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房中热气腾腾,水汽渺渺。
一片水雾中,探春合眼坐在木桶中,眼泪顺着脸颊怎么流也流不尽。
她身旁蹲着待书,这丫头也是低头默默流泪,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哭什么呢,又有什么可哭的呢,这样不是很好么?”
不知过了多久,探春擦净脸上的泪水,开口说道。
“小姐……我……那么远的地方……那么荒僻……我怕小姐过去吃苦……”
待书哽咽道。
“吃苦……”探春顿了顿,喃喃说道:“吃苦怕什么,咱们在这里倒是衣食无忧,可你的心里快活么?我总是没有一刻是快活的,有时候我真恨自己为什么要生在这里,为什么要活着,我恨不得死了才开心……”
“小姐……”
優秀都市异能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一十一章 遠嫁(下)分享
待书自幼陪同探春一起长大,怎么会不明白这位要强的三小姐的苦楚?
“我宁愿吃不饱穿不暖,宁愿皮肉吃苦,也强过每日强颜欢笑,强过看人家脸色过日子。”
探春睁眼瞧着满屋子弥漫的水雾。水雾浓稠,看过去就是白茫茫一团,什么也瞧不清,就如同她的未来,一团迷雾。
“小姐……”
突然外头有人叫门,听着倒像是翠墨的声音。待书忙起身去开了门,果然是翠墨站在门外。
“翠墨……你怎么来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待书一愣,这一次来贾琮这里小住,翠墨一直留在园子里看家,可有几日没见了。
“我怎地来了,你说我怎地来了?若是我不来,你们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难不成你们就这么狠心,把我一个人扔在贾府不成?”
翠墨抱怨着,眼眶就红了,一把推开待书就往里走。
探春一见是她来了,忙就强自笑道:“好丫头,这也怪不得我们,这事儿来得突然,一时也来不及和你说,再则……”
“小姐,你别说了,我心里都明白,小姐你是瞧不上我,也不打算带我走的,是不是?这样也罢,我就再服侍小姐你最后一回,然后咱们就分道扬镳,可好?”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一十一章 遠嫁(下)推薦
说罢,翠墨也不再多说,红着眼蹲在探春跟前就帮着舀起水来。
哗啦啦的泼水声响起,水花飞溅,水雾涌动。
见这丫头是当真生气了,两人谁也不敢再吭气,悄悄直拿眼角余光打探。
翠墨负气胡乱浇了探春一头一脸的水,见她始终也不说话,又心疼起来,当下把水舀子向木桶中一扔,蹲在地上便大哭起来。
探春见了更是心里不忍,待书却忙走过来,一把抱了翠墨便低声安慰道:“傻丫头,咱们小姐哪里能忘记了你,她一早就差人把你的卖身契也要过来了,如今就在二小姐手里呢。原本打算着二小姐一回去就给了你,放你回家寻爹娘去,或是和爹娘一起过活,或是找个好人嫁了,那样不好么……”
翠墨一听更是急得大哭,边哭边叫道:“不好,不好,一点儿也不好!你们不知道,我爹娘恐怕是得了风声,这几日总是来托人来寻我,只想让我给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子做妾呢……我才不要回去……”
探春待书二人听了都是大吃一惊,忙就问道:“当真么?怎么会,那不是你亲娘亲老子么?”
翠墨一听更是抽抽搭搭哭道:“真,怎么不真,我兄弟要娶媳妇,家里的钱都被哥哥嫂子捣腾光了,就剩下个我……”
探春待书听了当下一句话也说不出,半日才问道:“那……那……你准备怎么办……”
翠墨听了更是哭道:“我不知道,我打小就伺候姑娘,如今我哪里知道该怎么办?总是你们若不许我跟着,大不了我一头撞死就是了……”
说罢,翠墨起身就要往外走,亏得待书一把死活抱住了不许她走,探春当下便紧忙安慰道:“好了,好了,你若是不怕吃苦,那就跟着我就是了……只是到时候可别埋怨我……!”
翠墨一听顿时破涕为笑,瞪眼瞅了探春一眼说道:“只要能和小姐再一处,再苦也不苦的,总是好过被人卖了的好!”
探春听了便叹气道:“好妹妹,我知道你的心呢,可咱们前途叵测,谁知到了那荒僻的地方又能遇见多少艰辛,我只是怕拖累你们。若非如此,我怎么舍得和你们分开?”
二人听了忙都叫道:“姑娘你也太瞧不起人了,你都能吃得下的苦,我们还吃不了是怎地?只要咱们能在一起,就是下地狱都是心甘情愿的。”
探春听她们两个这么一说,登时心下感动,一时只红了眼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正这时,突然就听门外有人颤声儿问道:“好姑娘,你连这两个丫头都舍不得,却能把生你的人抛在一旁,你好狠的心……”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第九百一十一章 遠嫁(下)閲讀
能说出这句话的必然是赵姨娘无疑了。
一听见是她来了,探春登时一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翠墨在一旁便小声儿说道:“是琮少爷命人把我们接过来了,不光是姨娘,环少爷也来了……”
探春听了只是低头不语,她心里实在是想再见生母一眼,可是这许多年的隔阂,她又怎么敢开口?
她这里犹豫不决,外头赵姨娘便哽咽道:“我的女儿,你难道心里真的没有娘么?你别忘了,是娘辛辛苦苦十月怀胎把你生了下来。娘怀你的时候,你可知遭遇了多少风险,娘想尽了法子才保得你平平安安来到这人世间……”
或许是回想起当日的不易来,又或许是想起这些年探春对她不理不睬,她因此太过委屈,外头赵姨娘越说越是悲愤,哽咽声变成了悲泣声。
探春怎么不知道贾府中是怎样一番情景?怎会不知道贾府的姨娘若要生育子女会有多大的风险?
一时想起赵姨娘当初怀着她的时候和人斗智斗勇,不知付出多少心血才能保她平安出生,可她这些年一直多赵姨娘不远不近不冷不淡,恐怕早就伤透了赵姨娘的心……
她此刻哪里还有脸再相见?
待书和翠墨两个眼见探春低头悲泣,忙就起身去开了房门。
赵姨娘一见开了门早就闪身进来,一眼见到低头流泪的探春,再也忍不住便扑了过去,边哭道:“好女儿,你怎地不肯开门,娘好歹生了你一场,你当真就要走也不看看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