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四明山新雨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南宋求長生笔趣-第305章、喜服裏的商機展示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重生南宋求长生
第305章、喜服里的商机
挂断电话不过十来分钟,谢东星给儿子打电话问了情况,给李远山回电话:“李哥,我问过小鹏了,初六这天没几个预订的客人,小鹏已经跟他们沟通好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倾城毒妻:夜王的呆萌宠妃
“太谢谢了!”李远山道谢道。
“谢什么谢啊,长安怎么也叫我声叔,侄儿子的婚礼,我能帮上忙当然要帮了。”谢东星说道。
“好好,那初六那天我陪你你多喝两杯!”李远山笑道。
“好啊!”谢东星高兴地说道。要说喝酒,他跟寨子里好多人都喝过不少场,只有李远山很少喝酒,这么多年仅有的两三次也只是一两杯就停了。
酒席定下,接着就是邀请客人。
打电话邀请了一圈外面的客人,寨子里的人用不着打电话,说一声就行。
下午天虽然还被云遮得满满的,但好在没有雾了,温度也不是太低,打谷场上聚集了很多人,中间篮球场上正在比赛。
李远山到的时候正好一队输了下场,一看走出球场的杨明才和杨明东,李远山对小海笑道:“你们咋个带上这两个老头?他们体力跟不上,技术也不好,想不输都难!”
小海笑道:“不带不行啊!不带回家他要收拾我。”
“呵呵呵。我是想同情你,不过要是你早点结婚,整个娃娃黏倒他(黏着他),就没得这些事了。”李远山笑道。
“结婚现在还早。”小海说道,“至于孩子更是,我自己还是孩子呢!”
“我听到你说你还是孩子?我是耳朵有毛病还是脑子有问题?”李远山呵呵笑道,“你都二十七马上二十八了!这个年纪算是大孩子还是老孩子?反正长安和小真他们两个开年初六就办酒席,你们这些当哥哥的也不要拖了。”
“长安初六办酒?”小剑惊讶道,“结婚证办了没有?没有的话赶快去。现在马上要过年了,过年单位可能不办公。”
李远山笑道:“领证都快半年了。”
“哟!长安手脚麻利得很嘛!”小文说道,“现在办酒席,是不是有了?”
“呵呵!这个倒是真的还没有。”李远山说道,“是觉得他们既然已经领了证,那就趁着过年这几天清闲把酒办了。过了这段时间,他们又得忙起来了,就只能等到明年过年。”
“还好还好!”小贤拍着胸口说道,“要是怀上了,那我们真得着急了。看来,孩子的事情是不能再拖了。”本来他计划是再过一两年再要孩子的,现在长安这么早结婚,说不定也会早早有孩子,到那时候可就没法跟老人家交代了。
过年热闹,过年之后更热闹,从年纪最大的杨光智到刚出嫁的小蕴都来了。大人聚一起聊天打牌,小孩东奔西跑,鞭炮声和笑闹声遍布寨子每个角落。
热闹一直持续到初六这天,除了杨明德和林夏两个得回去上班,其他人都没走。
仪式简略再简略,简略到只有拜堂这一项,前后不过一分钟就完成。
不过大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长安和周明真的喜服上,因为实在太漂亮了!
“唉!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结婚的时候穿的那西服婚纱,档次也太低了!”小贤说道。
“是啊!这喜服太漂亮太有范了!”小剑说道,“我决定了,结婚的时候也穿这种喜服!”
“呵呵!好在我还没有结婚,还有时间准备!”小海笑道,“哈哈哈,你们结了婚的,只能看着我们穿了。”
小澜说道:“谁说我们只能干看着了?弄个好看的衣服,值得拥有啊!”
“你还想再结一次婚?”小墨笑着对小澜媳妇说道,“嫂子,你看我澜哥的花花肠子露出来了,这是还没有调教好啊!”
我的老婆是千金
“你小子说什么呢!”小澜说道,“这种衣服又不是只有喜服,只能在婚礼上穿。我们可以弄一套同类的,平时可以穿的那种。”
这套喜服不但在寨子里受欢迎,在参加喜宴的宾客里也引起了轰动。
不少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长安急忙提高声音阻止:“大家都不要拍了,我可不想我们的照片出现在网上。”
来的都是亲戚朋友,自然不会不听招呼。不过不能拍照,那就看个仔细!
这么多人围着看,周明真不愿意,长安也不愿意。所以,他们两一分钟都没待住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不好意思啊,小孩脸皮薄。”李远山说着场面话,“大家就别管他们了,吃好喝好,啊!”
李远山一说大家不管心里作何想,都笑起来,面子必须得给。再说,刚才他们的表现也过了,被这么多人盯着看,换成他们也一样得匆匆离开。
很快宴席上开始热闹起来,李远山招呼了一圈,挨着谢东星坐下来,端起酒杯说道:“老谢,安排这次酒席,你操心不少,多谢了!”
“帮忙不是该当的嘛!”谢东星笑道,“再说,还有钱赚,这是在照顾我生意呢!干了!”
一杯酒下肚,谢东星说道:“也就是在这边,要不然承办酒席也是个好生意。”小贤小澜,他外甥外甥女,也就是严红儿子女儿,他们的酒席也是在这里办的,几场酒席下来,他觉得办酒席比接待游客简单多了。只是,这边毕竟偏远,有实力在他酒店办酒席的人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一场酒席一两百万,能拿得出来的人家不少,但是,他们不会就为了办一场酒席花这么多钱,日子还过不过了?
“承办酒席确实不太行。”李远山说道,“除非是在淡季游客少的时候,推掉游客办酒席才合适。”
又跟谢东星喝了两杯,一桌人举杯一次,才边吃边聊起来。
杨明学说道:“长安结婚是走在前面了,要是明年再有个孩子,其他小子们肯定会受影响,我们老的催婚催生也有理有据了。”
“你想多了!”李远山笑道,“谁说结了婚就得赶快要孩子啊?他们觉得没玩够,我们也觉得他们年纪还小了点。”
“呵呵,就算你想催生也站不住脚。”杨明东笑道,“你们也是三十了才有长安的,又有什么理由让他们同意早生啊。”
“所以,我早就想好了。”李远山笑道,“小真这么好的儿媳妇,自然要让他早早抓在手里。要是拖着最后便宜了别人,那还不后悔得拿脑袋撞墙!至于生孩子,可以慢慢来,现在三多四十岁生孩子的也不少。还可以趁他们年轻没孩子,多学点东西。要是有了孩子,时间精力都被小家伙占据了,那就学不成了。”
“呵呵呵,现在年轻一代流行晚婚晚育。”严红笑道,“哪像我们以前那时候,要不早点娶媳妇,年纪大了可就得打光棍了!现在只要有钱,四五十岁也能娶个年轻漂亮的。”那时候大家都穷,年纪大的谁嫁?娶了媳妇,孩子就顺理成章的来了。想想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甚至电费都交不起,晚上自然早早睡了,又没有避–孕措施,没孩子就不正常了。除了像李远山他们能控制的,那就是身体有问题。
……
一场酒席,年纪大的在聊孩子婚事,聊酒席档次,聊李远山甚至春天坪多么有钱。而年轻的聊的就只有一件事——喜服。
长安那件喜服还不怎么样,周明真的喜服就太吸引人了,不但样式美,上面的刺绣更美,还有头饰,女孩们谁都渴望有这么一套嫁衣。
男孩也突然觉得,这样的喜服才是喜服,之前流行的婚纱,也显得不那么好看了,甚至有些难看起来。
宾客里有两个年轻姑娘,不但想着自己也该有一套这样的嫁衣,更由此起了开店的心思。
古装,尤其是汉服这些年虽然在国内有所流行,网上也时有报道,但这股古装风还没有刮到在九龙镇。镇里没有一家做古装的店铺,往常也没人穿过。
两人发现了商机,回家就迫不及待地准备起来。首先自然是要购买材料,然后找人试制成衣。
意 遲 遲
年轻人不会针线,但六七十岁的老奶奶还是有一些针线活做得好的。其中一个姑娘运气好,寨子里就有几个针线活做得特别好的老人。当年刘显世还在做贵州高官的时候,她们的女老祖可是去刘家专门做衣服的。虽然款式不同,但是手艺是相通的。
找到手艺过硬的人,试制成功后,店很快就开起来了。另一个姑娘见有人先走一步,上门探查取经,很快聊得火热。对于开店的看法也一致,开两家店不如合伙,这样实力更强,更有前途。
为了宣传她们的汉服店,她们不但在店里穿着汉服,还经常上街,成了镇上的一道美丽风景线。
“蓉姐,订单太多了,她们肯定忙不过来,得继续找人了。”
“当然得找!”蓉姐说道,“另外也得从外面进一些成衣回来,赚不赚钱不重要,得把他们抓在手里,培养成我们的客户。”
“对呀!还是蓉姐想得远!有了一套之后,他们感受到了汉服的魅力,后面还会继续买。就算平常不买,也会买结婚的喜服!”
“是啊!李长安结婚的时候要是能拍照就好了,要是店里挂上他们的照片,定喜服的人肯定多得踏破门槛!”

s2lqg優秀都市小说 重生南宋求長生 愛下-第297章、小澎的新打算分享-97hhz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
第297章、小澎的新打算
胭脂稻的种植总体来说比较顺利,小文和小川毕业回来之后没多长时间就熟悉了,宋相和杨明国就把公司交到他们手上回了家。
当然,回家了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管,十几个退休的中老年人在东拉西扯、野炊游玩的时候,也为这个新的公司出了点力。
一个新成立的公司,要想快速发展,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名气!没有名气,产品再好,也只能一点一点获取顾客的信任,一点一点增加销量。
所以,他们想了一个打响紫色大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办法,那就是减少酒店胭脂米的供应量,分一部分给紫色大地销售。
九龙镇的胭脂米,外面除了供应酒店,几乎没有通过其他渠道流入市场,但因为酒店这么多年经营,早已经成为世界顶级奢侈美食了。九龙胭脂米的名号经常会出现在朋友聊天中,出现在网络上的美食讨论中。
因此,仅仅是一个小记者的一篇报道,紫色大地成为唯一一家九龙胭脂米的销售公司,一下就引人瞩目起来。而之后九龙山酒店的回应,更证实了报道的真实性。于是各路记者纷纷赶来采访,从紫色大地公司到九龙镇,众多媒体的报道,掀起了一次九龙胭脂米的讨论热潮。
天啟時代
无数人感叹想吃一次九龙胭脂米多么不容易,更有无数人感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胭脂米。
“看网上吵得这么热闹,接下来的销售应该是没问题了。”杨明学说道,“这个办法虽然是老办法,还挺管用。”
“哈哈哈,程咬金虽然只会三板斧,但也打出了一个国公的爵位,只要管用就行!”杨明东哈哈笑道。程咬金只会三板斧是假的,人家使用的兵器就不是什么宣花斧,而是马槊。不过,道理却是这个道理。
“你们听听这个,这个网名叫卖血来上网的说一个月工资还买不起一斤米,打算回家种田去了。”李远山笑道。
“他说的是放马坪的特级胭脂米吧!”杨明义说道,“这个价格不只是他一个,大部分人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物以稀为贵,这本来就不是卖给平常人的。要是镇里其他农户的稻米,他们还是买得起的。”
“真要想尝尝味道,可以买价格低的。”杨明友说道,杨明红说道,“价格高的和价格低的,都是胭脂米,吃起来都是胭脂米的味道。”
“要是土豪也这么想,那我们的高价胭脂米卖给谁去?”寨方平笑道。
“还得感谢第一篇报道的那个记者,写得不错,应该让人去找找。”李远山说道。
逆戰蒼穹 虎眸
“不用找,这个记者就是镇里的人,好像是小河小剑的同学。”杨明慎说道,“每年都会回来的。”
“镇里有记者好处还真不少!这些年镇里出来的几个记者写了不少介绍镇里的文章,镇里发展得这么好,也有他们的功劳。”杨明才说道,“如果有机会倒是真应该帮他们一把。”
公司胭脂米销售得好,小文和小川打算下年将种植面积扩大几倍。
十一月份,小澎调到城郊的镇上,熟悉了镇里的情况之后傍晚回来,当晚就来找李远山,跟李远山说道:“老叔,我打算帮你实现你说过的话了。”
李远山笑道:“我说过的话多了,没有实现的也不少,你指的是哪一句?”
“就是让猪住楼房这句。”小澎说道,“我现在调到下午屯了,这里是城郊,而且很多年前就有厂子了,污染比偏远的乡镇大得多,虽然稻田多,但发展胭脂稻估计不行。想了想我觉得最近两年市里旅游做得不错,游客增长了很多,导致肉、蛋、甚至粮食蔬菜都有所短缺,得从外地运进来。所以,我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搞一个规模大、标准高的生猪养殖场。”
“嗯,你这个想法可行。”李远山说道,“现在猪肉价格虽然比较平稳,不像前几年那样疯涨,但如果规模大标准高,一样不少赚钱。现在的人对吃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只要养出来的猪达到他们的要求,价格不是问题。”
“现在信息技术这么发达,只要有好东西,就不怕卖不出去。”小澎说道,“所以我计划在辖区内建一个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标准的生猪养殖场。”
“那就建啊。”李远山说道。
“关键是钱啊。”小澎说道,“要建一个最先进的养殖场,规模还不能小,需要的投资可不少。有这么多钱的人,谁会建养殖场啊?”投入大,前景还不明朗,另外,搞养殖是有风险的,老话就说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这是无数事实证明了的真理。所以他知道找人投资养猪场有多困难,才会首先想到寨子。
“有啊,”李远山笑道,“前些年的首富小丁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养猪了!”
“他那个养猪场搞了两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怕不是真养猪,而是在作秀。”小澎摇头说道。
“人家不是说了吗?要探索新的养殖方式。既然要探索新的养殖方式,那自然是需要时间的。”李远山笑道,“再说了,他现在虽然不是首富了,但好歹也是富豪榜上的百亿富豪,随便拔根毛就能把养殖场搞起来。”
“现在不说他了,说说这个养殖场。需要的资金有点多,拉投资恐怕很困难。”小澎说道,“所以,寨子里可不可以提供点支持?小贤小文他们两个公司虽然就在下午屯,可那时候我还没调过去。现在我去了,怎么也得做出点成绩来不是?”
“唔,是应该支持你一下。”李远山想了想说道,“这事我们老几个商量一下就行,不过养猪场搞起来了谁来管理是个问题。”管理养猪场,说好听的也是总经理,说不好听点,那就是猪倌,年轻人肯定不愿意去。
“所以,我觉得还是想办法拉点投资,寨子入股就成,这样对你来说更好。”李远山接着说道,“之前在你任职的地方发展胭脂稻没有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扶贫,关系到农民增收致富,谁也不会在这上面做文章。但是养猪场就不同了,尤其是这么一个高标准的养猪场,面子工程、政–绩工程的帽子就得扣上,因为这确实是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如果养殖场搞好了,那什么利益输送之类的帽子就有理由扣上了。”
我的小娟
影视剧世界 梓迩
“我也明白有别人投资,由别人做法人最好,可这投资真不是那么容易拉得到的,所以我才想我们自己投资。而养殖场的管理,我也考虑过,可以请职业经理人来做。”小澎说道,“至于对我的影响,关系户谁没有?而且我不但没有让政–府的利益受损,还能增加大笔税收,别人能奈我何!”
“这事啊,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过段时间再说。”李远山说道,“要是真决定做,那我们也支持。这两年虽然在矿泉水行业投入很大,但挤一挤搞一个大型养猪场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国外无抗养殖发展得不错,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技术,国内也在小规模试验,这时候进入时机不错。
第二天早上李远山背着手悠哉悠哉地散步,杨明红用小车车推着一车柴迎面过来,一见李远山就笑道:“听小澎说他打算让猪住楼房?山哥,你吹的这个牛看样子要实现了!”
“你这是从哪点听来的小道消息啊?昨晚上小澎才跟我商量,当时又没得其他人在,今天一大早你就晓得了。不错不错!这消息传的蛮快的,不但速度比网络上快,就连获取消息的渠道也异常神秘。”李远山笑道。
玉氏春秋
“什么小道消息,没什么神秘的。”杨明红停下车笑道,“刚才我见着小澎了。”
“哦,他回去上班去了?”李远山问道。
化身美男的艰难奋逗史 紫落彩
杨明红说道:“这刚调过去,可不得抓紧点,早日掌握情况,好对症施药。对了,他真打算搞一个养猪场啊?”
“差不多吧。而且,规模不小,技术标准也非常高。”李远山笑道,“不过,钱还得我们来出,要不他拉不到投资。”
“真要让猪住楼房了啊!”杨明红感叹道,“弄个喂出来的猪得多少钱一斤啊!”
“贵肯定是贵,不过有的是人吃得起。”李远山笑道,“等养猪场把猪养起来了,首先就把寨子里的老头们拉过去,让他们亲眼看看我可没有吹牛!”
“我老爹都快九十了,伯伯更是九十一了,他们怕是去不成喽。”杨明红摇头说道,“弄个大年纪了,有个头晕脑热的还不把我们吓死!”
李远山摸着下巴说道:“也是啊,他们都这么大年纪了。算了,到时候拍个视频回来给他们看。”
“用不着麻烦。”杨明红笑道,“小南湖边楼房养鱼这么多年了,他们出门活动身体的时候经常过去。鱼都能修楼房来养殖,猪又怎么不行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68agf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南宋求長生 愛下-第296章、拉家常看書-4jsih

重生南宋求長生
小說推薦重生南宋求長生
第296章、拉家常
“话说,你这个话题转换得太生硬了。”回答之后,李远山笑道,“看了昨天你的表演,感觉如何?”
“什么如何?”杨明义说道,“喝酒醉了嘛,说醉话不是正常的吗?”
“我觉得你昨天这场表演简直太有才了。”李远山笑道,“别人是倒立的时候举起地球,你是喝醉了地球会靠过来,而且骂都骂不走,还会耍赖皮,更进一步啊!”
一座城的伤 楼萦
“唉!昨天几个老头作弊了,听他们说得兴起,都没注意我们是酒到杯干,他们偷奸耍滑。”杨明义拍着脑袋转身往楼梯走,说道,“我去收拾一哈,吃点东西,今天过去再来一场,怎么也要把他们放翻。”
“你算了吧。”李远山说道,“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儿了,喝醉了有个好歹那就麻烦了。反正你们年轻,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再说,人家也是为了显得热情,哪知道你们这么老实啊!”
杨明义上楼把寨方平叫了起来,洗脸刷牙收拾完下来,李远山见两人揉着脑袋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就说道:“过来坐好,我给你们按摩按摩,要不你们今天有你们好受的。”
寨方平说道:“太好了!你不晓得,这个酒喝醉了会打脑壳,比高度酒喝醉了难过多了。”
一个按摩了两分钟,刚才还怏巴屁臭的两人浑身清爽地从椅子上起来,又变得精神抖擞了。
来到昨天来的村子,一路往里走过好几家才见到一个人坐在门前院坝上晒太阳,正是昨天一起喝酒的骆老头。
老头见到李远山三个过来,笑着招呼道:“你们过来了?快来屋头坐。”转头朝屋里喊道,“”小两,拿两把椅子出来。”
骆老头话音刚落,屋里就传来小娃娃的声音:“哥哥,我来,我来。”
三人拐上院坝,杨明义说道:“老叔,昨天着你们坑惨了!”
“坑啷子噢坑,你们来到我们寨子头,当然得招待周到啊,吃好喝好这个是最基本的!今天中午就在我家吃,小哈我叫几个人过来作陪。”骆老头说着,递过烟筒。
寨方平接过烟筒,摇头说道:“算了算了,再喝醉可不成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脑壳疼得厉害,山哥给我们按摩了一会才好起来。”
这时候,里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搬了一把椅子走出来。接着后面紧跟着又走出一个八九岁的男娃,他左手拿着一把椅子,右手伸到前面小孩的背后,担心他往后倒。
杨八娘
小孩把椅子放下请寨方平坐,骆老头介绍道:“这个是我小重孙,叫小乖。”又指着大的孩子说道,“这是二的个重孙,叫小两。小乖,小两,这是寨方爷爷,这是杨爷爷,这是李爷爷。”寨方平和杨明义看起来年纪不上不下,尤其是李远山更年轻,不过这是让他重孙子叫人,自然得往大辈靠。
两个小孩问候,李远山答了,笑道:“这名字取得真是……”说着掏出钱来一个孩子手里塞了一张五块的,“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
“小娃娃家家的,给什么见面礼啊!”骆老头说着,对小两和小乖说道,“不能要李爷爷的钱。”
两个小孩还没欢喜起来,听了祖祖的话,乖乖地把钱递到李远山面前。李远山伸手拦着,说道:“就几块钱,哄他们高兴嘛!”
寨方平和杨明义也伸手往兜里摸,抓出来就是几张一百的,这就没法给了,给了也不会让接,于是寨方平笑道:“让他们拿着吧,就当他们搬椅子的酬劳了。”
重生之东厂相公
“是啊!他们弄个乖巧懂事,这是给他们的奖励。”杨明义说道。
好说歹说骆老头才松口,两个小孩高高兴兴地道谢之后,拿着钱往外跑。小乖一边跑一边说道:“哥哥,我要买小车子。”
“好。那天哥哥问过,那个小车子只要六块钱,我们的钱够了。”小两说道。
“看,他们多开心啊!”寨方平感叹道,“看来得催小维结婚了。”
看着两小家伙走远,李远山问骆老头道:“他们两的书名不会就是小两小乖吧?”
“不是。村里就有一个刚结婚的小伙书名叫小乖,读书的时候可没少遭嘲笑。”骆老头笑道,“不过也是现在,以前几村几寨没得人识字,哪有什么书名啊,都是用小名。我十五岁的时候才有书名,还是一个过路的给取的。”
寨方平笑道:“老叔你捡着便宜了,那时候给人取名字可是要收钱的,没钱也得送点东西。”
“是捡着便宜了。”骆老头笑道,“不过我也帮了他一个忙。”
“怎么说?后来你们又遇到了?”杨明义问道。
“不是,是就在取名字过后半把个小时。”骆老头说道,“他帮我取了名字离开没多大一会儿,就有三个人追过来,其中一个还拿着一把长枪,问我有没有看到有人过去。我一听他们形容,就是之前那个人。那时候我见着枪心里也害怕,不过人家给我去了个名字,我哪能把人家的去向告他们?就指了一条错路。”
“那个人应该是隐藏身份的地下–党。”杨明义说道,“我们这边三几年就有地下–党活动了,一部分是右江根据–地失败之后成立的边区过来发展的,一部分是长–征时候悄悄留下的。”
“那时候这边基本是空白,就算有几个潜伏下来也不会发展成员。”李远山摇头说道,“你想想老何家就在这里,还有老刘家,大刘那时候虽然已经死了,可他们家在兴义的实力对这边来说依然强大,有这两个地头蛇在,不小心都不行。只有后来全面抗战爆发,才有机会悄悄发展。”
“从那次过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了。”骆老头说道,“也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杨明义摇头说道:“那时候干这个都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
骆老头叹息道:“多好的人啊!讲话和气,又有文化。他还让我有机会去读书呢。”
“来,,老叔,烟筒。”杨明义把递给骆老头。
数风流人物
骆老头接过吸了几口,才回过神来,对李远山说道:“你还没有吃呢。”
寨方平笑道:“山哥他不吃烟。”
灵魂紫电
骆老头打量了李远山几眼,对寨方平说道:“三哥是他的外号?”方言“山”“三”不分,看起来李远山年轻多了,所以骆老头才有此问。
“不是。”杨明义笑着解释道,“山哥年纪可比我们大,只是不显老而已。”
“这哪是不显老啊!”骆老头赞叹道,“说他三十多岁都有人信!”
“我一天什么事都不用操心,所以看起来才会显得年轻点。”李远山笑道,“真正年轻的都去忙去了。”
“是都忙去了。”骆老头笑着,脸上的褶子更深了,“你们一来,种个谷子价格都贵得多。”
“今年是为了调动大家积极性才确定了现在这个价格范围。”寨方平说道,“以这个价格,我们公司今年会亏一些。”
“为啷子会亏?”骆老头问道。
“这是第一年,就算不再用化肥农药,往年用的田里还残留不少,所以不能当无公害米卖,价格就不高。过了今年,明年就要好点了。”杨明义解释道,“主要这是稻田,可以排水,一部分残留的化肥和农药会溶再水里跟水一起排出去,残留降低得比旱地快多了。”
“前几天我就听了一耳朵,我就在想,肥料农药这个是以前国家推广的,难道是错的?”骆老头说道。
“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的看。”李远山说道,“以前推广化肥和农药,是为了提高产量。那时候人都快没饭吃了,哪还顾得上其他的?那时候科学没得现在发达,可能还真没有发现化肥农药的害处。现在虽然发现了,可十几亿张嘴要吃饭,又哪能说不用就不用?两害相权取其轻嘛,所以化肥农药自然还得使用,不过采用更好的,对环境污染小,对人体伤害轻的。不过再轻那也是有不是?现在的人都有钱了,吃饱之后,自然会想着吃好,所以我们才会搞无公害种植甚至绿色种植,给大家提供更优质的米。”
“哦!是弄个啊。”骆老头说道,“年纪大了,耳朵不行了,前几天村里开会好像也讲过,就听了个半长不落。今天去地里画地块挖泥巴又是整啷子?”
“画地块就是把每家的水田画到纸上。挖泥巴是要带回去做检测,看看土质如何,重金属有没有超过标准,田里化肥农药的残留有多少。”寨方平解释道,“每一块水田都要检测,弄个得到的数据才准,后面也才好做对比。另外,这个数据还关系到秋后胭脂稻的价格,质量好的胭脂稻价格高,质量差的价格低。”
“一分钱一分货,这个道理我们农民懂得。”骆老头点头认可。
跟骆老头聊到十一点过,跟村里的干部和公司员工问了一下情况,三人离开去下一个村子。
晚上回到镇上把取到的土样送回去检测,再汇总一下各村的情况,有问题的就商量解决的办法。
不过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两天下来就差不多了,只等检测结果出来就可以谈签合同的事情了。

© 2021 嘉映看書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