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嘶……”
头痛,剧烈的头痛……
云维发誓,至少在下个星期之前,他是不会再喝酒了。
他捂着额头挣扎了起来,浑噩的状态让他不想睁眼。
不过屁股底下有些生硬。
云维估计自己又睡到床底下了。
这是常事,云维已经习惯了。
“你是这一批里面最后醒过来的。”
然后,云维就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云维陡然一个激灵,浑噩的脑子瞬间清醒!
毕竟那可是一个男声!
然而眼前的场景,与他脑海中一瞬间浮现的遭遇似乎有些差距。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广阔的平台之上。
头顶上的乌云将日光很好地遮盖了。
不然的话,他早就能察觉到异常了。
而在他周围,正站着一些服装各异的陌生人。
他们有男有女,云维注意到一部分人脸上带着颇为明显的茫然和懵逼。
而另外一部分,则表情平静。
“主……主神空间?”
某种极为强烈的既视感,在云维的脑海中激荡着。
于是,某种念头脱口而出。
“我倒是想那位能履行祂主神的职责,然而我们更像是一场意外……”
围观的人群中,一个颇为壮硕的男人如是说道。
“我叫卫蜚,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有空一起挨揍。”
名为卫蜚的男人如是说道。
云维愣了愣,他是一个海员。
由于出海之后娱乐活动匮乏得要命,他爱上了看小说。
所以,也算是接受能力较强的了。
只是,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浑噩的记忆,终于开始追溯那一切的起源。
于是,云维得以想起那个返航的夜晚……
一如每一次返航的惯例,第一晚总是令人热血贲张的狂欢夜。
当然,也有海员选择先好好睡一觉。
不过,精力充沛的小伙子总是有更多的需求。
一切一如往常,香水与酒水混杂的气息,总是容易令人萎靡。
在狂欢之后,云维选择了回家。
但在把自己摔到床上之前,他还得先去还愿。
云维当然不太相信,一个泥塑的雕像便能让自己免受海上的灾祸。
只是长时间在无人海域远航,人很容易变得精神脆弱。
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东西来支撑。
雕像亦或木牌,甚至是神光棒,都可以作为一种精神的寄托。
按照医生的说法,这是一种心理暗示。
可大概和夜路走得多了一个道理,那晚的还愿似乎出了一些状态。
云维记得自己见了某些了不得的东西,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胡话。
现在看来,也许说胡话的不止是他一个……
“想起来了?”
“下次还有机会的话,记得直接找祂要点钱。”
“至少,学赚钱大概是不会挨揍的。”
卫蜚挤眉弄眼地说道,全然没有曾经的困厄之色。
大概,兽人的巨斧教会了他许多……
“走吧,倒霉蛋们,休息时间快过去了……”
另外一个女人如是说道。
然后人群便稀稀拉拉地朝着平台的中心走去。
云维和其他显然是新来的人们一起,满脸茫然地缓步跟着他们走去。
“集中你们的精神,然后在心中呼唤你们需要的武器。”
刚刚发声的女人提示道。
“我要提前说一下:不建议你们选枪械,除非你有韦斯利的体验卡。”
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女人又开口说道。
“还有这种东西?”
新来的群体中,有人忍不住问道。
“也许?至少我没有,所以我不建议选择枪械。”
女人耸了耸肩道。
“所以,那位究竟是哪位?”
云维忍不住小声地看着旁边的卫蜚问道。
“哈?你拜神都不看名讳的吗?”
卫蜚一脸惊异地看着云维说道。
全然忘却了自己曾经也这般被某个老道人嘲笑过。
“求的神多了,闹不太明白……”
云维讪讪一笑说道。
随后,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他那一堆堪称贯穿地球文明上下五千年,由东自西,涵盖传统与潮流,囊括科幻与魔幻的神像集合。
拜神嘛,不寒碜……
残心恋凡 107号病房
“我起初以为那是咱的祖师爷,后来发现不大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那些兽人们称祂为——翡翠长者……”
卫蜚脸色凝重地说道。
“兽人?”
云维愣了愣,他重复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而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周围的人群消失了。
他孤零零地站在空旷的平台中,而手上则握着一把他之前随便想着的重型鱼叉。
随后,一个高大的、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对面。
没有人为云维介绍,但云维觉得那玩意儿大概就是卫蜚说的兽人了!
“就是你小子向长者许愿想学哪吒三太子去东海插龙的?”
令云维目瞪口呆的是,对面那个看起来就脑子不好使的兽人居然开口说话了。
而且,还是说的中文!
我不是,不是我,我没有!
云维当即准备一波否认三连。
“来吧,先热热身。”
兽人低吼着,便冲锋了过来,
仙极九天
云维只来得及本能地格挡了一下,便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飞起。
随后,一种撕裂般的剧痛让他浑身蜷缩!
只是下一瞬间,这种痛楚消失了,他和兽人诡异地再次回到了原地。
一切,就好像时光回溯一般。
这一次,云维突然明白了之前卫蜚所说的“挨揍”是什么意思……
…………
…………
安诺德梦境世界的最里层,易春偶然将目光投向那正不断翻腾的几层梦境世界。
在那里,那些通过玄鸟图腾向他许愿的存在,正不断磨砺着自己的武艺。
易春颇为欣赏他们的选择。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链接到他的凡物,向他提出物质方面的愿望。
其中颇为有趣的,是一个凡物向他提出了某个学术问题的疑问。
易春倒是更喜欢这种一次性的愿望。
这能够让他直接地达成仪式的契约:
当祭祀者进行呼唤,并成功得到应允之后,他们已然付出了代价。
易春微微闭眼,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神性中有某些东西在孕育着。
他们呼唤祂的名,因而祂将行走于尘世……
这一点,易春倒要感谢莽荒中的那位。
是她赋予了易春正名。
而现在,祂将在人们的呼唤中,从典籍与过去中走出。
一抹金色的光芒,在易春的眉间跳动。
那里,隐约有一只雀跃的鸟儿正昂首飞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