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雾尼歌剧院,停车场,法拉利的车窗玻璃倒影着远处拍击花岗岩底座的海浪,整个城市被水波拍碎在了水面上,带着城市灯火的波光一层又一层地涌去岸上,像是倒影里的世界在向现实冲击,最后却又在岸边那白色的泡沫里碎成了亮眼的光斑。
停车场黑暗寂静一片,没有任何声息,一辆辆轿车蛰伏在车位里像是冬眠的猛兽,鼻息隐藏在海浪声下连绵不绝…这时,三道锐利的光如破冰船似的在黑色的冰面上划出了三道苍白的伤痕。
那是三辆丰田的大载量埃尔法工具车,通体漆黑像是无刺的豪猪,静静地藏在夜色的保护里,直到他们启动引擎点亮大灯时才彻底暴露了出来。
在机械摩擦的声音中,三辆埃尔法后车盖被掀开了,最先伸出车外的是一只作战服也掩盖不住的肌肉虬结的手臂,手中握着一把巨大无比的银灰色雷明顿700 CP手枪,旁人不需要去多加赘述这把枪的口径和射程,只需要看枪身下可拆卸的支架就能明白它暴躁的威力了,比起手枪这玩意儿更像是一把手持轻量狙击枪,800米外它能一枪打死一只棕熊或者野牛。
三国小兵传奇 玩美
握住雷明顿手枪的手臂格外有力,单手就把这个怪物掌控在了手中,他左手轻轻拉膛,进膛的子弹从枪膛里弹了出来,握枪的男人也不接,弯身跳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弹出的那颗子弹从他肩上跃过,立刻被后面跟着涌出的戴着黑色头套的暴徒接住了,填进弹匣拍进手枪里上膛,再取下弹匣重复第一个人的动作,让后一个人接住这颗子弹。
将第一发子弹送给同伴,这是佣兵界中‘幸运弹’的说法,战争里打响的第一颗子弹往往都代表着一条人命,每个人都将这颗‘幸运弹’在枪膛中过一遍,颇有种景点里讲佛像盘出包浆的蹭福气的说法…但这同时也代表着他们接下来的肃杀和必胜的决心。
黑色的人群从埃尔法中如数涌出,清一色的厚重防弹衣,黑色的头套只露出双眼和口鼻,每个人身材都魁梧地令人感到震慑,背上背着在这个国家能将牢底坐穿的大口径自动步枪,步履如熊般夯实地走向停车场外那巨大的‘蜗壳’建筑。
“A1、B2、C3小分队,雇主已发出行动指示,暗号:龙裔,请携带好必要物品与雇主本人安全离开目的地,over。”每个暴徒的耳麦中都响起了同一个声音,那是埃尔法中临时架构出的司令塔,如果进到其中一辆车中就能看见里面满车壁挂着的屏幕,全是实时的监控录像,左下角跳动着年月日期。
三个小分队沉默、高效地从歌剧院正面突入,沿路上所有的摄像头都垂下了头,歌剧院监控室里的屏幕上无限重复着一段十分钟的录像,保安躺在椅子上玩着手机,时不时瞥上一眼,打着哈欠。
大门前的两个保安是最先发现这三只小分队的,他们第一时间就被这肃杀的气息给震慑住了,单手按在腰间的电击枪上,右手平直伸出喊道:“你们哪个单位的?现在剧院里贵宾满客不允许你们…”
话没有说完,径直走来的为首的暴徒抬起手中的雷明顿手枪就是两连发,枪声一时间就连海浪拍击石阶的声音都压下去了,直接掀飞了两个保安的头盖骨糊在了玻璃门上,开枪的暴徒手都甚至没有抖上那么一下,一步不停地推开了玻璃门向歌剧院里走去。
欧米茄混血种小队。
这是这只小分队的名字,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想找到他们只能通过一个会员登录的网站,而想要注册会员又需要你有过一次完整的委托经历,这就导致了窘境的发生,你要注册会员他需要你委托一次任务,你想委托任务他又让你先注册会员,很令人头大,但却依旧阻止不了真正的高端用户们对这支小分队的追捧和抬爱。
欧米茄混血种小队全员由天南海北的混血种组成,国籍不限、性别不限、年龄不限,没人知道里面任何一个成员的真实身份,你也没必要去打听这些,因为事实证明往往打听到最后都有一只45码的鞋踹飞你的大门往你面前丢一颗镶嵌钢珠的破坏性手雷。
这支小队之所以出名,其一是他们任务的高效,由清一色混血种组成的恐怖小队很难不保持九十以上的任务完成率。其二则是他们具有极高的潜入力,可以自由出入世界上任何一个枪支管控、安保完善的国家。
去年的新加坡暴乱事件就是他们做的,据说是国家竞争将他们作为棋子挪用了,仅仅三天时间内就将整个新加坡搞得一团乱麻,事后又成功撤离,属于世界级的雇佣兵组织,给钱什么都能干,上可抢五角大厦,下可来一个默默无闻的歌剧院里抢一场慈善晚会。
从计划,到踩点,再到实行,这个团队花了三天时间,事无巨细地将抢劫计划深入到了整个歌剧院的蓝图每个成员熟记于心,能背着将布局图给你画出来,所有人都像机器上的一颗钉子,一旦发动引擎都会各司其职不会多出任何多余的手脚。
三个小分队分A、B、C三个通道口涌入,小跑在通道上只能听见枪械在他们身上摩擦的声响,任何出现在道路上的人都会吃上一颗大口径贯胸而过的子弹,没有求饶过程也没有投降选择,被这群人碾过只能被清洗出局。
“A组就位。”
“B组就位。”
“……”
前两个小组抵达了歌剧院内场的入口,帘幕后的大门里隐约传来了叫价的人声,第三个小组却尚未禀报就位,AB两个小组一言不发地等待着另一边可能遇见的遭遇战结束。
“C组就位。”十秒后,耳麦中响起了声音,“遇到了两个混血种,已经处理掉了,情报属实,内场中很大可能存在两位数以上的血统拥有者。”
当耳麦里响起C组就位后,三个小组同步进行塑胶炸弹的安装,队员后撤到走廊边上蹲下,领头的分队长拉开袖口对表,在秒针与12点重合时按下引爆按钮。
“行动!”
浓烟和火光爆发后不到三秒时间,所有暴徒戴上了防毒面具整齐有秩序地冲进了内场中,为首的队长开枪,震碎耳膜的枪声撕裂了整个歌剧院。
舞台上的交易师下意识趴在了地上,一颗子弹也正好从他头顶飞了过去打进了幕后…这颗子弹原本是冲着他的脑袋来的,没有什么比万众瞩目的一个人脑袋像西瓜一样爆掉更有震撼力了。
没有一枪打爆交易师的脑袋,A组的队长也不气馁,吹了吹雷明顿的枪口,走向了过道,在他身边队员们分别从无数过道中矮身冲过,将包裹中跳着倒计时光标的白色粘性物安在过道一侧座椅的下方。
噪作的枪声响起了,那是从阴影中扑出的保镖们,但还没等他们冲到过道里暴徒们的跟前,数声枪响在同一时间亮起了,那是站在歌剧院进场高处的男人开的枪,在保镖们还自以为隐藏在黑暗中时,子弹就准而又准的锁定了他们的脑袋,一瞬间就带走了数条人命!
空中不知何时飞舞的风妖们发出尖啸,带着所有信息回到了手持雷明顿的队长脑海中,黑色头罩下他的双眸一片金色,镰鼬的领域笼罩了整个会场。
“队长,现场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无线耳麦里有队员汇报,“不少人晕了过去,不像是被音浪震昏的。”
“戒备上升到二级,控制现场,迅速找到雇主,由雇主确定必要品后带走并撤离,现在我们大概还有五分半钟的时间。”队长对了一下机械表,他们的行动时间精确到了秒,一旦时间走完无论任务完没有完成都会立刻撤离。
镰鼬飞舞在会场中,每个死角都被扫描而过,队伍中言灵为蛇的队员将队长脑海中通过风妖绘制的3D蓝图分享给了每一个人。
所有脉动的红点都被清晰标明了出来,任何一个红点移动速度超过2m每秒就会被数十把自动步枪集火,整个歌剧院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陷入了他们这群外来者的掌控之中!
过道上,数十个控场的最优方位站满了暴徒,枪口对准了歌剧院的每一个片区,二楼的贵宾厅也立刻被C组控制住了,每个年轻的混血种们都面部僵硬地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指住自己,什么言灵,什么反制都被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和猛地挥来的枪托给打到了地上。
这场袭击太过突然了,没人能预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主办方的权威在这一刻仿佛被踩到了地上狠狠地摩擦了一遍。
当然,也有不少人下意识看向了一个位置…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66号牌买家的座位。
他们当然忘不了现场还存在着一个超级混血种!只是在他们看过去时却发现那个男孩竟然丢掉了竞价牌双手高举了起来,甚至投降都比他们还要快上一分,枪托还没扬起来他就举双手投降了,还没举枪的暴徒都愣了一下没砸的下去。
好个识时务的俊杰!
二楼贵宾厅上每个人都是一脸我不相信的表情被暴徒们用枪口指住趴在地上,3号贵宾厅中的酒德麻衣也愣愣的看着那个在爆炸瞬间就收起黄金瞳装乖的男孩,暴徒闯进了室内的同时她都来不及释放冥照,下意识就藏起布都御魂…同时也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长腿长腿!你在干嘛!”薯片妞被震惊了。
“……”酒德麻衣没说话,她心想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要么你问问楼下那个可以跟次代种比眼睛亮的小怪物他在干嘛?
在林年身边的楚子航和万博倩也同样是一副我不相信的见鬼模样。爆炸发生的瞬间,楚子航枪都从后腰皮带里拔出来了,结果兀然瞥见一旁的林年高举双手…于是又麻利地重新把枪插回去了,面无表情地跟着一起举起双手,但那冰冷的眸子里还是免不了带起了茫然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