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卢仙人、君载酒和龚西楼被南河淹没,大水中各种神通迸发,似要将他们撕碎!
卢仙人的华盖飞起,阻挡住南河的绞杀,但下一刻北河冲击而来,南北二河相互旋转,将华盖绞碎!
西山散人一出手便不留情,他精研南河北河两大洞天的大道,这两大洞天中的一切福地,都被他参悟透彻,他的道法神通已经来到绝顶处!
再向前,便是帝境的道境九重天。
不过西山散人等诸老没有那种博取九重天的斗志,他们隐居避世,没有帝绝、帝丰的雄心,所以道界八重天是他们的极限。
但是西山散人强就强在其他人只修炼一座洞天的大道,而他修炼双河洞天,两大洞天,无形之后中,他的法力和战力比其他人都要强一些!
卢仙人的大道华盖试图庇护三人,在双河的冲击下,根本挡不住。
就在此时,君载酒祭起一座大道灵台,与卢仙人联手,合力挡住双河,喝道:“西楼道友!”
龚西楼落在灵台上,华盖下,被两人加持,不由得爆喝一声,身后仙灵飞出,伟岸无匹,聚大道为天柱,一柱横扫,卷动两条大道长河!
得到君载酒和卢仙人的加持,他的大道性灵法力直线提升,仙灵中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力量,这股力量凌驾在西山散人之上,一击之下,便破去西山散人的大道长河!
双河在天柱的搅动下破碎,天柱直捣过去,西山散人爆喝一声,双手推出,硬撼天柱!
龚西楼肉身发力,双手也自落在天柱上,两人的力量近乎狂暴般提升,西山散人不敌,身后仙灵跃出,与肉身一起抵挡,这才挡住龚西楼的攻势!
龚西楼论法力比他稍微逊色,若是正常交锋,肯定不如他,但是君载酒的灵台对大道法力有莫大的提升,卢仙人的华盖也可以加持龚西楼的气运,以至于西山散人竟然有些不敌!
与此同时,卢仙人和君载酒齐齐踏前一步,各自一掌拍出,落在天柱上!
西山散人眼耳口鼻中顿时鲜血疯狂涌出,却死死不退。
卢仙人三人齐齐收手,西山散人大口吐血,气息飞速枯败,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他们三人还是不忍心杀了这位挚友,只是将他重伤,并未痛下杀手。
“西山道友,你已经忘记了我的初心,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卢仙人来到他的身前,面色肃然,道:“我们的目的是救黎民于水火,先前我觉得苏圣皇很好,是因为可以传道,可以在传道的过程中改变他。现在他已经称帝,大战在所难免,只有除掉他才可以救世人。道友,不要执迷不悟了。”
这时,帝都中的人们被惊动,纷纷向甘泉苑奔来,一片嘈杂。
帝都中,仙人众多,如桑天君玉太子这样的高手不在少数,也有如芳逐志、师蔚然这样的后起新秀,更有旧神圣王!
卢仙人等人却视而不见,君载酒取出一个竹签编织的阑珊,将之祭起,顿时甘泉苑四周被阑珊包围。
那阑珊切开空间,将甘泉苑变成一个漂浮在黑暗中的孤岛,从帝都中剥离出去。
诸多仙人跃起,向甘泉苑飞去,却见自己距离甘泉苑越来越远。
甘泉苑中,苏云也被惊动,向这边看来。
莹莹正要冲上前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却被苏云阻拦,莹莹不解,苏云轻轻摇头,道:“先看看再说。”
西山散人咳血连连,道:“难道你们这几年在他身边任教,没有发现他的为人?没有发现帝廷元朔的情况?这里是可以延续我们道的地方,我们在这里有许许多多学生……”
他仰起头,露出笑容,牙齿上却布满血迹:“我们寻找数千万年,看到的是什么?帝绝,仲金陵,原九州,玉延昭,楚宫遥,这些人都是私学,内心都是自私的。我们在元朔这个地方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官学,是公器!”
他剧烈咳嗽,抓住走过自己身边的龚西楼的裤脚,道:“这里有学宫,学院,学府,还有庠序小学大学,这里会成为我们传道的地方,学生们会把我们的道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就是因为如此,才要除掉苏圣皇。”
龚西楼挣脱他的手,道:“苏圣皇称帝,会毁掉这一切。除掉他,元朔这一切才可以留存。”
君载酒道:“他已经失控,被野心推上了一个不属于他的高度,这会害死他害死这里的所有人。苏圣皇死后,这里归顺仙廷,我们会保护元朔的人们和文明成果。”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西山散人垂下手,低下头:“可是,这里是他缔造的啊……”
卢仙人三人继续向前,这时,三人又停下脚步,他们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威胁从身后传来。
卢仙人三人转过身来,却见西山散人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他们摆出进攻的姿态。
卢仙人皱眉,道:“西山道友,你伤势极重,应该调养。强行出手,会要你的命。”
西山散人嘿嘿笑道:“能死在几位老朋友的手中,对我来说死而无憾。”
三人大皱眉头。
“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卢仙人叹道:“两位道兄,我们送西山道友一程罢。”
君载酒和龚西楼沉默片刻,各自点头,对于他们来说,理念第一,友情第二。
自己的道,才是第一位的,西山散人固然与他们是莫逆之交,但是道相悖,人相远。
既然背道而驰,那么阻挡自己的道路,即便是道友,也唯有铲除。
卢仙人三人气息爆发,华盖浮空,灵台稳坐,天柱高耸,异口同声道:“道友,送你一程!”
西山散人鼓荡一切残存的法力,催动双河,眉须皆赤,被鲜血染红,迎上三人的神通。
南北二河爆碎。
西山散人跪地,看着碾压而来的天柱,心中默默道:“我的学生,会将双河流传下去……”
天柱砸下,西山散人面前,层层叠叠的北冕长城拔地而起,硬撼天柱,长城破碎,天柱最终也止步在西山散人的头颅上方。
“钓鱼仙人。”
卢仙人仰起头来,仰望长城,但见一轮明月挂在城墙上,月亮中心,长髯白眉的老仙人跏趺危坐,长眉垂下,宛如两条钓鱼的丝线。
月中仙人,便是月照泉。
月亮在他身后,如同一汪泉水,清澈明亮。
“钓鱼仙人不去陪殇雪仙子钓鱼,却跑回来,莫非有何高见?”卢仙人问道。
月照泉笑道:“高见不敢当。”
卢仙人等待片刻,见他不答,道:“既然没有高见,那么道兄不要挡路。我只认死理,不认交情。”
月照泉笑道:“留步。我虽然讲不出什么高见来,但是我却知道,苏圣皇若是死了,元朔便也毁了。卢道友要为天下苍生而灭元朔吗?”
卢仙人沉默片刻,道:“未尝不可。”
月照泉道:“那么在你眼中,元朔人是苍生中的一员么?”
卢仙人道:“元朔虽是苍生中的一部分,但若是为黎民苍生故,亦可牺牲。元朔的分量,不如黎民苍生,苏圣皇的分量,也不如黎民苍生!”
“好!”
月照泉抚掌,哈哈大笑:“既然你把苍生当成数字可以衡量的东西,一方的数字多,便可以牺牲数字少的一方,那么我便与你论一论。你为天下苍生性命,杀一人,可乎?这一人,是苏圣皇。”
卢仙人回头,看向月光下的苏云,道:“可。”
月照泉问道:“杀十人,可乎?”
卢仙人看向甘泉苑中的仙神,这些仙神留住在甘泉苑中,是帮助苏云处理政务的人,极为重要。
“可。”卢仙人道。
月照泉又问道:“杀十万万人,可乎?”
卢仙人迟疑一下,想起帝廷附近的元朔人,咬牙道:“若可以救苍生,可。”
月照泉道:“帝丰让你杀苏圣皇,再灭元朔。然后让你再杀一人,可救苍生,可乎?”
卢仙人皱眉,道:“可。”
月照泉又笑道:“帝丰说,你再杀一人,可救苍生。卢仙人,可乎?”
卢仙人耐着性子,道:“可。”
月照泉笑道:“那么再杀一人呢?”
卢仙人冷冷道:“道兄,你想说什么?”
月照泉笑道:“帝丰可以胁迫天下苍生,以道友你为刀,杀尽不服之人,奴役其他人们。天下苍生在你的刀下瑟瑟发抖,惧你犹自胜过惧帝丰。道友,你的苍生何在?哪一个人,是你要保护的不可牺牲的苍生?”
卢仙人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月照泉笑道:“既然苍生只是数字,没有一个人是特殊的,那么所有人便都可以牺牲。所有人都可以牺牲,也就意味着你的心中没有苍生。”
卢仙人沉默。
“你要保护所有人,到头来所有人都保不住。这是你的理念,唯一的结局。”
月照泉道:“用数字来衡量人命价值的时候,人命就没有了价值。道友,你还要杀苏圣皇么?”
卢仙人犹豫一下,道:“诡辩之术。依你之言,天下无可杀之人,岂有此理?莫非恶人,莫非野心家,都不该死?”
月照泉笑道:“苏圣皇是恶人?是野心家?”
卢仙人道:“他已称帝,即便不是野心家,也与野心家无异。道兄,你道理不通,不必再说。你若是一意孤行,恕我无礼。”
月照泉看向苏云,犹豫一下。他并非是咄咄逼人的人,既然道理讲不通,他打算退一步。
然而西山散人却又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声音嘶哑道:“想杀苏圣皇,先过我这一关!”
月照泉皱眉。
在他心中苏云的重量还不至于让他牺牲性命去保护,但是西山散人却值得。
月照泉笑道:“三位道兄,道理说不通,那么唯有手上见真章了。”
西山散人怔了怔:“钓鱼佬,你……”
月照泉笑道:“在你被打死之后,我会离开的。不过他们打死你之前,须得先打死我!”
西山散人感动莫名,这时,黎殇雪的声音传来,笑道:“还有我!”
她走在长城上,北雪飘飞。
双方六人,剑拔弩张。
这时,苏云的声音传来:“六位,我想与你们化解这场纷争。”
六人都是怔了怔。
黎殇雪怒道:“你别过来!我们在这里打生打死,都是因为你!你再过来,当心卢仙人等人杀了你!”
苏云径自走来,从卢仙人、龚西楼等人身边走过,来到双方之间,祭出历阳府,走入府中,道:“请随我来。”
月照泉、卢仙人等六人随着他进入历阳府,各自防备。
苏云带着他们来到太古禁区的门户前,走入其中。卢仙人月照泉等人走入其中,他们来到了已经化作劫灰的第五仙界。
苏云的性灵浮空,那浩大无边的性灵伸出手掌,食指的指尖轻触一个化作劫灰的星球。
那颗星球微微动荡,霎时间劫灰退去,青山绿水扑面而来,整个星球在一瞬间变得生机盎然,甚至连那些未曾来得及迁徙死去的人们也从劫灰中复苏。
鱼蟹恋
限制 級 軍婚
六人呆滞的看着这颗复苏的星辰,呆呆的看着那些本已埋葬在劫灰中死亡的人们。
卢仙人喃喃道:“这是什么?”
“未来。”苏云笑道。
他的性灵收回手指,那颗星球再度被劫火所覆盖,重归死寂。
片刻后,卢仙人躬身道:“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