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那就好。”陈六合笑了笑:“改天彩霞姐领个路,我去看看他老人家。”
温彩霞轻轻点头,道:“他让我给你带句话,只要你步调走的够稳健,脚下的这块大地,就不会轻易塌陷。只要你不让国度失望,国度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陈六合的神情狠狠一震,眼神都跳动了几下,他心绪有些复杂,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也帮我给温老带句话,他老人家有心了,小六子感激不尽。”
这句看似简简单单的话,明确代表着温家对他陈六合的支持与态度,甚至从某个方面来说,很可能印射出一些云端大佬的看法与态度。
要知道,到了温老爷子那个高度的人,已经是超然了,尽管早就隐居了二线,可他的地位与威望,还是没人可以撼动的,影响着炎夏国情的每一个方方面面。
所以这句话的份量有多重,根本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表达出来的。
“这一次在蜀中所发生的事情,我或多或少也听说过一些,还好吗?”温彩霞关心的问道。
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再加上她是温家的掌上明珠,又是温家未来最有前途的核心人物,所以她知道的事情,会比普通人知道的要多得多,只要她想知道,很少有事情能够瞒得住她的。
“还行,顶得住。”陈六合笑笑说道。
温彩霞嗯了一声,道:“在这件事情上,我能给予你的帮助并不大,不过,如果你有什么诉求的话,可以告诉我!在其他方面要发挥一些能量,我还是能做到的。”
“知道了彩霞姐,真有需求,我不会跟你客气的,咱两谁跟谁啊。”陈六合嬉皮笑脸的说道,在温彩霞的面前,陈六合更多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大男孩一般,像是温彩霞的弟弟。
“国度的态度,相信你这次也能感受的出来,心中不需要有太大的负担!这其中,固然也有一些持着反对意见的人,但是大多数人还是非常认可你的!首先,温家就是你的坚定拥护者。”温彩霞道。
陈六合微微一楞,道:“有人持着反对意见?”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到一门清的。你的对手们在炎夏传承悠久,怎可能没有一些关系网和底蕴呢?”
温彩霞道:“龙神没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应该是不想让你担心,他现在还能掌控的住大的方向和局面!这次,也的确是亏了他,一己之力牢牢的控住了局面,故此才没有差池出现!”
“而我现在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是为了让你对自身的处境更加清楚!也是为了让你心中明白的同时,不需要去担心什么!大势依旧站在你这边。”温彩霞轻声说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老师从来没跟他提过半句。
他还以为,在国度对他的支持这件事情上,是毫无争议的。
不曾想,他还是有些小看太上家族那帮人了,手伸的可真长啊,在国度机构中,不是完全没有能量的。
“总之一句话,你跟国度之间,是处于一种互相需求的状态当中。”温彩霞又道了句含义极深的话。
这话让陈六合霎时间都有点没听明白,但经过短暂的沉思之后,陈六合似乎逐渐明白了什么。
他笑了笑,道:“放心吧彩霞姐,我心态很好,不会让自己成为那个弃子的。”
温彩霞再次点头,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她今天来这里,就是想把一些明明存在,却又没人会跟陈六合说的话,说给陈六合听。
不是她在危言耸听,想让陈六合心中忐忑打鼓。
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让陈六合更加放心一些罢了,在安定的同时,也不要居安思危,更不要遗忘了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危机感。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第5591章 那厚重的鏡框鑒賞
只有时刻保持危机感的人,才会把事情做的更好,才会时刻提防着不让那种最糟糕的情况出现。
“彩霞姐,谢谢了。”陈六合舒出一口气,说道。
温彩霞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看到你没事,越来越好。我不希望国度会失去像你这样的优秀战士,我相信你终会成为这个国度的守护神!守护着这片瑰丽壮阔的大好山河!”
“我会的。”陈六合重重的道了句,像是在许诺一般。
“我相信。”温彩霞道。
陈六合咧嘴一笑,心中既是沉重又是舒坦,用一句话来形容,温彩霞今天的来访,让他是非常高兴了,也让他知道了一些他先前不知道的事情,这让他的心境会变得更坦然与空明。
“温则谦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还别说,我已经好久没见到那个小子了。”陈六合徒然问道,看到温彩霞,陈六合就会禁不住的想起那个带着厚重黑框眼镜的家伙来,那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陈六合这边话音刚刚落下,病房门就被推开,一道木讷的声音传了进来:“看到你躺在病床上还会突然想起我这么一个人,我是应该欣慰呢?还是应该恶寒呢?”
众人看去,只见房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很朴实甚至是有些土气的青年。
青年相貌平平,一头不修边幅的头发随意的耷拉在眉前,鼻梁上架着一副度数很高的厚重眼睛。
整个人看起来,给人一种很老实很木讷的感觉。
这个人,不是赫赫有名的温则谦还能有谁?
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奇葩般的存在,圈子里一直都有他的名号和传说,可是,他一直都是低调的令人发指,从来不再圈子里出现,神龙见首不见尾。
如果说,炎京的二代圈分三六九等的话,而温则谦这个从不参与斗争与立场的人,必然就是超然的那一类存在。
因为,他是温家人!
“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我不喜欢男人。”温则谦走进病房,习惯性的扶了扶镜框,看着病床上的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愣了一下,旋即失笑了起来,道:“去你大爷的,别恶心我了,别说我不喜欢男的了,就算喜欢,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土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