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希罗娜很满足,她终于如愿以偿和菊野老大全力打了一场。
路德划拉了一下阿塞萝拉的手机,没有看到对应的录像。
“一开始没想起要录像留档,可惜了。”阿塞萝拉说。
烈咬陆鲨不在附近,菊野的王牌河马兽也不见踪影,只剩下菊野本人在给沼王喂食着什么。
“别看了,交给柚子带去精灵中心那边用机器治疗了。”
看到路德这么在意,希罗娜吸了口酸奶,告知了他具体经过。
过程其实相当的乏善可陈,因为这场对战其实是希罗娜想要用当时菊野差点打败自己的方式击溃她。
希罗娜的攻势如此凌厉,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菊野的启发。
在与菊野的第一次交锋中,烈咬陆鲨就被河马兽以惊人的蛮力连连冲撞,以至于烈咬陆鲨无法稳定站立在地面,必须飞起来控制距离,再发动进攻。
希罗娜说那是菊野教给她的第一课,如果光有一股蛮劲,而无一点技巧,那么只会被逼得无法应战。
刚出道的希罗娜也有自己的傲气,分明她的烈咬陆鲨被河马兽势压一头,自己的攻击基本都是挠痒痒,但是她还是想要通过技能碰撞的方式,直接打败菊野。
“刚出道的人总会有些毫无理由的执念,特别是遇到打法和自己差不多,还稳压自己的人,你就会想要去证明自己。”
希罗娜吃了大亏,为了弥补与河马兽激战后的劣势,除烈咬陆鲨之外的精灵都为希罗娜的上头举动填了坑。
最后剩下烈咬陆鲨的那一刻,希罗娜才回想起了她挑战冠军赛的初心,以及菊野推荐她的原因。
菊野看中的不只是希罗娜此刻的实力,更看中她强大的潜力,这份潜力会在日后的时光一一兑现。
然而希罗娜在应该争胜的重要比赛里上了头。
迅速醒悟的希罗娜没有头铁,她已经知道,自己在精灵实力的硬碰硬中无法撼动菊野这个老牌冠军。
河马兽站立在对战场地上宛如一座大山,和大地紧紧贴合,再强大的进攻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这座山岳,可以留待之后再攀登!
“烈咬陆鲨挽救了那场比赛。”希罗娜感慨道,“最后时刻河马兽的冰冻牙把快要起飞的烈咬陆鲨从空中咬了下来。”
“从空中?”没看过那场录像的希嘉娜吓了一跳,感觉自己听错了。
“准确来说是半空,你一定没法想象河马兽那种庞然大物利用打洞隐藏身形之后迅速破洞而出,一下子扑飞精灵的景象吧?”
希罗娜笑道,“有兴趣挑战一下菊野,你会知道有多吓人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冰冻牙的克制效果,菊野河马兽吓人的咬合力,本来就因为希罗娜浪费体力硬碰硬打法弄得很疲惫的烈咬陆鲨应该没有还手机会了才对。
然而奇迹发生了。
那场比赛是迄今为止有录像记录以来播放次数最高的神奥冠军赛,原因也正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连解说员都在为菊野不留情面拒绝了新挑战者登上冠军宝座呐喊的时候,被咬住翅膀拖向地面的烈咬陆鲨使用了潮旋。
就在半空中,控制不住自身能量的烈咬陆鲨释放出的潮旋连自己一起命中。
路德第一看到这里的时候完全不能理解这个做法。
烈咬陆鲨没有得到希罗娜的指令,因为在河马兽咬中的瞬间,她的心神也有些恍惚,认为自己已经失败。
看到洒在脸上,冰凉的水雾,她才猛然惊醒,下达了她那场比赛里最正确的一个指令。
“就这么抓住河马兽,对着地面,终极冲击。”
一万个人来打这个残局都不敢做的举动。
残废中的残废,只要再碰重一点烈咬陆鲨就趴地上了,然而希罗娜还是执着的使用了她最喜欢,最暴力的那个技能。
潮旋变成了环绕在两只精灵四周,无时不刻都在制造着伤害,烈咬陆鲨以同归于尽的姿态,用尽全身力气压制河马兽不让他挣脱,带着他,一头砸在对战场地上。
路德看到的所有近景机位提供的录像,这一瞬间都出现了剧烈的晃动,还有机位直接被震翻在地,变成了雪花屏。
这一砸把厚实的对战场地砸了个穿,河马兽的半截身子卡在了地面之下。
烈咬陆鲨站着,河马兽却没能再次站起来。
站在一边的菊野听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体力濒临极限,下一秒就要倒下的烈咬陆鲨完成了惊人的二连击,至今仍是不少论坛热议的重点。
有人说是希罗娜的伪装,烈咬陆鲨根本没有出全力。
也有人说烈咬陆鲨特化了防御,因此在最后阶段能压榨出多余的力量进行反扑。
说法很多,却都没能答到点子上。
“我会赢,只是因为烈咬陆鲨不想输。”希罗娜说,“从那天开始,在对战中我不会因为劣势而有自己要输的心理。”
“也是因为这样,我不断磨砺自己,要求自己不断变强。”
“那一天是我拖累了烈咬陆鲨,是我做错了决定,以至于比赛变得很艰难,并且最后还要让他带我一程才能惊险过关。”
也是因为这场战斗,希罗娜患上了彻头彻尾的火力不足综合征。
她要求极致的进攻,争取在比赛初期就把对手彻底撕碎。
“那谁赢了?”路德忍不住问。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ptt-943.火力不足恐懼症的由來分享
“我。”希罗娜兴奋地说,“这一回,烈咬陆鲨就是通过硬碰硬的方式,把河马兽打晕了。”
阿塞萝拉则提醒路德看看场地中央的编号。
虽然刚才青铜钟和象征鸟打得很积累,但是场地地面上的白色标记并没有因此无法辨别。
那上面赫然是个“二”字。
“在师父没来之前,这两只精灵单纯依靠自身的力量进行碰撞,把一号场地的很多地方打碎了,现在沙基拉斯正在和波士可多拉他们在地下进行维修。”
路德捂住了额,无力地说:“这么硬的场地,还能打爆,你们是拆家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