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628引人入胜的小说 大神你人設崩了 線上看- 007终见 -p3ejZ9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007终见-p3

温昱看着白纸上的字,姿态横生,铁画银钩,丝毫不受拘束,一看就是功底十分深厚的人写的,看字如看人,这字实在是漂亮到了极点。
孟拂拖开一张椅子坐下,用手揉了揉耳朵,这声音,可真好听。
老街一家老酒楼,茶香四溢。
“苏哥。”赵繁压低声线,开口。
与此同时。
苏承转过身来,孟拂这才看到他手里还拿着茶杯,骨节分明的手映着青色的茶杯,愈发显得莹白修长,冷玉一般,他放下茶杯,微微抬头,灯光模糊了他的轮廓:“先坐,人马上就到。”
她刚坐下。
光瞧着这些字,与温昱之前再节目中那个看到的那个目光短浅、学识不高的几乎是两个形象。
当然,孟拂也不明白,为什么赵繁堂堂一个经纪人,叫一个助理“苏哥”?
孟拂在整个节目组有些特殊,其他人包括叶疏宁在训练期间都从未离开过节目组,偏偏孟拂例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前那段时间几乎很少住在节目组。
别人都在练舞,只有她在写字,席南城见惯了圈子里的这种把戏。
温昱看着白纸上的字,姿态横生,铁画银钩,丝毫不受拘束,一看就是功底十分深厚的人写的,看字如看人,这字实在是漂亮到了极点。
“你晚上找个时间出来一趟,六点,”赵繁那边应该还在公司,说话的声音有点小,“苏哥回来了,记住,一定不能迟到。”
赵繁挂断了电话。
“你说是她?”中年男人这才清楚缘由,把目光放到孟拂身上。
她刚坐下。
聖堂之心 “字?”席南城看了那桌子一眼,笑了下,“温老师,或许你可以看看叶疏宁的字,她拿过书法二等奖,但她从来没有在节目中说起过。见了她的字,你就知道有些字它并不是书法。”
席南城笑笑,也不解释了,“温老师,我还有事。”
别人都在练舞,只有她在写字,席南城见惯了圈子里的这种把戏。
中年男人颔首。
唐泽有时候都怀疑,孟拂是有一个极其庞大的后台。
可现在……
但这次不一样,下午那个学生是席南城介绍给他的,刚刚赵繁说的时候,也介绍了孟拂不会半点乐理的事实,让他差点儿怀疑赵繁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
席南城还要去跟导演商量给叶疏宁请私人老师,同温昱打了招呼,直接离开,并没有去看桌子上摆着的纸。
温昱擅长研究字画,对于孟拂这字,他自愧不如。
孟拂靠着洗手台,又开始慢慢的洗另一只手:“有什么事,我们晚上还要排练。”
但这次不一样,下午那个学生是席南城介绍给他的,刚刚赵繁说的时候,也介绍了孟拂不会半点乐理的事实,让他差点儿怀疑赵繁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声线从容,犹如冷夜星光里的涔涔清流。
她直接去开了门。
老街一家老酒楼,茶香四溢。
整个节目都为了炒叶疏宁一个人,保持叶疏宁每隔一段时间都有热度。
“苏哥。”赵繁压低声线,开口。
赵繁朝孟拂示意了一眼,立马推门进去。
孟拂算是撑起了节目的一大看点,关于她的传言,节目内部知道的远比网络上的多。
当然,孟拂也不明白,为什么赵繁堂堂一个经纪人,叫一个助理“苏哥”?
温昱有些不舍的,这才收回了目光,往前走了两步,惊讶的开口:“我刚刚才发现,孟拂的字写得十分好看,你去看看。”
孟拂拖开一张椅子坐下,用手揉了揉耳朵,这声音,可真好听。
不多时,赵繁带着孟拂进来。
别人都在练舞,只有她在写字,席南城见惯了圈子里的这种把戏。
孟拂在整个节目组有些特殊,其他人包括叶疏宁在训练期间都从未离开过节目组,偏偏孟拂例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前那段时间几乎很少住在节目组。
似乎将人带进了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苏哥。”赵繁压低声线,开口。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他看了孟拂一眼,想了半晌,还是摇头,“抱歉,我今天下午已经收了一个学生。”
孟拂靠着洗手台,又开始慢慢的洗另一只手:“有什么事,我们晚上还要排练。”
女神的天才高手 中年男人颔首。
赵繁朝孟拂示意了一眼,立马推门进去。
到了二楼,赵繁目光朝四周看了看,询问了服务员,确定了一个包厢,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孟拂从洗手抬边抽了一张纸,把手擦干,才去找唐泽请假。
苏承重新倒了一壶茶,赵繁连忙识趣的跟中年男人把孟拂的基本情况说清了。
唐泽虽然有点儿意外,但也没有为难她。
席南城直接抬手,淡淡道:“不用说她了。”
当然,孟拂也不明白,为什么赵繁堂堂一个经纪人,叫一个助理“苏哥”?
光瞧着这些字,与温昱之前再节目中那个看到的那个目光短浅、学识不高的几乎是两个形象。
这位导师叫温昱,年纪偏大,是个艺术家。
对方穿着干净的白色线衣,干净而平整,身姿秀雅,犹如青竹。
“你晚上找个时间出来一趟,六点,”赵繁那边应该还在公司,说话的声音有点小,“苏哥回来了,记住,一定不能迟到。”
节目组请他来是坐镇的,对这些年轻人要比席南城宽容的多。
别人都在练舞,只有她在写字,席南城见惯了圈子里的这种把戏。
听着席南城话,温昱一顿:“南城,你对孟拂偏见太大了。”
别人都在练舞,只有她在写字,席南城见惯了圈子里的这种把戏。
整个节目都为了炒叶疏宁一个人,保持叶疏宁每隔一段时间都有热度。
似乎将人带进了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不多时,赵繁带着孟拂进来。
工作人员顿了下,“请假,好像要去……”
但这次不一样,下午那个学生是席南城介绍给他的,刚刚赵繁说的时候,也介绍了孟拂不会半点乐理的事实,让他差点儿怀疑赵繁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当然,孟拂也不明白,为什么赵繁堂堂一个经纪人,叫一个助理“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