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tz4熱門小说 – 第654章 苏圣皇的魅力 -p1qbUk
臨淵行

小說臨淵行临渊行
第654章 苏圣皇的魅力-p1
小說
师蔚然笑道:“我其实只想和佳人共度春宵,不过苏圣皇说的没错,下界成为了第七仙界,仙界必然不能容忍。想要留下一处春宵之地,我不得不拼命!”
长路漫漫迢迢,夜深几多坎坷。
莹莹双手抄兜,吹着口哨看向远方,眼神飘忽不定。
芳逐志道:“就算是仙界帝君留下的世家,也没有几个成仙的人,更何况芸芸众生?倘若我们这个下界成了仙界,利益冲突那就大了。”
芳逐志也登上仙后的华辇,笑道:“他吸引女孩子多半不如你,但对那些胸怀壮志的男子便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芳逐志道:“我不知道我输在何处。”
这些神君掌握着下界一个个洞天,一个个世界。
苏云将芳逐志和师蔚然送出甘泉苑,停下脚步道:“长路漫漫迢迢,夜深几多坎坷,我不送两位贤弟。前方道路,我们并肩而行。”
华辇也自踏上回归勾陈的路程,一辆车,一艘船,背道而驰。
师蔚然道:“我也是!”
“八百万年间,你我,将会是这片仙界中最明亮的光辉!”
他转身走上皇地祗的宝船,摇头道:“苏圣皇真是个古怪的人,特别古怪的人,有一种古怪的魅力。”
“芳师兄,我只觉这一幕如梦似幻。”
臨淵行
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们,只能尽心尽力为他们治疗肉身上的伤势,至于道心上的伤,只能让他们自己舔舐了。——道心受伤的人们往往会自己编出种种理由来麻醉自己,假装自己被治愈。
芳逐志点头,颇有感触道:“石应语师弟只是运气不好,倘若换做是我,我也会死在萧归鸿的手中,没有反抗余地。那时,我会感激苏道兄这样的人站出来,揭破真相,为我报仇!”
师蔚然见状,也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跟上他。
臨淵行
莹莹则是低着头,脚尖踢来踢去,不知道踢的是什么。
师蔚然哑然失笑,楼船缓缓起航。
师蔚然轻声道:“何止大?简直是灭顶之灾……”
芳逐志道:“我不知道我输在何处。”
师蔚然笑道:“我其实只想和佳人共度春宵,不过苏圣皇说的没错,下界成为了第七仙界,仙界必然不能容忍。想要留下一处春宵之地,我不得不拼命!”
他们想要生存,便必须尽快聚集起一股对抗仙界的势力!
另一边仙后娘娘手底下的几个仙子慌忙进入华辇,将芳逐志抬出,只见芳逐志双目无神,直勾勾的看着天空。
芳逐志早知道她心直口快,索性不理会她,道:“我想了好久,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恳请苏圣皇为我们解惑。”
师蔚然惭愧道:“苏道兄才华盖世,远胜我等。更为关键的是,道兄为石应语报仇,不惜得罪帝丰和长生帝君,这才是最令蔚然钦佩的地方。”
芳逐志道:“我不知道我输在何处。”
这些神君掌握着下界一个个洞天,一个个世界。
师蔚然黯然道:“我也是。”
师蔚然想了想,躬身道:“我也是。”
临渊行
师蔚然想了想,躬身道:“我也是。”
“黑夜中的道路两旁,到底有什么?是万丈深渊吗?还是魔神狰狞的脸……”
师蔚然想了想,点头道:“我也是。”
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们,只能尽心尽力为他们治疗肉身上的伤势,至于道心上的伤,只能让他们自己舔舐了。——道心受伤的人们往往会自己编出种种理由来麻醉自己,假装自己被治愈。
师蔚然惭愧道:“苏道兄才华盖世,远胜我等。更为关键的是,道兄为石应语报仇,不惜得罪帝丰和长生帝君,这才是最令蔚然钦佩的地方。”
莹莹则是低着头,脚尖踢来踢去,不知道踢的是什么。
师蔚然比较冷静,迟疑一下。
师蔚然笑道:“我其实只想和佳人共度春宵,不过苏圣皇说的没错,下界成为了第七仙界,仙界必然不能容忍。想要留下一处春宵之地,我不得不拼命!”
苏云起身,握住两人的手,笑道:“两位都是第一仙人,不分伯仲,好生经营勾陈和后土两大洞天,开拓民生,开启民智,聚集仙神,随时准备不测之事发生。两位贤弟,咱们虽然没有野心,不去想上界的财富,但上界惦记着我们呢。第七仙界有大千世界,好歹有数万神君。”
楼船上,众女子急忙搭救师蔚然,好不容易才将他从船体中扣出来,师蔚然半晌未曾回过神来。
苏云微笑道:“因为我知道,我从前对你们手下留情,并不能换来你们的忠诚和友情,你们只要得势,就会立刻恩将仇报。所以,我留了一手。这一手破绽,是我留着等待你们上钩的饵。现在,你们知道你们败在何处了吗?”
莹莹则是低着头,脚尖踢来踢去,不知道踢的是什么。
芳逐志道:“我不知道我输在何处。”
华辇也自踏上回归勾陈的路程,一辆车,一艘船,背道而驰。
另一边仙后娘娘手底下的几个仙子慌忙进入华辇,将芳逐志抬出,只见芳逐志双目无神,直勾勾的看着天空。
芳逐志和师蔚然齐齐躬身称是。
苏云请他们落座,道:“君无远虑必有近忧,两位师弟可知而今的第七仙界,最大的忧患是什么?”
芳逐志躬身道:“苏圣皇襟怀磊落,恢廓大度,我原本对你是不服的,而今却不得不服。道兄,你在世一日,我臣服一日,踞勾陈之地,不敢有任何异心!”
师蔚然、芳逐志心领神会,数万神君都是仙界分封,替仙界的仙人打理下界的。
苏云请他们落座,道:“君无远虑必有近忧,两位师弟可知而今的第七仙界,最大的忧患是什么?”
苏云道:“我们高风亮节,并无称帝之心,但两位作为东君和西君,也当为治下的芸芸众生考虑啊。人,不可活得像狗一样,最低要有为人的尊严,更何况,我们这里是仙界!”
师蔚然惭愧道:“苏道兄才华盖世,远胜我等。更为关键的是,道兄为石应语报仇,不惜得罪帝丰和长生帝君,这才是最令蔚然钦佩的地方。”
另一边仙后娘娘手底下的几个仙子慌忙进入华辇,将芳逐志抬出,只见芳逐志双目无神,直勾勾的看着天空。
苏云道:“我们高风亮节,并无称帝之心,但两位作为东君和西君,也当为治下的芸芸众生考虑啊。人,不可活得像狗一样,最低要有为人的尊严,更何况,我们这里是仙界!”
师蔚然和芳逐志想起苏云破坏帝丰的嫁衣计划,识破萧归鸿和长生帝君阴谋,心中也是钦佩万分。
“你们看到的,是我让你们看到的。”
两位年轻的第一仙人各自看先远方,脑中回荡起苏云的话。
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们,只能尽心尽力为他们治疗肉身上的伤势,至于道心上的伤,只能让他们自己舔舐了。——道心受伤的人们往往会自己编出种种理由来麻醉自己,假装自己被治愈。
师蔚然想了想,躬身道:“我也是。”
师蔚然来到皇地祗的宝船下,迟疑一下,转过身来,芳逐志也停下脚步,没有登上华辇。
众人纷纷抬头看向师蔚然和芳逐志,莹莹笑道:“两位第一仙人好生厉害,千里送脸。”
芳逐志笑道:“虽然明知不可为。”
他转身走上皇地祗的宝船,摇头道:“苏圣皇真是个古怪的人,特别古怪的人,有一种古怪的魅力。”
他们前方的道路,注定不平坦,这黑夜中的道路,不知何时是尽头。
楼船上,众女子急忙搭救师蔚然,好不容易才将他从船体中扣出来,师蔚然半晌未曾回过神来。
芳逐志道:“我得到你的功法破绽,在天劫第四十九重天中,我的确击败了你的大道烙印,你的钟,被我破去,你的人,被我格杀。为何我还会败给你?”
华辇也自踏上回归勾陈的路程,一辆车,一艘船,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