看到自己之后畏首畏尾,并没有急着为他的手下报仇,这和之前那些虫样异兽有着本质区别,所以他才敢肯定,对方也是被关入这里的囚犯。
“哈哈,聪明,真是聪明,没想到阁下对我蟾蜍一族还真是了解。
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并非生活在水中,而是从别的地方前来。
既然你问我为何会来到这里,那我不妨说一说。”
说到这里,蟾蜍好像来了精神,就那样坐在地上开始洋洋洒洒的讲了起来。
“想当年我在无色界那也是名动一方,后来被道尊收为座前童子,可有一天在听道尊讲道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ꓹ 道尊大怒ꓹ 所以才让我来这里面壁思过。
今日就是我来到炼狱的最后一道考验,只要通过考验就能回到无世界,再次听从道尊教诲。”
三脚蟾蜍看着肖羽ꓹ 说出了他的过往。
能在道尊面前做童子ꓹ 并且能听道尊讲道,这三脚蟾蜍的本事可真的不小。
在三界之中,即便那些天尊也没有谁获得道尊的赏识ꓹ 并能够随意听从道尊的教诲,这三角蟾蜍能做到这般ꓹ 可见其实力不凡。
“原来是道尊面前的红人,我倒是有些失礼了。
那不知你最后的考验是什么ꓹ 莫非是要将我斩杀?”
肖羽直接了当的道。
以自己的处境,别人要来杀自己作为考核的标准,倒也不足为奇。
“嘿嘿,你还真的说对了ꓹ 我的考验就是杀了你ꓹ 那样我就能离开这里。
阁下若识相的话ꓹ 还是乖乖束手就擒ꓹ 面得在受皮肉之苦。”
蟾蜍非常自信的笑着道。
听了对方的话,肖羽并没有非常意外,能被关入无色炼狱中的人ꓹ 恐怕没有一个是平凡的。
他们骨子里就有一种思维,只有强者才会被打入炼狱之中ꓹ 这听着是一种惩罚,其实也是一种荣耀。
“阁下对自己的实力倒是颇有信心ꓹ 那你也得听我把故事说完。”
虽不知那只蟾蜍实力几何,但此时对方的修为的确比自己要强上那么一些ꓹ 所以肖羽此时正在想如何应付。
当然,他也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恢复更多的仙力。
奇剑风云录
一听到讲故事ꓹ 蟾蜍男子顿时眼睛一亮,当即鼓掌到:“好,你快说,若是说的好,本王可饶你不死。”
肖羽也没有隐瞒,一边吸食玄天阁古玉中的仙灵之力,一边给对方说起了自己的遭遇。
原本蟾蜍男子听得比较专心,但当听到五行天尊被斩之后,对方的面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好像感到了一种莫大的威胁。
对方的一举一动,肖羽都了如指掌,也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为了活命对方不可能被自己吓到,就算自己把故事讲到一个月以后依旧要面对。
我 真 沒 想 重生 啊
古代 地主 婆
蟾蜍男子虽然面色严肃,但对方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他就那样静静的坐着,听着肖羽一点点把故事说完。
远处,鲲鹏化成的那位男子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一座山头,对方双手背负身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嘿嘿,阁下编故事的手段真是一流,就凭你也想连斩几位仙尊?
不过这个故事的确精彩,若真的发生在你身上,那我得对你刮目相看了。”
当肖羽说完自己的遭遇之后,蟾蜍男子一身冷笑道。
对方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讥讽,肖羽能感觉得,对方身上的杀意正在向外蔓延,所以此时他也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我劝阁下不要自取其辱,一旦落在我手上,修为尽失不说,还会搞得魂飞魄散。”
“是吗,既然你有斩杀天尊的实力,那又何必心虚呢?
我今天倒是要来领教一番阁下的实力,看你是真的有本事还是只会讲故事。”
说到这里,蟾蜍男子突然张嘴,一条犹利箭般的舌头飞射而出,直接向肖羽丹田刺去。
对方刚一上来就想破除自己丹田,明显是起了必杀之心,所以肖羽也没犹豫,一张符箓从竹筒中飞出,直接和那条舌头碰撞在了一起。
噗嗤……
符箓刚和对方碰撞在一起,就听到噗嗤一声,原本灵光外放的符箓,竟然直接被那条舌头洞穿而过。
“这……”
肖羽被这一幕直接吓得呆住了,对方的修为虽然强过自己一些,但也只不过是大罗境。
而那张符箓却是自己突破祖境之后加入血液所画,为何会被对方直接击穿,这明显就不符合常理。
符箓被击穿之后,那条舌头如同灵蛇一晃而来,直接洞穿肖羽身上的灵光防御,抽打在了法袍上。
而就在那条舌头和法袍触碰的瞬间,衣服上仙光闪动,舌头犹如触电一般瞬间弹射而回。
“道尊法袍,你是道尊使者?”
蟾蜍男子发出惊讶的生意,看其模样,好像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衣物。
“是又如何,莫非阁下还想放我一马不成?”
在对方攻击被弹射回去的瞬间,肖羽一晃向前,身上黑白火焰环绕,看着声势惊人。
看到这一幕,三脚蟾蜍并没有惊讶,而是一闪飞上高空,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就算你当初在强,进入无色监狱就得服从这里的规矩,不然就得受到惩罚。”
在对方说话的时候,肖羽也已来到半空之上。
可就在此时,周围四座大山上的符文突然间都亮了起来。
接着四座大山上突然飞出四条金光闪闪的藤蔓,对着肖羽就猛然抽打起来。
啪……啪啪……。
藤蔓抽在肖羽身上,传来啪啪的抽打声,而肖羽身上的衣服也在这时出现一条条裂痕,可紧接着那些裂痕又瞬间恢复。
在那些藤蔓的抽打下,肖羽直接从高空摔落在地,钻心的疼痛让他在地上不停翻滚,看起来特别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