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面对白晨的问题,蒋白棉低头笑了笑:
“不用这么着急。
“这得等下次董事会开会才能定下来。
“不过,据悉虞部长说,董事们在这件事情上,态度还是比较开明的,目前唯一的争执点是给什么待遇。”
“嗯嗯。”白晨明显松了口气。
蒋白棉想了一下,拿起桌上一张纸道:
“商见曜从钢铁厂废墟拿回的那几张纸,实验室已经给出了报告。
“其中,有两张存在之前几页印下来的笔迹,经过复原和对比,可以确定是一份病历。
“这份病历并不完整,主体部分是这样的:
“姓名:范文思;性别:女;年龄:52岁;婚姻:已婚;住址:家属区2区4号楼302室。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患者自述行动能力正常,精神状况正常。
“主诉:近七天以来,每天都会看见儿子的身影至少一次。患者儿子在几年前出车祸,成为了植物人,目前作为志愿者在北方某地接受新型治疗……”
蒋白棉念完之后,环顾了一圈道:
“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一份没太大问题的精神方面的病历。”白晨加入公司这段时间,也算弄明白了什么叫病历。
龙悦红跟着说道:
“那个钢铁厂的医院能治精神方面的疾病?”
在他看来,那就是比“盘古生物”每个楼层医务室大一点的地点。
而且,就算“盘古生物”内部,三家大医院里,也只有一家能治疗精神疾病。
“患者可能不认为自己是精神疾病,怀疑是眼睛出了问题,就随便找门诊看一下,反正,医生会考虑让她转去哪家医院的,不需要她操心。”蒋白棉尝试着用“盘古生物”内部的情况来解释。
安静听着他们讨论的商见曜突然说道:
“如果患者既没有精神问题,眼睛也不存在疾病,但就是每天都能看到自己儿子的身影至少一次呢?”
龙悦红顿时“嘶”了一声:
“别讲鬼故事了,那可是植物人!
“退一万步讲,即使她儿子真被治好了,醒过来了,也没道理躲着妈妈不见,只每天在她周围出现那么几次啊?”
商见曜的猜测让龙悦红莫名觉得身体有点变冷,就仿佛被来自地狱的阴风悄然吹过。
阴风……
风……
龙悦红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什么时候把电风扇开了?”
他这才发现,商见曜默默把组长桌上的静音电风扇掉了个头,按下了开关。
——“盘古生物”的白天,有时候会比较热。
“你们讨论的时候。”商见曜笑着回答道,“多有气氛啊!”
“别浪费能源!”蒋白棉啪地把电扇关上了。
她转而说道:
“这么一份孤零零的病历也看不出什么,但既然是旧世界遗留下来的信息,那还是放入我们小组的档案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和别的线索串连起来,揭示出一些东西。”
“好了。”她拍了下手,“今天的资料是之前那个‘旧调小组’搜集的口述史。”
“口述史?”白晨大概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觉得这名词陌生。
蒋白棉看了商见曜一眼:
“口述史就是当事人口头讲述的,自己经历过听闻过的历史。
“过去那个‘旧调小组’前期的主要工作就是搜集这个,后面他们又做了什么,有什么收获,则伴随着他们的失踪沉没在历史大海内了,嗯,根据来往电文显示,他们还有一批重要口述史没来得及上报。
“我们拿到的这批口述史,主要来自当时公司内部还存活着的,经历过旧世界毁灭的老人。这都是很宝贵的资料啊,这些人现在绝大部分都已经过世了。
“等反复阅读完这些,提取出有用的线索和信息,我们再换第二批口述史。这来自附近区域的旧世界残存者,类似田镇长那种。
“至于之后,没有第三批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总之,我们接下来的行动目标得从这些资料里找,或者,根据保存的电文,沿着之前‘旧调小组’走过的路线再走一遍。”
听到这里,商见曜举了下手。
“不用说,我知道。”蒋白棉轻轻颔首,“你想选第二种。”
商见曜摇了摇头:
漫威世界大暴走 纪归墟
“两种选择也许没有区别。”
蒋白棉顿时恍然:
“你是想说,之前那个‘旧调小组’选择的路线应该也是根据这些口述史里提取出的线索来的?”
“不是。”商见曜再次摇头,嗓音低沉中带着点磁性地说道,“命运为我们确定的道路,只有一条。”
蒋白棉横了这家伙一眼,侧头对龙悦红道:
“这是不是广播节目里的台词?”
龙悦红重重点头:
“是!”
蒋白棉没看商见曜,反而笑着对白晨道:
“刚才忘记说了,你可以搬到622层了。具体分配到哪个房间,到时候有人和你交接。
“哈哈,你今晚就可以听广播了。”
白晨“嗯”了一声,神情略有浮动又迅速恢复了正常。
蒋白棉不再多说,赶蚊虫般反向摆了下手:
“都去看资料吧。
“商见曜,别放音乐!”
“我管不住它!”商见曜高声回应道。
“那你好好和它讲道理。”蒋白棉没好气地回答。
商见曜的眼睛顿时一亮,似乎觉得这个办法非常锲和自己的思维。
他坐了下来,对着那个蓝底黑面的小音箱,絮絮叨叨地说起了话:
“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修好的,你可要听话啊……”
“我现在相信,他真的有医生证明了……”龙悦红木然看了几秒,自言自语道。
“啊,你说什么?大声点!”蒋白棉侧了侧脑袋。
白晨对此已视若无睹,自顾自翻看起了资料。
“没什么。”龙悦红连忙摇头。
然后,他无声叹了口气:
情帝
“这究竟是什么小组啊……”
而他的调动命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下来。
…………
吃过晚饭,商见曜没立刻回495层,而是乘坐电梯抵达了490层。
他熟练地绕过这里的“活动中心”和“物资供应市场”,来到了后面一排房间前。
这些房间的中央,挂着一个白底黑字的竖匾:
“第十一孤儿院”
这是商见曜曾经住过三年的地方。
——“盘古生物”内部,每十层或者二十层会有一个孤儿院,负责养育那些已没有直系亲属的孩子,直到他们年满十八岁。
此时,孤儿院不少门都敞开着,但只有两三道人影存在。
其他人都去前方食堂了。
商见曜走了进去,来到瘸腿的看门老头李家文面前。
“院长在吗?”商见曜嗓音平缓地问道。
李家文头发已是花白,坐在一张桌子后,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听到声音,他忙抬起脑袋,端详了一阵:
“小商啊……
“院长吃饭去了,坐坐吧,她一会儿就回来。”
“不用了。”商见曜摇了摇头,走到了李家文的旁边。
那里的墙上有一台黑壳机器,可以用来进行贡献点交易。
商见曜依次看过还算宽敞的内部活动空间、较为陈旧的各种器具、相当简陋的陈设布置,拿出电子卡,在那台机器上刷了一下。
接着,他按出5万这个数字,选择第十一孤儿院为收款方。
因为是大额交易,他又摁了下指纹确认。
李家文看着商见曜的背影,呵呵笑道:
“来捐款啊?
“真是有心了,不是才刚开始工作吗?”
孤儿院的基本预算由公司负责,但这只涵盖房间、场地、人员薪水、每名孤儿的生活保障和相应能源配给。
要想让孤儿院环境更好,每名孤儿吃得更好,则更多依赖员工们的捐款。
商见曜回过头来,收起电子卡,笑着说道:
“帮我存起来。”
“啊?”李家文一脸茫然。
“每一声谢谢。”商见曜没再多说,轻轻点头,迈步走出了孤儿院。
李家文看着他远去,慢悠悠站起,一瘸一拐地走到那台黑壳机器前,查看了下交易记录。
“5万?”他惊呼出声。
他工作了这么多年,目前的存款也就和这差不多。
…………
495层,“物资供应市场”。
商见曜买了一堆类似布匹这种单价高又便于出手的物品,抱着它们,走回了B区。
他没回家,拐向了另外一边。
走了一会儿,商见曜停在了一个敞开的房间前。
这是沈度家。
这比商见曜现在住的房间大一些,右侧隔出了一个紧窄的卧室,其余地方充当着客厅、厨房和餐厅。
沈度的妻子田静正在靠外侧的厨房区域忙碌,他们家孩子绕着她不断跑来跑去。
“为什么不去食堂?”商见曜走了过去,突兀问道。
田静三十来岁,脸庞虽然秀美,却显得很是憔悴。
她苦笑道:
“还是需要避忌一下。虽然公司一直说‘无心病’不会传染,但大家还是比较怕的。
“这不,都给我放假了。”
商见曜“嗯”了一声:
“沈叔叔之前一直都很照顾我。”
他边说边把手里那堆东西往沈度家里放。
“……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田静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商见曜拿来的物品价值好几万贡献点。
商见曜停住动作,想了想道:
“如果不想收,你可以选择当我妈妈。”
“?”田静整个人都呆了。
商见曜趁机把东西全部放下,挥了挥手道:
“看来你并不想。”
见商见曜态度“坚决”,田静嗫嚅了一阵道:
“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商见曜点了下头,转身往自家所在走去。
隐约间,他听见沈度的孩子在背后问他妈妈:
“妈妈,那个叔叔不怕我们会生病啊?
“妈妈,爸爸的病什么时候能好啊?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商见曜的脚步顿了一下,加快了不少。
PS:双倍期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