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金色的符纹飞犹如神助般,在石盒上划出玄妙的线条。
附魔术众人见多了,包括独眼龙自己,也算是附魔术里的佼佼者。
可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复杂的符纹。
“不对!”这时候独眼龙突然脸色骤变,喊道:“快停下,你这样会毁了它。”
丁小乙的符纹他虽然无法认出来,但符纹的特性却能够摸索的清楚。
暗红色的光芒,显然是火属性的气息。
而这口箱子触手冰寒刺骨,里面必然是有冰属性的附魔陷阱。
两者触碰,一定会产生爆炸,导致整个箱子内部的东西全部毁掉。
对于独眼龙的劝阻,丁小乙却一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恍惚中有人看到符纹下,似乎还有一抹流光闪动。
“等等,那是双层附魔!”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不禁瞪大眼睛。
就连独眼龙心头都砰砰的起鼓来。
双层附魔这可是罕见的天赋,据传也只有一位附魔大师做到过。
这位附魔大师是一位特殊体质的堕灵师,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灵能特质。
所以才能够做到双层附魔,甚至开发出了逆向附魔等等作品。
只可惜,自他去世之后,整个彝族就再也没有过这样的天才作品。
如今居然在此出现,不得不令众人感到震撼。
随着丁小乙手指划出奇特的弧线下。
一种众人从未见过的符纹逐渐成型,骤然气温开始急速下降,众人被冻的浑身不自觉的打起冷颤。
丝丝寒气居然是从箱子内弥漫出来,转瞬间便是将箱子化作冰凌。
不是简单的在箱子上覆盖了一层坚冰那么简单,而是整个箱子都石料一并变成坚冰。
“石质转化!”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口盲盒,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
“原来正确的解法是这样!”独眼龙恍然大悟,这口盲盒他设想了很久,都没有把握。
原因正是在于,想要解开盲盒上的符纹必然要激发出盒子内寒气。
利用火属性的附魔将寒气引出来后,附魔阵纹会快速转变为冰属性,两股寒气相遇,形成转化附魔,将盒子表面彻底变成冰凌。
“高!实在是高!”众人被丁小乙的附魔术给震惊的五体投地。
心中却也不免困惑,如此高超的附魔术,放眼整个帝国都屈指可数,为什么他们从未见过这位附魔大师呢?
困惑之际,丁小乙手指轻轻在盒子上一敲,顿时盒子碎裂。
只见盒中,一支黑色的羽毛笔静静的躺在那里。
古朴的羽毛笔,像是一件精巧的艺术品般,古朴简约,却让人有着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丁小乙将这根羽毛笔拿起来,放在手上仔细观摩。
发现这根羽毛笔居然带着一丝丝的神性。
“是神器??”
他心头一振,尝试着将灵能注入进去。
顿时一缕缕奇特的光芒,在羽毛笔上浮现。
羽毛上出现了一抹银色的光痕,似乎像是一串文字。
众人虽然不认得这种文字,但看到的时候,脑海中已然同一时间浮现出这段文字的意思。
“阿努比斯。”
有人忍不住呼喊了出来,但喊出之后,羽毛笔居然闪动了几下。
一股邪恶的力量涌动,居然令喊出那个名字的人,瞬间衰老起来。
丁小乙吓了一跳,赶忙中断了自己的灵能,但即便如此对方也一下衰老的不像样子。
“是神器,但是一件残缺品。”
他仔细观察这根羽毛笔,发现羽毛笔后半截已经裂开,难以修复。
否则完好无缺的话,这根羽毛笔应该不仅仅能够吸收别人的生命力,更是能够把吸收的生命力反哺给主人。
但即便是如此,也是一件很难得的宝物。
想到这,丁小乙把羽毛笔丢给凯凯奇:“你试试。”
“试试?”
凯凯奇有些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只听丁小乙喊道:“阿努比斯!”
顿时羽毛笔颤动了几下,随后就没有了反应。
“果然!”
见状丁小乙顿时就对这根羽毛笔没有了兴趣,他推测这根羽毛笔对于实力强大的人,作用很小,毕竟是残缺的神器,仅仅有着一缕强大的神性维持着。
想要指望这玩意起到多大作用,显然没有丝毫意义。
“就当是给你还债了。”
“好好好!”
凯凯奇大喜过望,这东西的价值,可比那颗不成熟的神果不知道强多少,连忙小心收入怀中。
一旁独眼龙眼巴巴的看着,心里简直后悔的抓狂,虽然丁小乙看不上,但那是他手上宝贝太多了。
这东西明显是一位古老的旧神留下的神器,这种神器往往有着非同一般的神奇能力,拿出去拍卖,至少能卖到十几个龙钱的价值。
可后悔也没有用,且不说自己作假在前,仅凭对方的实力,就足够捏死他,真是讲理讲不过,打也打不过,只能干看着,心里郁闷的快要呕血。
“我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办?”丁小乙问起书的事情。
“放心,这件事包我身上吧。”
凯凯奇说罢,带着丁小乙美滋滋的离开,两人走出酒吧后,沿着街道一路往东走,直至走到一间破败的小屋前才停下。
小屋前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书本,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老旧的书社。
“老韩!”
凯凯奇进门喊了一声,就见柜台下一个脑袋探出头来。
丁小乙目光一瞧,不禁心头一怔,好家伙,这家伙不正是在酒吧里,推销【软饭宝典】那家伙么?
没想到他居然就是这家书店的老板。
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那本书明显是经过做旧的,怕是花了不少心思,一般人可没这么闲的功夫。
韩春明看到丁小乙后,顿时咧嘴一笑:“咦,小兄弟咱们可真是有缘分啊。”
“你们见过?”凯凯奇有些意外的问道。
“酒吧里见过,我和这位小兄弟可是极其有缘啊。”
韩春旺说着不忘从柜台下拿出那本软饭宝典。
“小兄弟,咱们这么有缘,这本书我不收你钱了,就当是我投资给你好了,以后飞黄腾达的时候,可别忘了兄弟。”
说完还不忘朝着丁小乙眨眨眼,一副我看好你的模样。
一旁凯凯奇看了一眼书皮封面,瞬间就被震惊到了。
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拍拍韩春旺的肩膀,苦笑道:“他还学要你投资?你想多了兄弟。”
“怎么,难道他已经……”韩春旺楞然了一下,旋即眸光发光的看着丁小乙。
“哎呀,我就说了嘛,小兄弟一看就是资本雄厚。”
“可惜,没早点遇到你,不然早早投资一笔,也是不错的。”
丁小乙嘴角一抽,遇到这样的奇葩也是没处说理去。
见他患得患失的模样,便笑着说道:“现在投资也不晚,我想要一些东西,似乎只有你这里有。”
韩春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拍着胸脯道:“当然,兄弟你要什么尽管说,我这里有的是宝贝。”
说完他像是想起什么,赶忙道:“等等啊。”
说着一头扎进柜台里翻找起来。
过了一会功夫才见他小心翼翼的从柜台下面取出一件东西。
小心擦拭掉上面的灰尘,一脸神秘的放在桌上。
“这可是我收藏多年的宝贝,叫做莞式七十二式。”
说完还拿出一个优盘出来,恋恋不舍的放在桌上。
“相传天下曾有一处圣地,名为大和民族,此地能人辈出常出经典大作,这里面是全是大和族的经典名著。”
这下别说是丁小乙,就连一旁凯凯奇都秀红了脸。
刚忙解释道:“不是这些,我们这次来,是先要你帮我们找一些附魔学的教学资料,最好是整套的。”
“教学资料?”韩春旺一撇眉头,朝着两人摆摆手:“没有,别来找我。”
“老韩!我知道这东西别人搞不到,你肯定有。”
凯凯奇连忙道:“放心,价格不是问题。”
“价格不是问题,你去找别人啊!”韩春旺黑着脸。
这东西是官方严厉禁止的,就算是学校里的学生,也不会轻易让他们带回家去翻阅,审查制度严苛的惊人。
特别是近些年,制度越来越严格。
除非是得到官方认证的附魔大师,否则一般人要搞到这些资料,简直难如登天。
让他售卖这东西,简直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没有,别来找我,坚决没有。”
见韩春旺态度坚决,丁小乙和凯凯奇目光相视,丁小乙脸色一板,目光不善的看着韩春旺:“老韩,你知道我是谁么?”
“除非我们祖师爷亲临,不然我还是那句话,没有。”
“祖师爷?”凯凯奇挠挠头;“书社的祖师爷谁啊?”
“什么书社,我们软饭的祖师爷,丁小乙知道么??”韩春旺一脸鄙视瞪向凯凯奇。
“真的?”丁小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
“那好,你且瞪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是谁!”
丁小乙说罢脸上五官扭动,恢复了本来的模样,冷眼盯着韩春旺:“你打着我的名号,来售卖这种玩意,兄弟,介不介意先把版权税教一下。”
韩春旺见状非但不怕,反而冷笑道:“变化身形而已,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见他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丁小乙只能无奈的拿出手机,接通了玉娘的视屏。
“婆娘,我这边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打算待会就准备回去了。”
“死鬼,提上裤子就想跑,儿子和你就是一个德行。”玉娘笑骂道。
“那怎么办,我留在这里,吃你的喝你的,别人岂不是要说我吃软饭?”
“哼,谁敢说,我砍了他的狗头。”
两人狠狠撒了一波狗粮之后,他才挂掉了电话,目光看向的已经目瞪口呆的韩春旺。
“这就是我吃软饭的模样,你……学废了么?”
“噗通。”
已经傻眼的韩春旺,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双眼里闪烁着兴奋的目光:“祖师爷在上受小弟一拜。”
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丁小乙才在韩春旺热情的招待下,离开这家书屋。
别说,虽然这个韩春旺猥琐了一点,但还真的分分钟钟,帮自己把整套的资料全部收集完整。
甚至里面还有几个版本之前的老教材也是一本不落的交了出来。
除此之外,至于韩春旺孝敬来的莞式七十二式和大和族的经典教材资料,当然被丁小乙和凯凯奇两人默契的瓜分去了。
两人离开这个黑市,来到了凯凯奇的仓库,自己要的那些东西也都已经被安置在了这里。
这些东西都是准备送给北芒学院的,也有一部分是送给工会,最后一些是作为灵能教育部的福利,给各个学校发送一些,也算是支援一下他们。
东西虽然多,可对丁小乙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收拾好了东西,一转身,就见王琦站在仓库大门边上,双手包怀,似乎在等着自己。
“这就要走!”她抬起头,那双清澈的双眼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明明知道两人已经不再是熟悉的彼此,但心底里还是保留着那一份幻想。
“当然,毕竟都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你……你有什么要我帮你带回去的么?”
丁小乙欲言又止的问道。
王琦摇摇头,虽然心里记挂着大姐,但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不要去给大姐添堵比较好。
至于王家其他人,对于王琦来说不重要。
毕竟偌大的家族,兄弟姐妹之间自小就有着生疏、隔离,亲情的关系成分,还不如同在一个军旅里的关系深。
正是这个原因,王家树倒猢狲散,他们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人会对过往王家的辉煌感到惋惜的。
王老太爷宁愿让王家的大爷被外面称为人肉播种机,也绝不打算让他正八经的娶个温柔贤淑的老婆来维持家业,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一开始就注定了王家会烟消云散的结局。
想到这,王琦只能在心底对自己这位爷爷感到由衷的佩服,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方向发展。
两人其实要说的话很少,几句话说完后,彼此又陷入一片死寂中。
“再见吧,但愿下次见面,你我不是死敌。”王琦说道。
“但愿如此。”
丁小乙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张冥钞递给王琦:“如果有一天想要回家了,就点燃这张冥钞,会有车送你回去。”
向两人告别后,丁小乙便撕开虚空,找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后,拿出黑铁钥匙,消失在人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